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玉虚天尊 > 第一百九十九章公平公正的比斗(第二更)
    凤入火海,吞食火焰后再度飞天。

    这就是《伏凤朝天曲》的妙用。传闻羲皇造琴时,是自凤凰得到灵感。凡天皇一脉练琴,皆引凤筑基。

    如果任鸿愿意,大可利用这只凤凰奠定道基。

    但最终,任鸿默许凤凰离开,没有展开行动。

    阴智天后,真武阁不再派人攻擂,再没人让任鸿这么麻烦,以整曲仙乐对敌。

    接下来上来的几个对手,多是八荒极地的修士。毕竟真武阁面子在那,中土宗门还是要顾一顾真武阁的颜面。

    可八荒极地的修士不在乎,有一些修士见猎心喜,他们不求获胜,只求跟任鸿切磋,倒让任鸿费了不少时间。

    然后,便是很长一段时间的空窗期。

    大家似乎瞧出这位音修诡异,不再往这边来。而是去争夺纯阳剑派和东华派的席位。

    顿时,第六擂台冷清下来。

    “任鸿,看来这次守擂有门。按照规矩,如果三个时辰内无人挑战,或者挑战人数达到百数,则视作守擂成功。”

    “嗯。”任鸿闭上眼,专心恢复法力。

    车轮战下来,任鸿法力消耗极大。幸好擂台连通隐仙峰地脉,能借地脉恢复自己的法力。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任鸿突然睁眼,看向真武阁弟子们拥簇的一个男子。

    “一品玄天真武金丹。”任鸿喃喃道:“真正的对手来了。”

    昌侯走上擂台,对任鸿拱手:“在下真武阁大弟子昌侯,见过风道友。”

    任鸿站起来,灵武琴自动浮起:“风灵武,请。”

    昌侯摇摇头,笑道:“风道友守擂多时,不仅真元消耗,更泄露诸多技法。你我对战,对你太不公平。”

    “师兄——”

    下面真武阁弟子们一听,顿时急了。

    自家大师兄的毛病,不会又犯了吧?

    “那道友有何打算?”

    “你我对战前,我先让你看看我的手段。”说着,昌侯扭头对下面大喝:“有谁打算上擂,大可直接上来。”

    “在下以一对多,清扫所有攻擂者,然后和风道友直接进行决战。”

    顿时,场下一片哗然。

    真武阁弟子们捂着脸,果然,大师兄又开始了。

    “好嚣张啊。”任鸿站在一旁,感慨道:“这家伙比我还狂。不过,擂台战还能这样?”

    “嗯,可以。这算是早前定下的规矩,只出现过一次。”仙灵回复:“一方守擂十次以上,另一方不打算趁人之危,直接让剩下对手一并攻击。若剩余对手大于十,获胜后则可以直接进入决赛。”

    毕竟敢上来的人,都是金丹大修士。

    两个金丹大修士联手,对手都要忙手忙脚。如果一口气上来五个,任鸿都未必能轻言胜之。

    十个金丹宗师?

    “这货够牛的啊。”任鸿抱琴旁观。

    很快,下方一阵骚动,有几位金丹修士站出来,但人数远远不够。

    看了看其他几个擂台,昌侯又道:“如果有人肯帮昌某人这个忙。不论胜败,昌某每人赠送一件法宝!”

    果然——

    真武阁弟子们捂着脸。

    狂傲、败家,这就是对自家大师兄的最佳写照。

    公平公正在其他地方用,干嘛在擂台战这种地方用?

    最终,在法宝的诱惑下,隔壁两个擂台的攻擂者过来几个,凑齐十人。

    “一对十,而且这些人也都不简单。”

    其中就有一个纯阳剑派的精英剑修。感受对方身上冒出的剑气,任鸿心头有点发毛。

    “这货好像是一品剑胎?”

    “嗯,应该是纯阳剑派当今三大剑道种子之一。这个百年中,纯阳剑派气运正隆,有三人缔结一品剑胎。这就是其中之一。”仙灵这段时间闲逛,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把各派精英弟子情况摸得一清二楚。

    任鸿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幽幽说:“果然,一品金丹对玄门而言,也算是某种大路货色,一点都不珍贵。”

    昌侯是,对面纯阳弟子也是。

    他深感自己身上的一品天皇金丹算不得稀奇,顶多就是比旁人多一点法力和神通罢了。

    “傻子,你也不看看,这可是云海大市。汇聚八荒仙道菁英。可以说,整个九天十地的仙道精英来了九成。就算七大派各有三个,八荒极地各有一个。算起来也接近三十个一品金丹。要是连这点人数都没,玄门有何颜面威压三界?”

    任鸿和仙灵说话间,昌侯和对面十人已经开始交手。

    当昌侯拔起背负的玄铁重剑,忽然一片波动覆盖擂台。

    任鸿站在擂台一角,明确感受到整个擂台被笼罩在一处奇怪的领域内。

    而这个领域……

    “元神道域?”

    莫名的,任鸿脑中闪过这个念头。

    他缓缓抬起手,在道域中任鸿动作极为迟缓。仅仅一个抬手动作,就花费了许久。

    不仅是他,昌侯的十个对手也是如此,一个个动作迟缓,很难施展道术。

    唯独纯阳剑派那个一品剑胎弟子,似乎明白了什么。体内剑胎冒出赤光,将自己裹在剑罡中进行反击。

    可他的剑速再快,于道域削减压制下,也被昌侯一一化解。

    “任鸿?”钧天仙灵语气有些不对劲:“我觉得,待会儿你可以直接弃权了。”

    “……”

    任鸿看着昌侯跟剑修的对战。那剑修到底出手晚了一步,被拉入这处诡异领域,战斗节奏被昌侯掌控。

    不过百招,便被打下擂台。

    然后昌侯将其他几人一一送下擂台……

    “明白了,凝滞时空,这是玄武动静之道。他以自身金丹模拟元神领域,把其他人拉入这方动静法则,唯独他可以自由活动。”

    单纯比拼法力,昌侯未必比那个一品剑修强多少。但对方拉入这处领域,已经处处受制,注定失败。

    “不仅如此,任鸿。他已经半只脚跨入仙道。”

    钧天仙灵所指的“仙”,既不是凡人口中的筑基假仙,也不是玄门梦寐以求的天仙大道,而是剑修一脉升华而来的剑仙。

    按照当今玄门的规矩,元神三境即为真剑仙。

    “他已经修成真武剑诀。”

    真武仙剑,真武阁掌门一系秘传。昌侯在紫极论道上观摩自家帝君法相,突然对玄武之道有所领悟,理解真武剑诀奥秘。

    只要他回去之后好好努力,不出五十年又是一尊真剑仙,可为真武阁继承人。

    “任鸿,认输吧。跟一个快成仙的剑修认输不丢人。而且你这只是假身份,不妨碍本尊。”

    任鸿盯着昌侯,传音:“他以玄武动静法门演化这处领域。但只要我同样用动静之道,就可以在他的领域内自由活动。”

    “可这只是自由活动。想要击败他,你目前这个状态不成,必须动用全力。”仙灵劝道:“大不了先下去,回头换大号。你天元剑诀、大咒施展起来,肯定不怕他!”

    以琴乐之音克敌,任鸿束手束脚,许多手段无法施展。

    若换成鸿钧的身份,甩手一群元灵自爆,任你神通再高,也逃不出任鸿的攻击。

    “道友功法和我玄武一脉相似,想必已经看出我这‘伪道域’的破解之道?”昌侯笑道:“所以,昌某不占你这个便宜。”

    任鸿点头:“嗯,我用动静之法保护自己,可以避开你的道域压制,道友果然是公正坦诚之辈。”

    如果昌侯不提前露出这张底牌,或许任鸿一交手就败了。

    任鸿闭目思索道:“解开道域压制后,接下来你我就是纯粹斗法。以你的这处道域而言,我的静寂天音恐怕无法奏效。”

    “音雀或者星弦也会被你的道域压制,无法近身。”

    任鸿能确保自身不受道域影响,但他的攻击却难逃过道域压制。

    仔细估摸,任鸿不得不承认,自己胜率低于一成。

    昌侯:“所以?”

    “所以只能强行打碎这个道域。”任鸿老老实实说出自己唯一获胜的办法。

    “但你我皆是一品金丹,法力仿佛。你想要打碎我全力运转的道域,恐怕……”

    “不止是你全力,更是你手中的仙剑。”忽然,凤琴仙子来了。

    她手中捧着一把烧焦的琴:“风道友,昌侯道人以仙剑运转玄武领域,道域压制不逊于元神三境的修士出手。你可借用我的仙琴,以天琴之音对抗!”

    “天琴仙宗的伏凤琴?”

    昌侯面色一惊,看看凤琴仙子再看看“风灵武”,眼中多出一抹了然。

    原来他们俩是这种关系啊……

    没错,法宝也是擂台斗法的重要一环。昌侯手中的仙剑是仿照真武帝剑而来的玄武重剑,亦是仙剑品质。在这把剑的加持下,他的道域根本不可能被一个金丹宗师打破。

    但任鸿得到伏凤琴后,可以利用琴乐施展三伏曲,这才有真正的获胜把握。

    盯着凤琴仙子送来的琴,任鸿能感到对方的诚意。

    “果然,父亲常说‘行善者常得助’恐怕就是这个道理吧?”

    可是——

    “多谢仙子好意,我还是打算自己试一试。”

    任鸿抬起头,双目越来越亮:“昌侯,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