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异度 > 第四八四节 似曾相识
    最终之塔,八十三层。

    宙斯的麾下在缓步推进着,天空,地面,密密麻麻的军团缓缓行进,看上去仿佛大海的波浪。其中数个巨大的战争机器更是显眼,让人看一眼都觉得窒息。天空中的战舰徐徐展开,许多瓦尔基里飞了出来,为前进的大军指引方向。

    宙斯坐在一个辉煌的王座上,仰首望着前方的高塔。

    “雷瑟,已经不能阻拦了。“

    “是,父神。“一个满头金发的男子回答,身上简单的穿着外炮。衣衫下是肌腱坟张的健壮躯体。他是赫菲斯托斯,希腊十二主神,火焰铸造工艺之神。宙斯与赫拉之子。

    作为一名不以战斗著称的神灵,其实赫菲斯托斯不用来参加这样的远征,只是这次远征关系到希腊神系的存亡,他才不得不加入进来。毕竟大军前行不仅仅是战士的比拼,也是后勤的比拼。没有了他,希腊神系那些强力的战争机械和战舰就难以维护运转。更别说战斗的损耗了。

    不过他也没必要参加战斗,此刻倒是毫不紧张。

    宙斯想了想,微微点头。“这样也好,我们也和他拉近了距离,倒不用太过逼迫。我们还需要他的力量。”

    “呵……”赫菲斯托斯咧嘴一笑。“父神,你为什么如此在意那个陈岩?就算他是雷瑟的转生,但已经过去太久太久了,他的力量,他的那些麾下,如今还剩多少都不好说。”

    “你不畏惧他么?”宙斯问道。“那曾经纵横了虚空的王?”

    “怎么会,那只是传……”赫菲斯托斯刚说了半句就猛的停下了,只觉得身体被宙斯按在了地面摩擦。同时听见宙斯发出如雷的怒吼。“危险!全军规避!“

    什么!?

    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就见他们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道白线,接着天空裂开,一道如屏的白光从上而下,瞬间穿透了整个战场。所有位于白线上的物质,不管是山峰还是大地,不管是人员还是战舰,全部一分两断,倾斜着从天空坠落。烈焰和爆炸立时连成一片,仿佛天灾了一般。

    那白光一闪就消失了,留给希腊神系的只有一个可畏可怖的战场,以及天空那裂开缝隙后的一小片虚空。

    “开……玩笑吧?“赫菲斯托斯狼狈的蜷缩在舰桥的一脚,目瞪口呆的望着天空上那裂开的缝隙,几乎说不出话来。而在他之前,原本他所在的位置已然裂开了一条缝隙,将整个战舰分成了两段。如果,如果不是宙斯刚才推了他一把,此刻他也和脚下的战舰一样变成两片了。

    但这还不是最令他惊恐的,最让他惊恐的是这道白光不仅穿透了战场,更是连最终之核的屏障都切开了一道缝隙,这得是何等的威能?而在外面根本就没有敌人,这说明这道白光难道来自于其他的阶层?

    一道可以穿透最终之塔阶层,并仍能切开屏障的空间刀刃?

    这是人,哦不,这是恶魔能干的事吗?

    “现在……”耳边传来宙斯的声音,赫菲斯托斯看到自己的父神对自己伸出手,平静的问道。“你还不在意陈岩的力量吗?”

    什么!?赫菲斯托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望着天空正在愈合的缝隙,不可思议的问道。“你是说……那是……那就是……”

    “除了雷瑟,现在的陈岩,又有谁能拥有如此强大的空间之力?”宙斯非常肯定的说道。“他可是掌握了空间权柄的男人。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谁能逼他这样发怒。看来前面的战况一定非常激烈了。“

    说到这里宙斯转身,对后面的传令兵说道。“传令全军!加速前行!我们必须跟上雷瑟的脚步。“

    “是!”属下回应,同时下方的军团开始加速,不顾及刚才的伤亡和混乱。

    而就在同一时间,另外两个不同阶层的神系也下达了同样的命令。东瀛神系的天照,印度神系的梵天同样望着头顶的天空,面色阴沉的仿佛可以滴下水来。

    “这样的力量……”

    “这样的层次……”

    “绝不能让别人抢在前面。”

    …………………………………………

    三大军团都贯彻了执掌者的命令,作为一个同盟越来越逼近陈岩一行。这时候已经没什么太多的花哨了,陈岩越靠近终点,就意味着他们之间的冲突越激烈。在最终之核的利益面前没有谁能让步。哪怕陈岩刚刚展现了如此惊人的力量。

    八十八层的山峰上,一道破裂的遮面白布飘然落下,露出一张英俊的面孔。湿婆望着自己身前那道深不见底的裂痕,不禁叹息一声。

    “真是……危险……局势已经严峻到这个地步了吗?“

    “雷瑟,就是你……也要拿出权柄?“

    “可这样的话,你的虚弱也就暴露了。“

    湿婆轻轻叹息着,就在刚才,他也差点被从天而降的空间之刃切中,幸好只是刮掉了面巾。那擦面而过的锋芒,就算是他也蔚然心惊,不敢捋其锋芒。不过作为最古老的神祗之一,他也迅速从这道空间之刃中判断出陈岩的问题。

    “切断命运,雷瑟……过去的你,可不会这样鲁莽。“

    “虽然你的位阶已经可以豁免部分命运的干扰,但这次恐怕比你想的还要严重。“

    自言自语的说着,湿婆再次迈动脚步,每一步都如同闪现般移动很远。

    “希望你能活下来。”

    “大概吧?”

    …………………………………………

    陈岩并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击会引发这么多事,更不知道自己刚才差点就‘干掉‘了湿婆。不过他眼下有自己的问题。切断命运的恶果开始在他身上显现了,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行动偏离了感觉。

    这就是命运之力对他进行修正的预兆。

    唯一能够让他欣慰的是,莉亚的国度已经完成,他们有了一个临时的休整点。虽然这个休整点对他和路西菲尔这样的强大者无效,却可以让那些实力不强的追随者有一个避难的港湾。

    只要他们能冲破面前的难关即可。

    一座直插入云的山峰,山峰之上,树林摇曳,狂风呼啸。陡峭的阶梯蜿蜒到了脚下,周围是数不清恶意的目光。

    似曾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