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通天小路 > 第六章 囚徒
    “他有头发和胡须。”无生指着画像道。

    “剃了不就没了!”

    “这还有道刀疤!”王生指着画像道。

    嗯,这位赵捕头听着后对这画像仔细看了看,然后又在一对通缉画像里面翻起来。

    “赵捕头,他的确是兰若寺里的僧人,刚刚剃度没多久,绝对不是什么被通缉的要犯,这点我可以担保,出了问题,你可以去兰若寺直接找我们拿办。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不是?”

    “谁去那个深山老林,鸟不拉屎的地方,又远又难走,而且你们的佛祖根本不灵验!”赵捕头道。

    “走了,走了,赶紧走,见到你们光头,好几天都倒霉,怪不得这天我老是输钱。”赵捕头挥挥手,极不耐烦道。

    “我们走吧。”空虚和尚道。

    离了人群。

    “以后遇到这种事情,一定要留神,不要乱说话。”空虚和尚特意叮嘱道。

    “他们这是颠倒是非,抓良冒功啊!”王生道。

    “这世道本就乱,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空虚叹了口气道。

    “就没人管吗?”

    “朝政昏暗,内有佞臣,外面是一群贪官污吏,都想着是升官发财,哪管百姓的死活!”空虚道。

    “那个赵捕头叫什么名字啊?”

    “赵天理。”

    “什么,他做的那些坏事居然敢叫这么个名字,不怕被雷劈吗?”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空虚和尚道。

    “只怕是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噢!”王生道。

    两个人走不多久便来到了县衙旁。

    门外两名衙役,朝里望去,先看到一处照壁,青砖浮雕,正中有一个形似麒麟的怪兽,东侧一口鸣冤鼓,布满了灰尘,也不知道多久没响过了,西侧则是两通石碑,上面刻满了字。

    “走吧,我们进去。”空虚和尚道。

    “我想了想,还是在寺里当和尚吧。”王生站在外面想了好一会之后道。

    “改变主意了?”空虚笑着道。

    “嗯。”

    “不要勉强。”

    “绝不勉强,我自愿的。”王生道。

    通过刚才他看到的和经历的那些事情,他觉得自己在兰若寺里顶多是吃得差一些,至少还有个落脚的地方,至于闹鬼,有妖怪,那可能要等上一段时间才会发生的事情,或许根本就不会发生,真的是自己多想了。但是如果自己不去寺里,说不定今天就会被抓紧县衙里,一顿屈打成招,然后自己就变成了某一位被通缉的要犯,小命不保。

    “很好。”空虚满意的点点头。

    “空虚和尚,已经中午了,我饿了。”

    “你该叫我师父。”

    “好吧,师父,我饿了。”王生道。

    “嗯,从今天起,你便是无生,过去诸般种种,如尘烟随风消散。”空虚肃穆道。

    “好。”王生应了一声。

    从今天开始,他便是兰若寺中的僧人,法号无生,所谓的往事,不消散,又能如何呢,他也回不去了。

    “走,为师带你吃顿好的。”

    胖和尚在前面带路,他跟在后面,不一会功夫,他们来到了一个名为四方酒楼的酒家门外,饭菜飘香,在里面吃饭的人不少,很是热闹。

    “你且在这稍等。”说完话,那空虚和尚就进了酒楼之中。

    “滚,滚,滚。”不一会的功夫就被一个店小二推了出来。

    “不急。”空虚和尚对无生笑了笑,然后又进去。

    “不是让你滚了吗,怎么又来了!?”又被店小二推了出来。

    他也不急也不恼,整理了一下衣衫,在无生震惊的目光中又进去了。

    “这位施主,我不化缘,给你诵一篇佛经,愿佛祖保佑你。”

    “赶紧给他两个馒头,菜包子,让他滚!”掌柜道。

    出门做买卖的,和气生财,碰到这样的和尚,那是比乞丐还讨人厌,乞丐你还能打,这和尚真不好动手,万一他那个不怎么灵验的佛祖真的显个灵呢?

    “无生,你是吃包子还是吃馒头啊。”空虚微笑这对目瞪口呆的无生道。

    “师父,你真牛逼。”无生翘起大拇指道。

    “牛逼是什么意思?”

    “厉害。”无生说着话拿过来两个包子。

    “出家人吗,化缘遇冷脸讥讽也是常有的事情。”空虚道,“得适应。”

    “你不怕他们揍你吗?”

    “不怕,为师走南闯北的,也会两手的。”空虚笑着道。

    “接下来去哪?”无生咬了一口大包子,还别说这包子的味道还不错,馅也多,不想后世的某些包子,咬一口没肉,咬两口过了头。

    “回山。”空虚道。

    “这么快,我还想四处转转呢。”无生道。

    第一次来这金华古城,就这么回去,岂不是太可惜了。

    “那就转转。”空虚听后道。

    两个和尚找个地方坐下来,吃完了斋饭,休息了片刻,而后空虚带着无生在金华转转看看。

    “闪开,闪开!”

    正走着,远远的听到了喊声。

    他们两人让道路旁,然后看到一队兵士,十几个人,身穿玄衣,持枪佩刀,押解这三个囚车,当先一辆锁着一个身穿染血白衣的囚徒,灰白的头发散乱不堪,看不清容貌,第二辆囚车上锁着一个中年男子,身在囚车之中,还带着枷锁,手脚之上还锁着铁链,满身的血痕,立在囚车之上,闭着眼睛,面色晦暗。第三辆囚车上却是锁着两个七八岁的孩童,一男一女,蜷缩在里面,还是弱不禁风的年龄,却带着锁链,成了囚徒。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空虚和尚叹道。

    “都闪开,囚车里押解是罪徒顾南坡一家人,他意图煽动谋反,罪大恶极,我们奉命拿办,押解进京受审。”当前骑马之人道。

    “顾南坡?”空虚听后望了一眼最前面的那个囚车。

    “怎么,师父您知道他?”无生闻言道。

    “他是朝廷前任兵部侍郎,因为不满朝廷的昏暗,心灰意冷,辞官归乡。”

    “是佞臣?”

    “当然不是,他为官的时候,曾带兵北上,驱逐北蛮,收复失地,是难得的知兵善战之人,而且为官清正,两袖清风,据说辞官归田的时候,只有几箱书籍,一点钱财也无,官声极佳,这样的人应该是不会煽动谋反的。”空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