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冒牌质子 > 第33章 瞎编
    年夜饭,饭厅十个人,表面上只分岐国和越国。

    实际上最少分四伙。

    卓老怪陈令铭等人,岐国。

    晓汐和叶司,越国或者某个神秘组织。

    聂大娘与何大娘,暂时看只是赚银两的。

    魏寒,独自。

    四伙人其乐融融,没有一丝丝不融洽,最起码表面上如此。

    酒肯定是少不了的,烈酒、蜂蜜酒、果酒、甜酒一应俱全,都是大坛装。

    “三个人哪够意思,我来陪你们喝个痛快。”陈令铭主动加入魏寒、晓汐、叶司一桌。

    “早跟你说了,不是你一杯我一杯的那种,玩游戏的,你罩不罩的住啊?”魏寒瞥一眼。

    “我先喝点鸡汤不就罩住了嘛。”陈令铭先盛了一碗鸡汤,大口饮尽,然后又逐个试了叶司做的那些下酒菜,连连点头。

    魏寒当然知道陈令铭的心思,但他敢肯定,汤和菜都没问题。

    叶司若是要下药,不可能如此随便。

    这次应该不是下药那么简单,否则交给晓汐就好,容易的多,何须亲自跑过来。

    魏寒大笑道:“都跟你说过叶姑娘手艺很好,你当时还不信。”

    陈令铭竖起大拇指:“这下信了,叶姑娘果然好手艺。”

    叶司谦虚道:“陈侍卫喜欢就好。”

    魏寒举杯:“大家能相聚就是缘分,新年佳节,先满饮此杯。”

    大家同时举杯,一饮而尽。

    聂大娘与何大娘不会喝酒,也陪着喝了一杯蜂蜜酒,她们都有家人,但是连续四年的新年都没有回家团聚,实属不易。

    留在这里主要是为了丰厚的报酬,应了陈令铭那句话,为了生存营营役役。

    接下来是老规矩,敞开了吃喝。

    魏寒一桌新增了游戏环节,猜拳,猜谜语,说笑话。

    没有吟诗作对,主要是照顾陈令铭。

    魏寒猜拳的运气一如既往的差,连续灌了好几碗,提议:“猜拳告一段落,现在开始讲新奇事,轮着讲,要讲别人没听过的,否则罚酒。”

    晓汐奇道:“新奇事?咱们不是每天都有关注吗?”

    最近无非是匪徒、监察处、丽春院、陈国、卫国等事情,大家多少都知道一点。

    魏寒补充:“也不一定要讲越皇都的事,比如说叶姑娘可以讲讲南方的奇人异事,老陈可以说说混江湖时候的事情,晓汐你可以说说家乡的故事。”

    陈令铭笑道:“我倒是没问题,只是你讲什么?什么事我都知道……”

    魏寒哂道:“谁还没点秘密呢,都知道是不可能的。”

    “哦?”陈令铭挑眉:“那你先讲?”

    “你们三个把酒给我倒满,保证你们没听过。”魏寒嘿嘿笑道。

    三人都把酒满上。

    卓老怪等人也竖起耳朵听着。

    魏寒先问:“老陈,你没跟我之前,我曾今去民间私访过,听过没?”

    “听过。”陈令铭只得配合。

    事实上,萧伯敬确实去民间待过一段时间,而魏寒一直在民间。

    “我自己的故事哈。”魏寒好整以暇:“话说当时我十四岁,为了锻炼胆量,独自待着弓箭上山打猎。本来想捉点兔子或山鸡什么的,可运气不咋好,碰到了一群饿狼,足足五头。我没武功,箭术也不咋滴,射的话,最多射能伤一头,你们说我该怎么办?”

    大家的兴致都被提起,认真听着。

    晓汐插言道:“定是大声叫侍卫过来救你……”

    “哪有侍卫?”魏寒道:“不是,我的意思是侍卫都离的很远,再说了,若是侍卫过来救了我,那还算什么好故事?”

    陈令铭以为真是魏寒自己的故事,猜测道:“那还能怎么办,跑呗!”

    魏寒问:“没武功的人跑得过饿狼吗?”

    陈令铭道一句说的也是,又道:“定然是爬树?”

    魏寒继续摇头:“有想过爬树,但当时已经被吓得手脚发软,而且周围都是大树,侧枝很高,树干很滑,跟本爬不上去。”

    叶司举手:“我知道了,你有秘密武器……”

    魏寒打个响指:“我确实有秘密武器,不远处有个小木房,是猎人们准备的,里面有大批火药,可惜我手上没有火。”

    众人皆融入故事中,努力想办法。

    晓汐道:“不能点火药,狼群又追的紧,那怎么办?”

    魏寒道:“狼群不是追的紧,而是四面围住小木房。”

    晓汐面色一凝。

    魏寒哈哈笑道:“妙就妙在那座山,由于附近的猎手经常使火药炸狼,所以狼群多少知道那玩意的威力,不敢靠近,只敢在外圈守着。”

    陈令铭道:“就地守着,然后等人支援,那也不算新奇啊?”

    魏寒诶道:“从头到尾都没人支援。突然杀出两头猎豹,它们也想吃我,你们说巧不巧?猎豹那玩意大家都懂,也是非常厉害的,狼够多,虽然不至于害怕,但也会忌惮。三方对峙的场面,你们猜猜看,我是怎么逃离的?猜对了不仅不要罚酒,还有奖励。”

    叶司道:“钻木取火,用火药炸退群狼和猎豹……”

    魏寒补充:“忘了跟你说,猎豹在树上,不怕炸药,只是忌惮狼群。”

    陈令铭眼中射出复杂的神色,哂道:“你瞎编的吧?”

    “绝对不是瞎编。”魏寒并不介意:“要不然怎么算新奇事呢?”

    说完大口吃菜,等待众人去猜。

    卓老怪从头听到尾,面色渐渐不好。

    魏寒满嘴食物:“怎么都不猜啊?你们说有没有那样一种可能,我偷偷和东南两个方向的狼做过沟通,让它们跳反或者逃走,或者去对付那两头猎豹,之后我给它们带十几头羊作为报酬,否则大家一起被炸死……求生是本能,总要怕死的狼嘛,是吧?”

    越说越玄乎了。

    晓汐和叶司也察觉到这个故事不简单,对视一眼,不动声色。

    卓老怪的面色越发阴沉。

    几个侍卫不约而同看向陈令铭。

    陈令铭心中暗骂,终于明白买点心的时候魏寒为何会说那些奇怪的话。

    众人有默契般,都不说话。

    只有那聂大娘和何大娘还在碰杯,好像都喝醉了,没有留意到古怪的气氛。

    “哈哈哈!”

    魏寒突然大笑,解释道:“老陈说的对,确实是我瞎编的,目的是抛砖引玉,我自罚三碗。”

    毫不掺假的罚了三大碗,喝完之后长吐一口气:“好了,轮到你们讲了……叶小姐,你说说南方的故事吧,我挺好奇的。”

    叶司心中闪过千百个念头,一时之间理不顺,不过脸上丝毫不显异样,笑道:“伯敬公子,为何突然叫我叶小姐?”

    魏寒道:“只是突然想叫罢了,叶小姐如果介意,我可以换叶大家或者叶姑娘。”

    叶司揪着不放:“应该不是突然想叫,我实在有些好奇,伯敬公子能否解释一下,满足满足我的好奇心?”

    魏寒耸耸肩:“很简单,突然觉得叶小姐很像大户人家的千金,而非孤儿,所以就那么叫了。不要在意那些细节,我真想听南方的故事呢,特别是有关邪派的,被袭击了那么多次,总想着找上门去一把火烧了他们的老巢。”

    叶司叹道:“伯敬公子,你的想法是好的,但现实很残酷,越国数度下狠手,结局只是四六开,吃了不少大亏,你和张神捕打过交道,该知道他并不想调到京城来。”

    魏寒点头:“他确实提过那么一嘴巴,颇有壮志未酬之感。我的要求并不高,把那个侏儒怪的帮派寻出来拔掉就行。”

    叶司道:“很有可能是阳煞帮,若是动了他们,估计会惹出巫骨派。”

    魏寒眼中射出精光:“叶小姐也知道巫骨派?”

    叶司道:“在南方待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交谈起来。

    可怜卓老怪和陈令铭等人,都快被魏寒一个瞎编的故事整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