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劈天斩神 > 第三千零六十六章 谁杀了我儿
    夔兽不仅仅拥有大帝级别的境界实力,而且在兽族中的地位也很高。

    至少南山四兽在夔兽面前,连孙子辈都算不上,更别说境界上的差距了。

    满心欢喜的象皇,被夔兽一声断喝给吓了一跳,惊愕的看着对方。

    兽禽两族化解旧怨这么大的好事,你不知道也就算了,生哪门子气啊。

    象皇暗自腹诽,却不敢明说,还得陪着笑:“是老祖亲自告诉我们的……”

    亡灵王释放过兽禽两族共有的气息,让象皇至今还念念不忘。

    也因此获得机缘,不长时间就晋升到了九级战皇的行列。

    运气好的话,再遇见一次老祖,象皇就有可能冲帝了。

    更重要的是,随着南山四兽和秃鹫老祖等两族成员的努力,凤凰山边缘的禽族成员,大多接受了老祖的意愿。

    最起码,这段时间双方相处比较融洽,就连象皇呆在禽族领地也有好几个月了。

    “老祖,比我还老……你咋不叫我为老祖呢?”夔兽两眼一瞪,闷声道。

    很久以来,没听说过兽族还有老祖,夔兽也有些愣神。

    “这……”象皇一听,差点没破口大骂。

    你夔兽年纪确实大,说不定比老祖还要年长,可问题是你从来就不是什么老祖。

    尽管跻身于大帝行列,一身实力不容小觑,但终究只是某位大人物的坐骑,似乎也没啥值得炫耀的。

    金甲也是五行帝尊的坐骑,却在人魔大战中立下赫赫战功,被兽族敬为大英雄,也没想过要做兽族老祖。

    更何况,夔兽血脉也算不上特别高贵,否则就不会沦落到成为坐骑了。

    话虽如此,眼前的形势下,象皇考虑了一会儿,还是一五一十的,把老祖以及金甲火儿为了两族团结而努力的事情,跟夔兽说了一遍。

    “金甲恰逢其会,勉强算个英雄,却也比不得本尊我……那个麒麟算啥玩意儿,我的手下败将,有什么资格?”

    夔兽表示出极好的耐心,听象皇说完,才发表自己的看法。

    火儿在回势龙脉和夔兽有过战斗,胜负似乎仅在一线之间,夔兽硬是说自己赢了。

    象皇心里有些鄙视夔兽,空有一身实力,从来不关注兽族的发展,就算厉害也没啥了不起的。

    夔兽像是想起来什么,忽然问道:“连人家的面都没见到,你就认老祖了,丢不丢脸……难道这不是骗局?”

    自始至终,亡灵王都显得云山雾罩,象皇也说不出他的长相,被夔兽抓住了细节。

    实际上,夔兽压根就不关注这些,自己来西元大陆的目的是搅局。

    本来还想着从哪儿下手比较方便,这倒好,象皇送上门来了。

    “老祖的身份毋庸置疑,我们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血脉之力……”

    象皇这一次没有退缩,很严肃的说道。

    无论是兽族还是禽族,当时在场的都有感觉,也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夔兽看不起我们没关系,决不能对老祖不敬,关键这为老祖还是兽禽两族共同敬奉的。

    “既然是老祖,为啥认别人为主?”夔兽冷笑一声。

    “这……为了感激逸尘老大,老祖甘愿认主。”象皇倒是不完全清楚内情,但亡灵王对逸尘的态度,一定不会是被逼的。

    做晚辈的没必要纠结这些,而且逸尘老大破坏了犼兽的阴谋,避免了兽禽两族大量伤亡,本身就心存感激。

    据说逸尘老大就在凤凰山深处,极有可能是在帮禽族未来的百鸟之王获得机缘。

    这段时间凤凰山一带比较谨慎,外来的各种族成员,零散的少量的仍然放行可以进入。

    但像夔兽这一行数量众多,一般是不能随意涉足凤凰山腹地的。

    谁也不知道这个队伍中,会不会有不怀好意的存在,之前的飞升者联盟就是例子。

    “逸尘……”

    夔兽想了想,嘴角流露出不屑的神色:“就是那个弱鸡一样的小屁孩,呵呵。”

    当年逸尘和二龙,联手阻止过夔兽破坏回势龙脉,从而引来了青帝。

    事情过去了很久,夔兽能记得逸尘倒也是不容易。

    “……”

    象皇张了张嘴,还是没说什么。

    一旁的犀牛暗中传音道:“夔兽有问题。”

    大怒也好讥讽也罢,夔兽有实力看不起别人,但夔兽的神情变化让人难以琢磨。

    明明是在呵斥象皇,却隐约浮现出一丝挣扎的迹象,愁眉苦脸的。

    犀牛没有直接和夔兽说话,一直在那儿观察着,这才注意到了夔兽的表情细节。

    “假的……不对,气息不会错。”

    “那就是被人弄迷糊了,不是原来的夔兽。”

    象皇和犀牛嘀咕着,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夔兽的实力不用质疑,哪怕无理取闹,在象皇和犀牛面前也不用掩饰。

    可对方似乎想要暗示象皇和犀牛,偏偏不说出来,显然有隐情。

    “是谁杀了我儿,滚出来!”

    便在这时,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一群飞禽闪身而至。

    为首的乃是一只锦雀,和先前被野狼吃掉一半身体的那只很像,就是这位比较老。

    把象皇请来的那位飞禽首领见状,赶紧迎了上去:“锦雀前辈,你这是……”

    话音未落,飞禽首领就被一股能量撞飞出去。

    老锦雀毫无顾忌的释放出大帝之威,将对面的夔兽一行人笼罩住了。

    “交出凶手。”目光环视,脸色冷淡阴沉,老锦雀看出了夔兽的首领地位。

    “那个……凶手已经被我们轰杀了。”飞禽首领连忙回答,并对夔兽眨眨眼睛。

    野狼确实被杀,而且他也是斩杀锦雀的凶手,飞禽首领不希望把事态扩大,便采取了息事宁人的处理方式。

    老锦雀根本就不听飞禽首领的解释,翅膀一扇就将对方轰走。

    一闪身到了夔兽面前,傲然说道:“你,给我受死!”

    红色光芒挟裹着滔天威压,朝夔兽澎湃而去,老锦雀连辩解的机会都不肯给。

    “呵呵,有本事就试试看。”夔兽毫不示弱,猛地一脚踹过去。

    两位大帝级别的强者交手,强烈的能量涟漪纵横激荡,一干战皇级别的飞禽,以及兽族成员赶紧四下躲闪。

    其中有几位兽族成员,趁着混乱急匆匆的朝着凤凰山方向冲去。

    “拦住他们。”被老锦雀扇得晕头转向的飞禽首领,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叫喊道。

    象皇和犀牛,也纷纷出手,帮着维持秩序,将浑水摸鱼的水族成员挡在外面。

    “禽族要宣战啦,杀啊……”有兽族成员煽风点火,对着不远处的飞禽发动攻击。

    好在象皇及时阻止,并抓住了闹事的那位,使得一场纠纷化解。

    嘭!

    被抓住的那位兽族成员,不等象皇问明情况,就在第一时间自爆了。

    虽然只是八级战皇,可突然间自爆所产生的能量冲击,依然非同小可。

    饶是象皇反应极快,也被能量波及受伤,硕大的身躯蹬蹬蹬的往后急退。

    “兽族败类残杀同族,我们决不能轻饶!”夔兽的队伍中,又有人大声叫喊。

    三位兽族成员联手,对着象皇以及飞禽猛攻,招招狠辣毫不留情。

    “混账!”犀牛大怒,独角往下一低,然后一挑,直接破开了一位闹事者的肚子。

    象皇属下出来一批,把余下的两位闹事者抓住,同时强行禁锢,不让对方自爆。

    飞禽们没有轻举妄动,吃惊的看着眼前的状况,似乎没法理解。

    连续抓住了闹事者,夔兽的队伍暂时安静下来,虽然有人意欲挑事儿,但对方的雷霆手段,让他们产生了畏惧心理。

    空中的战斗依然激烈,夔兽晋升大帝级别不久,面对老牌大帝级别的老锦雀,局面稍落下风。

    但是,夔兽不肯妥协,催动能量威压与其对抗。

    “就凭你还想跟我斗,死吧!”老锦雀心里不屑,动手毫不含糊。

    一道道能量释放,尾羽利箭一批批射出,使得夔兽招架不及,已有数枝尾羽利箭插栽夔兽的独腿上。

    嗵!

    夔兽只攻不守,任由对方利箭加身,只管奋勇向前。

    猛地一拳轰出,爆裂的轰鸣声过后,老锦雀不得不后退一步。

    尽管只有一步的距离,老锦雀也没受伤,但他看向夔兽的眼神,有了一些变化。

    知道夔兽勇猛,只是实力不够,老锦雀没有想到,对方的这一拳,居然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口口声声要替自己的儿子报仇,老锦雀下手自然狠辣,却不曾有过同归于尽的想法。

    见夔兽浑身流血兀自不肯退缩,老锦雀稍稍有了些忌惮。

    杀不杀夔兽并不重要,老锦雀明知道自己的儿子被野狼所杀,夔兽算是无辜。

    然而,老锦雀需要把局势搞乱,便借着这个由头出手,本想着轻易拿下夔兽。

    在夔兽拼死一战的情况下,老锦雀的信心有所动摇。

    特别是看到夔兽的眼睛里,闪烁出莫名的光芒,老锦雀犹豫了。

    自己的命重要,没必要和夔兽一般见识,暂且退一步再说。

    只可惜,夔兽步步紧逼,反而占据了主导地位,这让老锦雀恼羞成怒。

    夔兽的举动有悖常理,死的是老锦雀的儿子,又不是夔兽的什么人,用得着这么拼命吗。

    “想找死,成全你!”老锦雀不再退让,厉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