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光怪陆离侦探社 > 二百五十四.萨拉的死亡之书
    【客人们穿行在大厅与庄园之间。】

    黑色轮廓们在寒风灌入的大厅和电闪雷鸣的庄园中徘徊。

    【明亮与热络烘托出晚宴的气氛。】

    大厅天花板摇晃的吊灯发出哗啦声响,映照得大厅忽明忽暗,衬托着诡异的黑色轮廓们。

    【客人们浅声交谈,偶尔看向晚宴的主角——一位英俊,身体略微单薄的贵族青年。另一位主角萨拉即将到来。】

    晦涩难懂,不可理解,仿若窃窃私语的诡异声音在呜呜风声中灌入耳中。

    赶来的男爵和陆离等人观察着大厅和庄园里的不速之客。

    每个漆黑轮廓都有自己的行为,就好像它们真的是人。

    【萨拉就像满天星辰中的启明星一样显眼,越来越多的客人发现走向大厅的那道美丽身影。正在与弗朗伯爵的小儿子低声交谈的子爵看到女儿的出现,“各位,大家都知道这次晚宴的真实目的。那就是我的女儿萨拉,将与弗朗伯爵的小儿子弗朗·弗朗西斯确定婚约!”】

    “它起名水平很糟糕,听起来像是个结巴在说话。”

    女仆服男爵倚靠在大门旁低声嘟囔。

    陆离他们都在看热闹,这一段的剧情与他们无关。

    【萨拉的脸庞带着礼仪课上最标准的微笑,在客人们让开的道路中来到父亲身边。令她很不舒服的目光在一旁盯着她,弗朗西斯的目光让她感觉像是在看一只猎物。】

    【子爵在随后宣布了二人的婚约,弗朗西斯揽住萨拉纤细的腰肢,萨拉那一刻的慌张被一片祝福与掌声所掩盖。“亚当回来吗?”望着客人们一张张脸庞,萨拉忽然产生一些迷茫。】

    【“如果被弗朗西斯揽住的人是自己该有多好。”不远处的女仆艾琳内心憧憬着,她没有注意到,仆人艾琳正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他。】

    男爵下意识转头,正好撞上陆离望来的目光。

    “啧。”戴维轻啧一声,手掌在鼻尖挥了挥。

    晦涩古老之音暂时消失,不再响起,就像是……在做其他什么事。

    很长一阵时间后晦涩古老之音才再一次响起。

    【“你们两个人去聊聊吧,弗朗西斯,萨拉就交给你们。”子爵像是父辈一样和蔼。“好的子爵。”弗朗西斯微微躬身,揽着萨拉走向宴会的角落。女仆艾琳下意识想要跟随上去,被发现他的子爵喊住,让艾琳和陆离这些仆人去服侍客人们。】

    【不知为什么,她的心底忽然涌上一股悲伤与不安,好似有什么不好的事正在发生。】

    男爵和驱魔人们对视一眼,相互散开又确保不会离彼此太远,在宴会中穿行,为黑色轮廓们的黑色手中的黑色酒杯倒上黑色饮品。

    晦涩古老之音随着萨拉和弗朗西斯悄悄离开宴会,暂时消失。

    或许萨拉是把弗朗西斯带到偏僻处然后杀掉。

    罗拉捧着放着酒杯的餐盘,心中想到。

    大雨与黑暗遮蔽了视野,很快他们就找不到萨拉和弗朗西斯的位置。

    黑暗云层里撕裂的闪电将磅礴雨夜映照的宛如白昼,站在冰冷的雨水下,衣物几乎在一瞬间湿透,温度被快速抽离身体。

    但对黑色轮廓而言,这是在盛夏里凉爽的夜晚举办的热络的晚宴。

    庄园里路灯散发的光芒在磅礴大雨中微弱地挣扎着,辐射出朦胧光芒。不知不觉间,陆离来到靠近灌木的小径。

    雨夜里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

    但在这时,晦涩古老之音在陆离脑海中响起。

    【萨拉想要推开弗朗西斯,但哪怕是身体单薄的弗朗西斯的力气也不是萨拉可以抵抗的,她被弗朗西斯控制住,那张原本还算英俊的脸庞狰狞着凑来。】

    陆离环视周围,磅礴大雨阻碍了他的视线,什么都没能发现。

    【萨拉想要大喊,但被一只手死死捂住嘴巴,她的挣扎完全传不到几十米外的晚宴,绝望的泪水沿着萨拉的脸庞滑落。】

    陆离蹙起眉头,他打算出声做些什么,但却发出几声咳嗽。

    “咳咳咳……”

    “快回大厅吧。”虚空里传出安娜担忧的声音。

    这么大的雨很容易生病。

    陆离没说话,他黑眸微微眯起落向周围。

    因为晦涩古老之音忽然发生了变化。

    【“咳咳咳……”一道咳嗽声在灌木不远处如惊雷一般响起,弗朗西斯停住动作,警惕地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萨拉瞪大眼睛,突然用力在弗朗西斯的手上咬下,压抑声音的痛呼声响起,萨拉挣脱出来,提起裙摆跑出灌木丛。】

    【“该死!”弗朗西斯低骂一声,低头看着被咬出血的手掌,不甘地看着那道慌乱跑远的背影。“算了。”弗朗西斯心想,以后他会有很多机会和未婚妻“温存”的。】

    默默听完一切的陆离返回大厅,挡住托着餐盘扮演侍应生的佩特拉,低声说道:“弗朗西斯想要对萨拉不轨。”

    佩特拉眼神微凝。

    “等一下。”他对陆离说,暂时走开,将戴维罗拉和男爵叫来,随后询问道:“发生什么了?”

    陆离简单叙述一边自己所听到的内容,说道:“他最后被我的咳嗽声吓跑。”

    戴维抬头看去一眼,天花板没有黑雾丝线与枯爪,对陆离说:“听起来像是你救了萨拉一次,说不定她会很感激你。”

    “她不知道咳嗽的是谁。”陆离回答。

    除非他跑到萨拉面前,说是自己帮助的她,但没意义。

    “她现在在哪,自己的房间里?”戴维问道。

    “应该是,我们继续扮演好身份。”佩特拉说道,捧着托盘走向黑色轮廓们。

    陆离等人随之散开。

    ……

    无人所在的卧房,故事好像齿轮一样缓缓向前。

    【萨拉踉跄的跑回到卧房,她的头发披散着,甚至鞋子都不知什么时候跑丢了一只。】

    【好在,萨拉很快就可以摆脱这一切。】

    【她脱掉仅剩一只的鞋子,赤脚走到阳台上,突然僵住身体。】

    【被她绑在阳台上的床单断开,只剩下一小块挂在护栏。】

    【撒怔怔来到护栏边,低头向下望去。无边的的恐惧将萨拉包围,那道被花丛簇拥的身影是那么熟悉。】

    【鲜红的液体在亚当身下铺开,生机在那具身体里消失,那双仿若星辰的清澈眼眸不再有半分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