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太古魔祖 > 第五十一章 你不是我的对手
    “可不就是我,正是认识一下,大夏十七公主,李师师!”

    少女将面具拿掉,望向林凡道:“你这是来管我要宝器长剑来了吗?”

    “这个....”林凡摸摸鼻子,望向他身侧的老者。

    老者见状笑道:“飞雪郡大夏应该赔偿你一件宝器和一件极品法器,降临灵石和封地,金光寺你与大夏做买卖,也可得一件宝器,还要再次受封。这样吧,我将所有奖励折合成一件中品宝器长剑,你看怎样?”

    林凡顿时眼露惊喜神色道:“再好不过!”

    一件中品宝器的价值,足以递上数十件下品宝器,看来大夏不仅是因为他的功劳,更是看中了他的潜质,这是狠下资源了。

    可这对他来说是好事,下品宝器不过提升他两三成战力,如果是中品宝器,那提升的可就是五六成了,加上他此刻的战力,硬刚杜虎绝对不虚。

    赵北海点点头,手掌一挥,供奉阁中升起无形屏障,再一挥,五把宝剑虚浮在林凡面前,有的杀气腾腾,有的凌厉非常,有的如同秋水,有的平淡至极,有的极其厚重,气息截然不同,但林凡感觉得到,这些剑都极为强大。

    赵北海逐一介绍。

    “幽冥剑,极寒玄铁打造,宝器中品,重杀伐。”

    “苍穹剑,青晶主料打造,宝器中品,犀利无匹,可比宝器上品的锋利。”

    “含泪剑,玄水寒冰打造,宝器中品,要求修炼水系功法者,不亚于上品宝器。”

    “千堆雪,霜雪之灵打造,宝器中品,神光内敛,动用修为催动,霜寒十里。”

    “镇楼剑,宝器中品,要求修炼土系功法中,不亚于上品宝器。”

    林凡闭目一点点感应,随后手指在几把剑中划过,说实话,他恨不得将这几把剑都占为己有,每一把剑都是精品中的精品,一时间有些难以抉择。

    当然,他要把含泪与镇楼先排除掉,因为二者一个要求水系功法,一个要求土系功法,匹配上了,威力强大无比,匹配不上,恐怕就要弱于寻常中品宝器。

    说实话,最适合他的是幽冥和苍穹,一个重杀伐,一个极为犀利,哪怕魔化后的他,用着都会极为顺手,当然,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魔化了。

    但冥冥之中 ,他总觉得千堆雪给自己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看见了不屑与其他宝剑争宠的倾城美人,那种孤傲,那种不屑,让他无法忽视。

    “就你了!”

    林凡眼中闪过坚决,一把握在千堆雪剑柄上。

    不论幽冥苍穹怎样强,但能与他有着异样感觉的,只有千堆雪,兵刃不止要强大,还要顺手,这样才能发挥出最强威力。

    所以,他选择了千堆雪。

    轰!

    那一刻,他有一种手掌延伸出去的感觉,那是一种强,至强 。

    这千堆雪居然比其他宝剑强大太多,而且照比他之前那把噬魔剑也强大太多太多,它的身上似乎拥有一种灵性。

    赵北海抚须大笑道:“你的眼光不错,千堆雪是一把灵性极重的长剑,虽然没有诞生灵智跻身灵器,但它的灵性超过许多上品宝器,望你好好珍惜。”

    “还有一件事要与你说,这次大夏皇朝大比,以你的修为必定能够进入宗门,如果你愿意选择天宗的话,可以加入我们的势力。我们势力中,如今有出窍期一人,元婴期三人,结丹境四百多人,筑基期一千人左右,聚灵境一千人,在天宗内已经算是一股小势力了,都是大夏皇朝曾经出去的人。”

    “当然,如果你不愿意,我们也不勉强!”

    林凡心头一惊,万万没想到,大夏在宗派内的势力这么强大,光是结丹都有四百多人,还有更高境界的元婴和出窍期强者。

    他衡量了一下利益,似乎报团取暖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何况他是大夏出身,就算不加入,别人也会认为他属于大夏势力。

    同时,他心头震惊的是宗派到底有多强?

    大夏在宗门内有如此多的强者,居然只算是小势力?

    看来,宗派内高手无数,他虽然自然天资出众,同境界者难以匹敌,可当他对上结丹境时,也只有面对一境才有十足的把握,可结丹足足九境,把他扔到宗派里,又算的了什么?

    恐怕他此时就如前世游戏中的人物一样,才刚刚出新手村吧!

    “我愿意加入我们大夏势力!”

    林凡点头同意,想来赵北海拿出中品宝器,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哈哈,好!”

    赵北海大笑一声,他就知道这林凡是个聪明人,绝不会像那些愣头青一样,幻想着自己闯出一片天地,自以为自己修为挺高,可扔到宗派里算什么?

    他算是宗派正式弟子,是真正见识到宗派强大的。

    不说其他宗派,光是天宗内,聚灵境一两百万,筑基境几十万,结丹境十几万,元婴境都有一两万,一个刚进入宗派的半步结丹算什么?

    说不得得罪哪个人,就被人一口唾沫淹死了!

    随后,赵北海带着林凡坐下,跟他详细讲起了宗派内的一些事情,也介绍了其他宗派。

    过了能有半个时辰功夫,两道身影一同走入供奉阁,一人黑袍一人紫衣,脸色都不太好看,但看着面前的赵北海,还是恭恭敬敬行礼。

    “拜见老祖宗!”

    赵北海望去,道:“起来吧,我就猜到你们会来此处。”

    林凡向着两人看去,两人也向着林凡望来,空气中似乎有闪电划过,气氛开始凝重起来。

    林凡皱皱眉,这两个人是谁,为何一身敌意?

    那紫衣青年开口道:“你就是林凡?”

    “不错,我就是,有何贵干?”林凡点点头,当他话音刚落,那紫衣浑身气机就锁定了他,颇有他一动,就会对他发起狂风暴雨攻击的趋势。

    紫衣青年一字一顿道:“我叫紫衣公子,你可认得我?”

    按照他所想,他一报出名号,这林凡就应该知道怎么回事了,就在刚刚,排行榜上无名的排行突然消失,林凡一下从四十八排到了第二,又从第二将第一的白罗挤掉,高居榜首。

    经过供奉阁人的解释,他才得知,原来林凡就是无名。

    所以,安耐不住找林凡比试的心,就急冲冲而来,他管是林凡还是无名,总之他要证明自己,大夏没人比他强,白罗也只是一时的。

    他与白罗的二人争锋,决不允许他人踏足。

    这时候,他遇到了白罗,他明白白罗为何而来,因为白罗屈居第二,显然也很不服气。

    “抱歉,我不认识你!”

    林凡摇摇头,说实话,他真不认识紫衣公子,这究竟是谁啊?

    嗯?

    等等,林凡似乎觉得名字有些熟悉,想起了一天前吃饭的场景,试问着道:“你就是一直想找我比试那个紫衣公子?”

    紫衣青年冷笑道:“就是我没错,你可敢跟我一战?”

    “你不是我的对手,没有战的必要。”

    林凡摇头,这紫衣青年太弱了,恐怕比剑九都相差不少,怎会是他的对手?

    真要出手,紫衣青年恐怕连他一招也接不下。

    若是平时出手教训也就是了,可自己刚刚答应赵北海加入大夏势力,紫衣青年又是供奉阁的人,这不是打人家脸么。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林凡不是那种刚占了人家便宜,就打人家后辈的人。

    眼下宗门大比在即,若是挫了紫衣青年的道心,让他境界不前,岂不是罪过?

    “你太狂妄了!”

    听到林凡这话,紫衣青年顿时怒不可歇,狂暴的灵气肆意,凶猛一拳轰向了林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