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太古魔祖 > 第四十八章 仆射南天
    一转眼二十年过去,秦北没有看走眼,赵齐果真是一位好皇帝。

    大夏在他励精图治下,越加强大。

    甚至这些年间,还吞并三国,将版图扩张到几倍以上。

    大夏皇朝正式晋升为中等皇朝,归于天血帝国管辖。

    后来的某一天,两个年轻人到来,给大夏皇室和仆射家送了无数的灵丹妙药和法器,同时还有两颗可增加两百载寿命的寿元丹。

    这两个年轻人一个叫做秦阁,一个叫做秦冰,他们管已经是太上皇的幽州王和国师叫做外公。

    那时已经八十几岁的太上皇和国师,看着两人的面容,听着两人的称呼,多少热泪含眶,是秦北臭小子的孩子,是他们的外孙啊!

    二人在服用了寿元丹后,寿命大增。

    当询问秦北的时候,两个年轻人才说道,父亲必入死关,修为突然后就要离开这片大陆,他们也会跟着一同离开,按照父亲吩咐,这才送来一批珍贵的资源。

    他们相聚了大半年,本应该一同离开的,结果秦冰却选择了留下,因为他喜欢上了一位女子,他知道自己天份不高,否则大哥已经半步结丹了,他却才筑基中期,并且还是用丹药堆积的。

    他选择留在这里,为秦家开枝散叶。

    听到这个消息秦阁没有阻止,只有他知道,父亲要去的那个地方,十分凶险,弟弟天资不高,还不如留在这里享清福,毕竟筑基中期在大夏皇朝,算是绝顶高手了。

    那时候大夏最强者还是国师外公,同是筑基中期。

    况且,秦冰留下的话,万一他与父亲发生意外,或许能给秦家留个根。

    就这样,秦冰留了下来。

    只是他留下来后,才知道麻烦,太上皇外公还有皇帝小叔,非要把皇帝之位传给他,这时候他不得已通过传音玉符联系了大哥,待得到回复后,顿时眼睛一亮。

    当即回应,太上皇外公和皇帝小叔叔道,当初他们立下誓言,乃是秦家后人回归想当皇帝的情况下,可他不想当,而且,至今日起,他也不再是秦家的人。

    他因为逗留在此,已经被父亲逐出秦家,所以,他改秦为皇姓。

    太上皇和赵齐见状,怎能不明白秦冰故意如此,便只好作罢。

    四百年不知不觉过去,皇氏,赵氏,仆射氏,相互不断联姻,早就是密不可分了,也是从四百年前有了一皇,二赵,三仆射这句话。

    只要皇氏想要皇位,一句话,赵氏子孙便退位让贤。

    当年的太上皇,国师都还健在,已经进入了宗门,只要这两位在,大夏就还是那个大夏,还是一句话便可退位让贤的大夏,没人敢驳他们的话语。

    如今赵氏老祖宗,就是当年太上皇的重孙子,手把手教大的。

    在陈林想着这些事情的话,剑九已经带着林凡等人穿过层层护卫,来到一处秘地。

    这是深处皇宫中的一处山洞,山洞婉转而下,里面皆是夜明珠点缀,光亮无比,当到达深处,居然是一片巨大的地底湖泊。

    湖泊整体青色,光是散发的浓烈灵气,足足是外界几十倍之多,湖泊中盘坐着一个个身穿蟒袍的人,或青年,或中年,或老者,气息强绝,居然没有低于筑基期的存在。

    陈林惊讶道:“这莫不是碧波潭?”

    碧波潭乃是大夏皇朝龙脉的龙角之处,灵气之浓郁,骇人听闻,这片湖泊完全是灵气凝聚所化,更加其妙的是碧波潭乃龙脉灵气所化,带着奇异的能量,可恢复肉身,可提升气运。

    只是碧波潭不仅是大夏子民,就算皇宫中的皇子皇女,也是绝对的禁地。

    想要进入这里,需要满足两个条件。

    第一,修为筑基期以上,第二,当朝大夏皇帝与供奉阁阁老同时下令。

    先不说修为达到筑基期有多难,就说大夏皇帝与供奉阁阁老同时下令,便难上加难,若非对整个大夏皇朝有着巨大贡献都不可能。

    除了一些供奉阁的人得到奖赏,允许来此地修炼几日外,近些年,只有击杀了天血帝国半步结丹境的白罗,才允许在此地修炼十日。

    陈林的师父虽然是当朝国师,可他依然没有资格进入此地,只是听闻过。

    剑九回头笑道:“正是碧波潭!”

    林凡望向碧波潭中那些身上绽放着绝强气息的高手们,疑惑道:“什么是碧波潭,有什么特别吗?”

    就连慕容无双也投来询问的目光,望向陈林。

    当即,陈林便将他知道碧波潭的一切,全部向着林凡和无双娓娓讲出,同时连带皇姓起源,都详细说了一遍,惊得两人一愣一愣的。

    林凡苦笑,“没想到剑九你是如此身份,只是,你带我们来此,会不会引起皇室的误会。”

    想要进入碧波潭的两个条件,他们一个都没达到,而且没有供奉阁阁老和当朝皇帝的命令,剑九就带着他们前来,会不会引起猜忌。

    如今四百年过去,皇室与皇氏,是否一如当年?

    就算赵家老祖宗还在,后代子孙不敢不从,可心里却难免会遗留下怨恨。

    如果真因为他们几个,导致两皇有了隔阂,他宁愿离去。

    剑九摇头笑道:“林兄,我皇氏家族每三年可带领五人来碧波潭修炼半月,是皇室特许的,你不用担心。”

    “我本是想带着杜瑶,还有秦千鹤他们来的,但你救我一命,乃是大恩,你也当得起碧波潭的待遇,何况你伤势未复,我便助你一臂之力”

    看着林凡还要推迟,剑九道:“你要是再跟我客气,可就是不把我当兄弟了,救命之恩,我一直无以为报,若是时间久了,以我性格多半会在心境留下污垢,会阻止修为进展。”

    “名额之类,你不同担心,仆射家一脉单传,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少年强者,这两日南天就会进入京都,我已经让杜瑶等人等候了,到时候南天便可带着他们进入此地。”

    “那好吧!”

    听见剑九如此说,林凡只能点头答应,如果再去推迟,真就如剑九所说是不拿他当兄弟了。

    不仅会惹剑九不快,自己也有些不知好歹!

    毕竟剑九一番心意,自己怎能一个劲推却?

    “你放屁,你家才拿不出几个少年强者,我一不在,你丫的就在别人面前侮辱我,有你这么做兄弟的么?信不信我让你一只手,打的你满地找牙?”

    忽然,有粗狂的声音响起。

    林凡等人望去,只见一个粗壮青年,腰挎着黑色长刀,带着秦千鹤几人从台阶下,缓缓而下。

    他嘴里虽然骂着,但嘴角上扬,显然心情不错。

    剑九听到来人的话,头都没抬,自顾自道:“哎呦呵,真是不怕风大把舌头闪了,让我一只手,打得我满地找牙?也不知道一年前,谁说让我一只手,后来差点让我阉割了小弟弟!”

    “哼,让你一只手,你也好意思说,不服我再让一只手?”

    粗壮青年冷哼,那一瞬,他步伐不变,左手搭在了腰间的长刀上,没有气机绽放,整个碧波潭却是一暗,一股压抑的气息瞬间弥漫在所有人心头。

    此时此刻,所有人就仿佛被一只上古凶兽紧盯着,下一刻,都要被撕碎吞咽,颇有些暴风雨前宁静的感觉。

    林凡双眼一眯,这是个高手。

    如同他感觉没错,这丫的,估计要比剑九还强几分。

    “你欺负我剑道未成,不跟你打,等我剑道成熟的,你看我虐不虐你就完了。”

    剑九摆摆手,他又不傻,现在他是打不过仆射南天的,他怎会傻到与仆射南天交手,那不是自取其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