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太古魔祖 > 第三十六章 金光寺
    “不好啦,有妖魔闯入城中了!”

    无数黎民百姓哭喊着四处逃窜,城中一道道光芒亮起,显然正有许多高手向着这边赶来。

    极远处,两道黑影站在城墙上,见状满意的笑了,随后向着远处飞去,城中的战斗并没有停止,小黑与无数后天先天高手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而不知处的角落里,陈九龙正满脸激动的看着林凡,他万万没想到林凡还活着。

    刚刚他在城主府中被林凡叫醒,还以为在做梦,可听着林凡说起刚刚的事情,便惊出了一身冷汗,赶忙按照林凡的吩咐叫来无数高手。

    小黑却早已开始攻击周围的房屋,它按照林凡吩咐,没有伤人,只是尽量多毁掉一些没有人的房屋。

    以小黑聚灵境中期的修为,想知道哪个房屋有没有人太简单不过。

    当然了,某座死刑大牢中,小黑却没顾及直接开杀,这也是来自林凡的吩咐,因为他怕那两个人没有走远,演戏起码要有三分真。

    陈九龙颤抖开口问道:“林兄弟,你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那可是结丹境的千足蜈蚣大妖啊!”

    林凡只能说他有把上品宝器,利用宝器自爆,才将蜈蚣大妖重创,他与小黑九死一生才将蜈蚣大妖杀死。

    陈九龙明白林凡没有说实话,因为即使这样,以林凡的修为也照样杀不死蜈蚣大妖,但他没有再多问,因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刚刚是因为太过激动,才没有谨慎开口。

    “对了陈林和张铁大哥他们呢?”林凡看着空中与小黑打斗的身影,那些先天巅峰高手都是他不认识的,他有些疑惑。

    莫非陈林看见他被封在地底空间出不来,便以为蜈蚣大妖将他杀死,然后自己走了?

    那也不对啊,张铁大哥等人呢?

    “唉!”

    听到林凡询问,陈九龙叹出一口气,将那天的事情详细的跟林凡讲了一遍。

    林凡听到一半时,整个人双拳已经紧紧握住,纵然修为达到筑基后期,双肩却忍不住抖动,张铁大哥他们居然全部为他而死?

    他依稀还记的那晚酒桌上的那些身影,那些壮硕豪爽的汉子。

    ——早听闻林兄弟的霸气,慕容山庄挥手间灭掉三位聚灵境,力战筑基期女鬼不退,救了慕容山庄所有江湖中人。

    这碗酒我敬你,敬你是真汉子,杀那三人杀得好,我早就看不惯那三人了,强势霸道,鱼肉百姓,要不是我修为低,早就干他丫的了!

    ——天生道体,国师之徒,少年强者,我以前觉得这些头衔好吓人,现在觉得都是屁。”

    要我说天生道心,国师年少时不及小道长才合适,总之小道长在慕容山庄力挽狂澜,给与女鬼致命一击和林兄弟一同杀死女鬼,同样是大豪杰,我张铁佩服!

    ——张铁大哥,我回敬你一碗,我曾听薛勇统领说,你为了斩杀一个屠戮村庄的妖怪,赤足追杀上千里,当斩杀妖怪后,一双脚掌已经跑废,致命伤十三处,若不是恰好神医扁龙路过,恐怕一条命也就交代了。

    这才是真汉子,我与大哥相比,所做之事,用大哥的话讲,那就是个屁!

    这算什么鸟事,你还往外说!

    ——这酒好喝,聚灵境高手敬的!

    ——两位小兄弟,我不如张铁那般豪爽,但我敬两位一杯,愿两位顺利进入上宗。

    ——林兄弟,陈兄弟,我叫王龙,王龙的王,王龙的龙。

    ——哈哈哈,走一个,我不介绍我自己了,这里我容貌最好,叫我书生。

    两月前的一幕幕,海历历在目,怎的就成了永别?

    林凡只觉此刻心中酸楚无比,点点滴滴记忆袭来,愈发让他哀伤。

    轻风在呜咽,流水在哭泣,那飞过的鸟儿在悲鸣。

    林凡只觉心中吁气难消,一股极为浓烈恨意骤然升起,林凡忍不住扬天长吼。

    “杜虎你这畜生,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声浪滚滚,瞬间传至数十里,林凡双拳紧握,眼底深处有着猩红的光芒一闪而过。

    ............

    两日后,林凡独自上路了,他没有选择骑乘飞行妖兽直接去京都,他要为张铁大哥等人报仇,他的实力还需提升,所以他选择继续历练,而且他手中还差一柄趁手的武器。

    关于两个黑衣人的对话,他早就告诉了陈九龙,相信陈九龙会通知皇室,也就不用他操心了。

    至于狐媚儿那里,当初狐媚儿处于将要突破的关键,便将她留在了慕容山庄,让她跟慕容无双一同上京都等自己,这一回,恐怕自己要让她等了。

    行走了几日。

    林凡倒没有在遇到如之前那般强大的妖魔,就连有修行在身的小妖都很少,不过也是,如同千足蜈蚣大妖那样的妖魔,整个大夏皇朝也找不出几只来。

    这一日,林凡在强盗刀下救了一个书生,书生满腹经纶,林凡很喜欢他的一首诗。

    花开酒美盍不归,来看南山冷翠微。

    忆弟泪如云不散,望乡心与雁南飞。

    明年纵健人应老,昨日追欢意正违。

    不问秋风强吹帽,秦人不笑楚人讥。

    这首诗词,越发让他想起张铁大哥等人的笑容,他们的豪爽,他们的壮烈。

    只是昨日黄花,阴阳两隔。

    林凡与书生行了几日,二人分别,林凡再次孤身一人,骑着老马,手持酒壶,多了惆怅,少了潇洒。

    某一天,林凡行到一座小庙前,庙中香火很是鼎盛,那来往的香客络绎不绝,口中纷纷念叨着祈求灵验之类,只是在他的眼中,这寺庙上空黑云凝聚,有着滔天的罪孽存在,他决定停留一查究竟。

    “施主,可是来拜佛烧香?”

    林凡才一来到寺庙门口,便有年轻和尚上前询问,林凡笑笑:“即是拜佛烧香,也是住宿!”

    和尚上下打量了林凡一番,见他整个人气息低沉,穿着朴素,忍不住皱眉道:“那施主可带足了银两?”

    林凡一愣:“出家人不是以慈悲为怀吗?怎么在这借宿还要收取银两?”

    “哼,那你是不知道我们金光寺的威名,我们寺庙虽然不大,可却是这方圆千里最灵验的寺庙,许多达官贵人都在此祈福还愿,住宿地方几乎都是满的。”

    和尚高傲道:“非是我们收取银两,而是不拿出银两,根本无法让其他人腾出地方。”

    随后,意有所指道:“我们寺庙不光佛陀灵验,光是许多达官贵人的身份就大有来历,寻常人平时根本接触不到。”

    得,原来这里因为佛陀灵验,吸引了许多大人物,也自然成了那些想结交大人物人的聚集场所,这和尚把他当成了这种人。

    林凡从储物戒指中拿出几张银票递给和尚道:“感谢小佛陀提醒,那就帮我安排一处住宿的地方吧,希望多多帮忙!”

    和尚看了眼林凡手中的银票,眼神一亮,足足五六张一百两的银票。

    这主很上道啊,比以往那些人阔绰的多。

    “行,那我便帮你安排一下吧,你跟我来!”

    和尚接过银票,当着林凡面毫无忌讳的揣入怀中,引着林凡向着寺庙住宿的地方行去。

    一路上林凡细细打量,这寺庙不大,胜在幽静,虽然香客络绎不绝,可到了后院,除了一颗参天高的老柳树外,便是一座座住宿的房屋,那些香客根本不会出现在后院中。

    片刻后,和尚将林凡待到一处房间嘱咐道:“你就住这吧,这里是地字房,一天百两银子,你可以在这住两天,如果继续住的话,还要再交银子。”

    “我领你来的路上,你也看见了,前面是大殿,如果你烧香拜佛就去那,而这后院则是诸多住宿人休息的地方。”

    “记住了,不要去后山,那是我们寺庙的禁地,里面封印了不少妖魔,别进去了出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