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太古魔祖 > 第二十九章 江湖就是这样
    飞雪郡。

    城主府内,陈九龙端坐在主位上看着下面的数十人开口道:“我不管你们私下里如何桀骜不驯,待林小兄弟和小道长陈林过来,都给我客气点,否则,我可不会替你们出头。”

    半个小时前,薛勇通过传音玉符传来信息,他们距离飞雪郡城,已不到半个时辰路程。

    “我们哪敢啊?”

    其中一个坐在城主陈九龙下面一个位置上的壮汉,苦笑一声,其他人也连连附议。

    那林凡可是将飞雪郡三大势力家主都灭了人,杀起聚灵境毫不手软,他们不过先天境巅峰,哪有胆子在林凡面前嘚瑟。

    “我知道你们不敢,不过你们归下的势力平时嚣张惯了,我怕他们不长眼睛,所以现在你们各自回去,先警告一番,然后天黑过来参加晚宴!”

    陈九龙吩咐,这数十人领命下去。

    陈九龙的眼神中有些无奈,近日之事,着实让他心力憔悴,妖魔一日不除,他心中便一日不得安宁,这城中百姓便要多受一日侵害。

    按道理而言妖魔之物是进不了城池的,因为城池全有大阵庇护,足以让筑基期以下的妖魔承受不住,而大夏皇朝从未出现筑基期以上的妖魔。

    因为传闻很久远前,传闻发生过一场惨烈的战斗,妖魔被肃杀一空,于是这片世界便再无妖魔,只有零星的妖魔功法散落,会被某些人类或妖类偷偷修炼,可是没等境界提高就会被发现灭杀。

    妖类修妖气,是被这片世界认可的,甚至很多大势力的首领还是妖怪,就连大夏皇朝鼎鼎有名的黑月郡王,不也是妖类吗!

    魔道功法,以修炼魔气为主,正道修炼功法以灵气为主,妖类以妖气为主。

    说到底以上三种,殊途同归,皆是以吸纳天地元气为主,本质上并没有很大的区别,只是能量的不同,所走的方向不同而已。

    当然,魔道也好,正道也罢,或者妖类,也都有穷凶极恶造下滔天罪孽的人,只不过不是人人如此。

    可妖魔就不一样了,妖魔修炼的乃是始魔气,吸纳的乃是天地间至阴至邪的能量,修为一高,便需要血气中和。

    寻找凶兽吞噬血气?

    开什么玩笑,兽类血气虽然强大,可找起来却很费劲,哪有人类那么好找?

    到处都是村庄,到处都是城池,寻常村庄几百口人,小一点的城池数十万人,大一点的郡城两三百万人,还有比这更容易找的?

    更何况,人乃万物之灵,天生道体!

    人类的血气更温和滋补,乃是妖魔眼中绝佳的补品。

    所以当初那场大战,波及整片大陆,将妖魔肃杀的极为干净,就连功法都全部毁灭,只是依旧有一些零星的功法漏掉,才造就了如今的偶尔有妖魔出现。

    不过,以往出现最强大的妖魔也没有达到过聚灵境,这怎么就出现一个即将达到聚灵境的妖魔呢,并且还敢出现城中,大阵的震慑似乎毫无作用?

    对于这点,陈九龙百思不得其解!

    还好,飞雪郡有些特殊,除了正常震慑的妖魔大阵外,这城中还有一道锁妖阵,极端强悍,可困住结丹以下的妖魔。

    “禀城主,薛勇统领带着林凡和陈林求见!”

    忽然有声音响起,陈九龙才发现店内跪了个侍卫,原来他想的太入神,不知不觉半个时辰过去了,那林凡和陈林已经到了。

    陈九龙连忙道:“快请!快请!”

    侍卫点头撤下,不多时薛勇带着林凡和陈林便走进了大殿。

    薛勇单膝跪地:“拜见城主,属下幸不辱命!”

    陈九龙连忙将他扶起道:“赶紧起来,你小子甭跟我来这套,又是为了我那几坛子酒吧,我赏你便是,不过喝多了莫要说是我给你的,省的你姐姐怪罪我!”

    “得嘞!”

    薛勇兴奋起身,也不顾林凡和陈林竟直接走出了大殿,直奔他的酒水去了。

    “两位莫怪,我这小舅子就好这一口,若有怠慢,还请多多谅解!”当薛勇走出大殿,陈九龙才像林凡和陈林施了一礼。

    这时,林凡和陈林才得知,原来薛勇不只是骑兵统领,还是城主的小舅子,看见陈九龙施礼,赶忙还礼道无妨。

    陈九龙安排林凡和陈林坐下后,这才忧心忡忡道:“想必请两位前来,薛勇已经跟两位说出缘由了,这妖魔让我整个飞仙郡城不得安宁,肆意屠戮,还请两位相助!”

    “城主放心,既然我们来了,就不会由得妖魔嚣张!”

    林凡笑着开口,而他身边的陈林点点头。

    生当修士,当斩妖魔!

    “如此甚好.....”陈九龙看着林凡二人模样,终于露出了笑容,心底松了一口气。

    有二人在此,就算那妖魔突破了聚灵期又有何惧?

    入夜,城主府灯火通明,无数美味佳肴被端上桌,桌上坐着十四人,分别是城主陈九龙,林凡陈林,还有骑兵统领薛勇,以及白天的十位先天境巅峰高手。

    经过陈九龙一番介绍,林凡和陈林与十位先天境高手相互点头示意。

    而后时间一点点流逝,见林凡和陈林也没什么架子,不像之前那三位家主那般难以接触,大家也熟识起来。

    很快,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一位宛如黑塔般的壮汉拿着酒碗站了起来,向着林凡敬酒。

    “早听闻林兄弟的霸气,慕容山庄挥手间灭掉三位聚灵境,力战筑基期女鬼不退,救了慕容山庄所有江湖中人。这碗酒我敬你,敬你是真汉子,杀那三人杀得好,我早就看不惯那三人了,强势霸道,鱼肉百姓,要不是我修为低,早就干他丫的了!”

    林凡赶紧站起身,这时黑塔壮汉又望向陈林道:“天生道体,国师之徒,少年强者,我以前觉得这些头衔好吓人,现在觉得都是屁。”

    “要我说天生道心,国师年少时不及小道长才合适,总之小道长在慕容山庄力挽狂澜,给与女鬼致命一击,与林兄弟一同杀死女鬼,同样是大豪杰,我张铁佩服!”

    此话一出,桌上不少人脸色变了。

    虽然在夸赞小道长陈林,可前面毕竟不好听,还涉及到了国师,这若是小道长陈林心胸狭隘一点,整个飞雪郡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就当陈九龙准备替张铁打圆场的时候,谁曾想陈林端着酒碗已经站了起来,道:“真性情,干!”

    随即,三人酒碗撞到了一起,有酒水迸溅,三人一饮而尽。

    “哈哈哈,爽!”

    张铁大笑,酒桌上众人松了口气,露出了笑容。

    林凡笑道:“张铁大哥,我回敬你一碗,我曾听薛勇统领说,你为了斩杀一个屠戮村庄的妖怪,赤足追杀上千里,当斩杀妖怪后,一双脚掌已经跑废,致命伤十三处,若不是恰好神医扁龙路过,恐怕一条命也就交代了!”

    “这才是真汉子,我与大哥相比,所做之事,用大哥的话讲,那就是个屁!”

    “来,干!”

    林凡拿着酒碗撞击在张铁碗上,张铁倒不好意思了,狠狠瞪了眼酒桌上的薛勇,道:“这算什么鸟事,还给我往出说!”

    而后,一口将酒干掉,砸吧砸吧嘴:“这酒好喝,聚灵境高手敬的!”

    “好喝就再喝一碗!”

    陈林哈哈大笑,举起酒碗撞向了张铁的碗。

    有时候的江湖就是这样,初一见,便成了生死之交,脾性相投,便是千杯不醉。

    只是,江湖的事,谁也说不甚清楚。

    妖魔除后,再见已是极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