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太古魔祖 > 第二十五章 天道伏魔阵
    “我劝你们别动体内气息哦,这阴煞之毒吧,没别的,即使中了不动气息也感觉不出,可一旦动了气息,阴煞之毒就会瞬时间侵蚀你们的五脏六腑,一炷香内就可以要了你们的命。”

    慕容云海看着所有人的目光,伸手指向慕容长天笑道:“动了两次气息的,就像这个老家伙,估计只能活半柱香了,所以千万别动气息,要不然你们死的太早了,我就少了好多乐趣。”

    说着话,慕容云海俯下身,望着怒火熊熊的慕容长天问道:“怎么,是不是想不通我为什么这么做?”

    “大哥,你为什么这么做?”

    慕容长天气的说不出来话,但慕容无双却质问着开口,眼中全是怒意和不敢相信。

    慕容云海长他五岁,从小就带着他玩,稍微大一点就指导他修炼,在他心中除了父亲,最尊敬的人就是大哥慕容云海,他万万没想到,大哥居然会给所有人下毒。

    听他话的意思,还要杀了所有人,包括父亲和他!

    “因为这老家伙不把赤心剑给我啊!”

    慕容云海望向远方,眼中透露着强大的野心,道:“这次宗门大比是我的机会,以我实力想要杀入进去很容易,可大家都知道,进入宗门的人,刚开始只是做个杂役弟子。”

    “宗门大比是每个皇朝各取五百人,据说我们这片大陆足足上千皇朝,大夏皇朝属于偏中等的,像那些挨着宗派的中心皇城,每个皇城都是取一千人的。”

    “足足近百万人的弟子,还要再度考核,能够闯入前十万人的,才会成为宗派正式弟子。”

    “我不甘心只当个杂役弟子,我想要获取更好的资源,更强大的功法,我必须在这次考核中成为正式弟子。据说百万弟子争锋时,那处考核的试炼场也是机缘,想要崛起,就一定不要错过那里!”

    说到此处,慕容云海顿住,望向慕容长天道:“我苦苦哀求你把赤心剑给我,让我参与宗门大比,你却不同意,说这是慕容家的传承,只能给无双这小子!”

    “是你逼我这么做的,是你逼得!”

    慕容云海情绪忽然有些失控,疯狂大吼起来,双目通红,好像择人而噬的野兽。

    “你知道不知道,一旦我成了宗派的真正弟子,会给慕容家带来什么?会给整个大夏皇朝带来什么?我聚气境中期,只要有了这宝器中品的赤心剑,何人会是我的对手?”

    慕容云海觉得他虽然是慕容长天的义子,可多年来他任劳任怨,几乎所有慕容山庄的势力,都是他在打理。

    他为慕容山庄付出这么多,可谓把这当做了自己真正的家,可慕容长天这老匹夫,居然不把赤心剑给他,完全没有把他当做自家人。

    所以,也就怪不得他心狠了。

    他只能赌一次,血祭整个慕容山庄,让墨兰踏入筑基中期,同时他夺走赤心剑。

    这样他们两个会尽快屠戮周围城池,能杀多少就杀多少,让墨兰和他的修为尽快提高,然后,趁着大夏皇朝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逃到其他皇朝参加宗派大比!

    别人不知道,他却是知道大夏皇朝有结丹境存在的。

    墨兰是他十七岁那场机遇救下的女鬼,当时墨兰只有聚气境初期,而他不过先天境,这些年他境界能够突飞猛进,完全仗着那场机遇获得的魔功。

    魔功名为练血**,乃是炼化他人血气助长修为的法门,极其凶悍。

    这么多年来,他屠戮了无数村庄,所有人的血气成为了他修为的养料,灵魂尽数被墨兰吞噬。

    墨兰之所以会提升如此巨大,便是因为他遇到了瓶颈,而墨兰是鬼修,只需要吞噬灵魂和血气便可提升,他利用阴煞之毒,害了不少与慕容山庄有来往的高手给其吞噬,才有了墨兰如今的筑基初期巅峰。

    只是,他的瓶颈再如何坚实,只要他将此时慕容山庄所有的高手血气吞噬,也照样可以轻松突破到聚灵后期。

    那时候他聚灵后期,墨兰筑基中期,天下之大,他们哪里去不得?

    “你这个逆子,我真悔恨当初不该收养你,就应该让你饿死在冰天雪地中!”慕容长天气的直哆嗦,看着极为陌生的慕容云海,他悔不当初救下这个逆子。

    慕容云海狰狞道:“现在悔恨也晚了,下辈子别做善人了,善人没好报的!”

    说着话,他便一步步走向慕容长天。

    “就从你开始杀起好了!”

    慕容云海伸出手掌按在慕容长天脑门上,只待他一发力就可以让慕容长天命丧当场,沦为他修为的一部分。

    “大哥不要,不要这样!”

    慕容无双眼泪纵横,他怎么也没想到大哥会变成这个样子,太过陌生了,怎会是多年前那个温文儒雅的人。

    “去死吧!”

    对于慕容无双的话,慕容云海视若罔闻,轻声呢喃。

    他的手掌有元气汇聚,下一瞬就要拍碎慕容长天的脑袋。

    就在这一瞬间,一道犀利的剑芒陡然从旁边激射,在慕容云海还来不及反应之际,就将他的手臂斩掉。

    噗嗤一声,鲜血四溅。

    慕容云海发出惨叫,急忙捂住了伤口。

    这一变故,顿时惊住了所有人。

    “不好意思,我反驳一句,好人是有好报的!”

    林凡缓缓站起身,他右手提着青玄剑,左手扣了扣耳朵笑道:“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我没中毒,你个大傻吊!”

    “你是谁?”

    慕容云海眼色阴沉,忍着剧痛开口问道,他确实很疑惑为什么眼前这个年轻人没有中毒。

    林凡笑笑,露出一口白牙道:“甭管我是谁,但我可以很诚恳的告诉你,现场不止我没有中毒哦!”

    伴随着他的话,整个大殿内有无数金线亮起,一个个繁琐的金色文字在虚空浮现,那是一道道符,然后共同组成了一个大阵。

    “天道伏魔阵,起!”

    倒地的人群中,一个身穿道袍的小道士缓缓站了起来,随着他的话语,整个大殿如同牢笼一般被大阵覆盖,这一瞬间,慕容云海和嫁衣女鬼墨兰浑身一颤,整个人有如泰山压顶,感受到了无穷的压力。

    “林兄,何苦揭露我,要不然我还能多画上几道符阵!”

    小道士陈林苦笑,他从踏入慕容山庄时,因为天生道体,就感应到了此地浓烈的鬼气,他如林凡一样,在没有弄清事情始末前,没有丝毫声张。

    只是暗中他已经开始布置阵脚,同时铭刻一张张符纸,他修炼虽然一般,但在阵道绝对是天才,所以悄然画阵,没有被任何人感知到,就连筑基期的女鬼也没察觉。

    此刻却被林凡直接揭破,导致本来可以更强的大阵,只能发挥出八成力量,苦哉!

    如果被外人听见聚灵中期的小道士说自己修炼一般,还不气的跳脚?

    十七岁的聚灵中期,整个大夏皇朝都拿不出几个,你说你修炼一般,没有这么打脸的吧?

    不过换个方面来想,或许所有人更会震惊的发现,小道士陈林的阵道到底有多强,连他那绝顶资质的修炼速度与之相比,都成一般了?

    “放屁,再不揭露你,等你画完了阵道,老子的实力也大打折扣了!”

    林凡小声嘀咕了一句。

    这陈林所画阵道,乃是镇压厉鬼邪魔的阵法,他体内阴煞灵气已经是聚灵后期,这才是他最根本的实力所在,也是他面对嫁衣女鬼的底气,如果被镇压不能用,那可就惨了。

    再说,就算你大阵成了,能压制女鬼多少?

    现在刚刚好,既可以困住女鬼和慕容云海,不让他们伤害到外面的人吸取血气,又不限制自己的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