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太古魔祖 > 第三章 大开杀戒
    此时,已经是凌晨了。

    所有旷工都陷入了沉睡,忽然一声充满戾气的嘶吼,将所有人震醒,这些死囚一个个脸色大变,以为有凶兽来了,都是赶忙穿上衣服,跑出了房屋。

    而当他们刚跑出大门,就看见了极为血腥的一幕。

    整个矿产到处都是死尸,到处都是残肢断臂,有属于那些官差的,也有属于死囚的。

    一道瘦弱的身影,站在一条黑色蛟龙头顶,双目血红,长发在高空中被劲风吹得散乱,就连衣衫也是猎猎作响。

    死囚们看见此人,一个个眼睛瞪大,里面有着极端的恐惧,此人不是死了吗?

    “吞了他们!”

    林凡嘴角扯出冰冷的笑容,这一区域的死囚可是在独眼龙威胁下,都是对他出手了的。

    也许是怕不听独眼龙的命令会死,可他的命,就不是命吗?

    所以,林凡没有任何留手的意思,即使想杀他,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

    古人道,杀人者,人恒杀之!

    “昂嘶——!”

    蛟龙扬天长吼,随即直冲天际。

    下一瞬间直上直下从天空扑下,在死囚们还来不及反抗之时,就已经将五六人吞入嘴中。

    旋即盘旋直上,咔嚓声不断。

    天空下起了血雨,不时有一只只断掉的手臂或手掌掉落。

    “快跑啊——!”

    也不知道是哪个死囚犯大吼一声,所有死囚犯才回过神,疯狂的向着四面八方跑去。

    黑色蛟龙竖瞳中闪现出冰冷,呼的一口吐息,最先逃跑的数十人,便被黑雾化成了骷髅架子,走了那么几步,就散落一地。

    黑色蛟龙不断升空,不断飞下,吞噬一人又一人,而每有逃到远处的人,它就一口黑雾吐过去。

    它头顶的林凡早已经消失不见,距离死囚营几百米的位置,一个独眼大汉被一个瘦弱少年掐着喉咙提了起来,独眼大汉连憋得通红,拼命的挣扎,却无法挣开那只瘦弱却如同铁箍般的手掌。

    少年因为个子没有大汉高,单手掐着大汉喉咙,已经举过了自己的头顶,从下而上的看着独眼龙大汉,可任谁都能看出,即使从下向上看着大汉,少年眼神中除了冰冷的杀机,还有浓烈的轻蔑。

    “拿着匕首贯穿我心脏时,不是挺凶狠的吗?怎么这会怂了?!”

    林凡淡淡开口。

    他刚杀死官差的时候,第一个发现他的就是独眼龙,可是独眼龙很聪明,没有选择出来,而是转身逃跑了。

    他自然看在眼里,命令他取名的小黑大开杀戒后,他便向着独眼龙追来,一个武道七重修为的人,怎么比得了他聚灵修为的速度?

    几个呼吸,就已经追上独眼龙,才有了眼下的一幕。

    独眼龙翻着白眼,脸色由苍白变成青紫,显然是快要憋死了,一句话说不出来,只能发出闯不过气的荷荷声。

    “你的血,一定很鲜美!”

    林凡的头发,一根根向着血红转变,眼中尽是血色,他的指甲在暴涨,轻而易举划破了独眼龙的脖颈。

    林凡嘴角张开,露出獠牙,他猛地将独眼龙扯到面前,一口咬了上去。

    如同百年红酒陈酿一般香浓,丝丝的血气精华被林凡吸入体内,而后流入心脏,又从心脏流入身体各处,他莫名的感觉到身躯好像强了一丝,哪怕这一丝极为微小,可就是感觉得到。

    砰!

    一个呼吸后,林凡将如同干尸般的独眼龙扔到了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他望向天际,这时一条漆黑的蛟龙已经飞了过来,林凡从地上升起,踩在蛟龙脑袋上,向着洛阳郡飞去!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他不是什么君子,他宁愿当个小人,小人报仇一天到晚。

    只要有机会,当然要干掉对方,更何况他现在的实力,在洛阳郡无惧一切。

    本来四星荒龙什么时候从他身体里觉醒,他还不知道,可当他达到了聚灵期,自然用了体内阴煞灵力催生了体内的荒龙,好像因为阴煞灵力的缘故,让它觉醒的瞬间,直接达到了先天境界巅峰。

    并且,荒龙也发生了一些改变,说不清道不明,但林凡知道,这荒龙绝对比正常强大很多。

    酒是匈奴酒,剑是杀人剑!

    三个时辰后,洛阳郡两大家族林家与洪家全部覆灭,无人得知是谁做的,只知道林家与洪家到处都是残肢断体,血流成河,无论男女老少,全部惨死。

    林家一百多口人,洪家四百余口,无一生还!

    林凡向来不是一个残忍的人,可林狼与林家其他人串谋,在对父亲出手那一刻,派系就已经明了。

    父亲这一派系的人全部惨死,没有活口,他自然原数奉还。

    至于洪家,洪家杀入林家时,可曾放过一个孩童?

    就连他都是在九姨帮助下逃出城外的,他既然杀入洪家,就不会放过一个活口,洪家中有没有善良的人,他已经顾不得。

    他只知道他覆灭洪家是血海大仇,绝不会做出放虎归山留后患的憨傻做法!

    前世他只是一个考古学家,做过最大的坏事,无非盗墓。

    可这一世,他经历了太多太多,这个世界的血腥,要比前世那个和平年代来的更直接,向来都是拳头大便是道理。

    十几年来,他已经习惯了,血海深仇,自然用血来偿。

    清晨,林家坟地,林凡将父亲的墓碑立好,墓碑旁摆放了许多瓜果,还有几坛子酒,林凡恭敬的磕头,一个三十左右身穿孝服的艳丽女子,站在他身后望着墓碑,默默抹着眼泪。

    林凡站起身,望向女子开口道:“九姨,我走了,林家祖宅还有父亲墓地就交给你了,希望逢年过节,九姨帮忙打扫!”

    那九姨闻言,只是抹着眼泪点头。

    林凡顿了顿又道:“林家与洪家的商铺留给九姨你了,不过树大招风,我建议你还是卖出去一些,避免招人窥视,如果真遇到困难,只要书信一封,天地之大,哪怕相隔千万里,凡儿一定会尽快赶回来。”

    话罢,林凡恭恭敬敬的跪下来,向着九姨磕了几个头。

    九姨虽然不是他的母亲,但这些年待他如同亲子,林家遭遇危难,更是不计生死豁出命救他,这份情要记下。

    “快快起来,长大了,是该出去走一走了,只是这天地之大,你要去哪里?”

    九姨赶紧扶起林凡,看着林凡那跟他父亲极其相似的脸颊,她又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林凡摇摇头,望向远方有些出神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以我如今的实力,大夏皇朝我尽可去得,也许会走更远,我想看更高的世界。”

    回过头,林凡躬身对着九姨道了一句珍重。

    随即一跺脚,整个人升腾而起,一条黑色蛟龙出现在他脚下,载着林凡向着远方飞去。

    九姨抹着眼泪,愣愣望着林凡消失的方向,久久不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回过神,身后已经有了四个跪在地上的少女。

    九姨脸色逐渐冰冷了下来:“去将紫儿的脑袋割下来,挂在百花阁的大门前。”

    身后四个少女浑身一颤,还是领命而去。

    紫儿是阁主最器重的弟子,也是阁主当初吩咐紫儿买通那些押送死囚前往寒晶矿的官差,她们都知道阁主为何动怒,只因为紫儿没有安排好官差,差点导致小少爷身死。

    待身后四个少女消失。

    九姨,也就是百花阁阁主九姑娘忽然一笑,眼中露出欣慰之色,望着墓碑道:“凡儿长大了,能够出去闯荡了,从今以后只有我们二人,我会陪你一辈子,直到老死,然后葬在你的身边!”

    笑着笑着,她又流出了眼泪!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