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太古魔祖 > 第一章 风雪中的囚车
    大夏历1357年。

    洛阳郡北一百三十里,初冬,白雪纷纷,彻骨的寒冷。

    矿脉不远处的一个客栈中,几个官差搓着手,看着外面鹅毛般的大雪,一人忍不住抱怨道:“这见鬼的天气,真他娘的冷,冻到骨子里了,那帮城内的官差才叫官差,我们连个屁都不是,想人家在热被窝里搂着娘们儿,我们在这里受冻,真不是滋味,真希望那些运来的死囚都冻死在雪地里!”

    “行了,马三你少说两句吧,谁还不是一个样,谁叫咱们上头没人呢,听说这批来的死囚里,有几个还长得过去的娘们,也算是我们等了这么久的酬劳了。”

    另外一人瞥了眼马三,刚开始说话眼中还有些黯然,可后面就有些兴奋了,给其他几人递了个都懂的眼神,一个个嘿嘿笑了起来。

    就连马三都是笑骂:“李四就你会说,要不是为了这几个娘们,我能等到现在?幸亏这回送了几个娘们儿过来,否则老子就要忍不住拿那几个童子鸡发泄了。”

    闻言,那个李四故作惊讶道:“你口味挺重啊,连男的都不放过,看来我要离你远点。”

    “滚你大爷的吧!”

    马三骂了一声,于是几个官差齐声大笑起来,然后一个个端起酒碗,仿佛想到了那几个女死囚到来后的场面,一个个心中都有些荡漾。

    白雾朦胧,夹杂着漫天大雪,车轱辘转动,道路崎岖,囚车碾压着积雪,吱吱作响。

    林凡睁开疲惫的双眼,脸色发青有薄霜,他只觉浑身僵硬无比,不由望向远方。

    雪雾朦胧间,一座客栈若隐若现的浮现在眼前,客栈有一根很高的杆子,挂了一面大旗,写了四个大字。

    囚徒客栈!

    终于到了吗?

    林凡抿了抿嘴,可是冻裂发干的嘴唇,却让他感到阵阵疼痛,望着身前数十个官差,他眼底深处,有着浓烈的杀机闪过。

    他来到这个世界十五年了,过了今年便是十六年!

    这是一个修炼者的世界,他乃是洛阳郡林家独子,因为母亲生他时难产而死,只有父亲照顾他长大。

    林家是洛阳郡两大家族之一,父亲林涯乃是先天强者,本来一切都很好,因为他有了再活一世的机会,哪怕穿越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可他更多的是兴奋。

    因为前世是孤儿,所以没有什么牵绊。

    而来到这个世界,不仅感受到了父爱,这里还充满了浓郁的灵气,他可以继续修炼下去,追寻不断的最高峰。

    哪怕,他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不是,因为伴随他穿越到这片世界的,还有他灵魂中的一颗黑色丹核,是这颗黑色丹核将他吸取的灵气全部吸收了,所以他才无法修炼。

    他也一直在尝试各种办法,却终是无果,但他坚信,一旦解决这颗黑色丹核,他绝对可以用最短的时间恢复前世的修为,也就是聚灵后期。

    大夏皇朝有四十多个郡,一郡内有三五城不等,先天境界不论在哪座城池,都算是高手了。

    而先天再往上一个境界,才是聚灵期。

    皇朝内的修为等级很明确,从低到高是武道十重,后天,先天,聚灵,筑基,一共五个大境界!

    据说修为再高,就会被上面的天宗召唤走了。

    他父亲林涯因为他不能修炼的原因,倾尽一生积蓄,还耗掉了别人口中的机缘,给他弄来了一头四星荒龙蛋,这玩意可是一孵化就有先天实力的宝贵玩意,哪怕整个皇朝中都要惹不少势力眼红。

    据说就算不孵化,如果吞服其内蛋液,哪怕一个没有一点实力的人,都可以挤进后天境界,若是处于后天境界巅峰苦苦无法突破,只要吞服其蛋液,百分百进入先天。

    因为这颗荒龙蛋太过珍贵的缘故,消息被林家死死封死,就算是林家,也只有几个长老和待自己如亲子的二叔知道。

    然而,就在一月前,父亲突然深中剧毒,敌对的白家杀入了林家,无数供奉战死。

    直到最后父亲才知道,原来是二叔林狼串通了白家,条件就是那颗荒龙蛋,有了那颗荒龙蛋林狼就可以踏入先天境界。

    林狼得到荒龙蛋会带着他那一派系的人撤出洛阳郡,将林家的地盘给白家,从此洛阳城就白家一家独大。

    可林狼并不知道,就在他联系白家时,父亲为了避免荒龙蛋引起窥视,在询问自己得到孵化意见后,就通过秘术让自己与荒龙蛋签订了契约,提前孵化了荒龙蛋,虽然提前孵化的小荒龙只有后天初期修为,并且会进入自己身体沉睡,可起码安全不少。

    哐哐哐!

    突然剧烈的敲击声,让林凡从回忆中回过了神。

    “你们这帮该死的,赶紧下车,到地方了!”

    官差们大喊着,林凡麻木跟着所有死囚犯走下了囚车,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客栈眼前。

    客栈里面出现了几个官差,正在与前面带头的官差交接。

    这时交接的官差向着自己这边看来,眼中带着不怀好意,其中一个官差走了过来,对着林凡凶狠道:“小崽子,要不是九姑娘在洛阳郡有点势力,我就直接宰了你,记住了,一个星期后写一封信给九姑娘,就说你已经到了青雪郡,一切安全,懂了吗?”

    看着这官差眼中的杀机,林凡双拳紧紧握住,指甲插入了手掌,流下殷殷鲜血,不过还是应道:“懂了!”

    他知道如果不答应,恐怕就会遭到各种折磨,现在就会让他写那封信,然后宰了自己,一个星期后寄出信件,磨灭他们贪掉九姨那笔银子的痕迹。

    之所以没有现在直接杀掉自己,或许是自己还算配合,也不想太麻烦。

    毕竟,把自己往死囚矿产一送,跟死了也没区别!

    “嗯,表现不错!”

    看着林凡如此配合,官差满意的咧嘴笑了,露出洁白牙齿,随即一巴掌扇在林凡的脸上,打的林凡直接栽了一个跟头,站起时,嘴角已经有鲜血流了下来。

    “既然如此,我就让你多活一个星期好了!”

    冰冷的话语在林凡耳边响起,官差转身而去,可他看不见的却是林凡眼底深处更加冰冷的目光,还有那浓烈的杀意。

    一个月前,那场厮杀,林凡因为出去玩,实际上是寻找破开黑色丹核的方法,而躲过一劫,恰好被九姨所救。

    九姨在洛阳郡,大家都称呼九姑娘,乃是百花阁的阁主,后天巅峰修为,对父亲一往情深,待自己如同亲生儿子,只是碍于自己是个寡妇,哪怕父亲不计较这些,她也不愿侮辱了父亲的名声。

    那一救,九姨就知道,很快白家和林狼就会找到她,也会找到自己。

    全城戒备中,根本送自己出不了城,也藏不住自己。

    九姨灵机一动,想到白家势力唯一不敢查的,只有死囚车,因为这些死囚可是官方送往洛阳郡北一百三十里挖寒晶矿的,谁也耽误不得,谁敢耽误那就是掉脑袋的罪名。

    于是,九姨买通了送死囚出门的官差,硬是将自己按在了死囚的车中,只待出了洛阳郡几十里后,让自己独自离开就可以,并且为了保证自己安全,要每个星期与九姨通信。

    结果,那些官差收了九姨的一万两银子,却是拿了银子不办事,不,应该说拿了银子,事情办一半。

    确实将自己送出了城,但没有放自己离开,反倒连自己身上的几十两银子都搜刮了去,真如死囚般送到了寒晶矿脉这,等一个星期后,信件到了九姨手里,自己死活那些官差都可以推得一干二净!

    估计九姨也不会想到,为了避免钱财露白招人眼红,根本不敢多给自己银两,只是给了少少的几十两,却还是被那些官差惦记上了。

    当然,如果自己不是转世,估计早就与那些官差嘶吼或者逃跑,然后被杀了!

    现在自己杀意再浓,也要忍。

    如今小荒龙认主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想来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苏醒,那时候杀这些处于武道修为的官差还不是玩一样?

    更何况,父亲的仇也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