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掌欢 > 第73章 不懂事
    尖叫是女声,透着惊恐,而这也让卫羌与卫丰登时神色紧张起来。

    刚刚二人的对话虽没有太出格的地方,传到旁人耳中终归不好听,尤其以卫羌的敏感身份,更容易招致非议。

    卫羌刚要喝问,一道透着冷清不耐的女子声音便响起:“不过是让你带本姑娘去找开阳王,你一个婢女竟还推三阻四。莫不是仗着平南王府的人,便不把本姑娘放在眼里?”

    卫羌与卫丰不由对视一眼。

    哪家姑娘如此狂妄,竟威逼王府侍女带着去见男子。

    还是去见开阳王!

    卫羌大步流星走过去,卫丰紧随其后跟上。

    “谁?”绕过花木,一道淡绿色的倩影便映入眼帘,卫羌冷声问道。

    这样的女子,他倒要见识一下了。

    少女转过身来,手中一条花绿小蛇正吐着信子来回扭动。

    稳重矜贵的太子殿下眼神一下子直了。

    一条小蛇他当然不在意,可一个少女面色如常拎着一条蛇玩,这冲击实在有点大。

    同样双眼发直的还有卫丰。

    没办法,这样的姑娘他也没见过。

    不对,他的意思是拎着蛇玩的姑娘没见过,但眼前这个姑娘他认识!

    这不是骆大都督的爱女吗?

    思绪迟钝的小王爷终于反应过来。

    短暂的凝滞后,还是骆笙微微屈膝打了招呼:“太子殿下,小王爷。”

    她说完,以不解的眼神看着二人,意思十分明显: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卫羌嘴角微微抽动,冷淡道:“呃,原来是骆姑娘。”

    他与骆大都督的这位爱女见面不多,印象却十分深刻。

    无他,调戏男人养面首,这样的女子真的没几个。

    卫羌视线默默从少女素白指尖那条花绿小蛇上扫过,又加了一条:还玩蛇!

    要说不怕蛇的女孩,他知道的其实还有一人……

    卫羌唇角紧绷,眸低冷意浮现。

    眼前女子岂配与她比较。

    一旁卫丰忍不住问道:“骆姑娘这是干什么?”

    他说着,眼神时不时瞄花绿小蛇一眼。

    说真的,他不怕蛇,可见到一个少女若无其事摆弄蛇玩,心里莫名发紧。

    是寿宴上的饭菜不好吃,还是王府景致不够美,骆姑娘这到底要闹哪一出啊?

    听卫丰发问,骆笙扬唇一笑,缠着小蛇的指尖指了指侍女:“正要跟小王爷说,贵府侍女十分不懂事,客人一个小小的要求竟推三阻四。我只好让这条小蛇与她玩一玩啦。”

    卫羌与卫丰原本注意力都被骆笙吸引去,现在才有工夫打量那个倒霉的侍女。

    穿着王府婢女统一服饰的侍女瘫倒在地,直到现在还维持着惊恐的神色,一张秀气的面庞惨白一片。

    触到卫羌二人的目光,侍女猛然清醒过来,立刻伏地请罪:“惊扰了太子殿下与小王爷,奴婢该死!”

    她以额贴地,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显然还没从惊吓中缓过神来。

    卫羌自然不会与一个婢女多言,收回目光看向骆笙,温声道:“今日是王妃寿宴,骆姑娘还是早些过去吧。”

    无论心中对此女如何不屑,他没必要与骆大都督结怨。

    骆笙与卫羌对视,心中冷笑。

    曾经的卫羌也是温柔的,只可惜她眼瞎,以为他只对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温柔,却没想到对明明厌恶的女子也能温声细语。

    真想把小蛇丢到这张虚伪至极的脸上。

    骆笙指尖动了动。

    卫羌莫名头皮一麻,后退半步。

    骆笙微微一笑:“已经从王妃那里出来了,太子殿下与小王爷是要过去吗?”

    “嗯。”卫羌因刚刚的失态有些懊恼,淡淡应了一声。

    卫丰忍不住提醒道:“骆姑娘,你还是把蛇放开吧,以免惊吓到别人。”

    骆笙扬眉,露出恍然神色:“原来小王爷怕蛇。”

    卫丰嘴角不由抽搐,心生恼怒。

    谁说他怕蛇了!

    这个骆姑娘果然不懂礼数,想到什么便说什么。

    卫羌知道这个弟弟性子有些冲动,适时开口道:“卫丰,我们过去吧。”

    卫丰压下恼火点了点头,绷着脸对骆笙道:“既然骆姑娘从王妃那里出来了,就早些去我妹妹那边吧,她们或许都等急了。”

    “好。”骆笙应得干脆,仿佛半点没有看出对方的不快。

    走得远了,卫丰冷着脸低骂一句:“真是没规矩!”

    卫羌笑笑:“和一个小姑娘计较什么。”

    “殿下你没听见么,她威逼侍女带她去见小王叔。”

    “那又如何?她不是没见到么。”卫羌神色恢复了淡漠,“即便见到,又能拿小王叔怎样?”

    卫丰点头:“也是。小王叔那样的身手,一个女子当然不能奈何,除非他自己愿意——”

    后面的话戛然而止,卫丰一脸古怪。

    卫羌看他一眼。

    卫丰缓缓吸了口气,以十分不可思议的语气道:“殿下,还记得骆姑娘在大街上扯掉小王叔腰带的事么?”

    “嗯。”

    “你说骆姑娘是怎么做到的?”

    卫羌没吭声。

    沉默了一会儿,卫丰结结巴巴来了一句:“该,该不会小王叔其实乐意吧?”

    卫羌眸光一闪,嘴上道:“不要胡乱猜猜,或许是一时大意。”

    “一时大意?”卫丰摇了摇头。

    若换了他或许会一时大意,可小王叔是刀尖舔血过的,怎么可能出现这种失误?

    说是心甘情愿,反而更靠谱些。

    不过小王叔看上骆姑娘这种可能更让人难以置信啊。

    卫丰深深困惑了。

    而卫羌想到这种几乎不可能的可能,心思微微一动,而后大步往前走去。

    骆笙还立在原地,见那二人已经走得不见了踪影,把小蛇往花丛中一抛,淡淡道:“还跪着干什么,起来吧。”

    获得自由的小蛇飞快跑了。

    侍女白着脸爬起来,腿脚软得站不住。

    刚开始是被突然爬到裙摆上的蛇吓得,后来则是面对太子与小王爷的恐惧。

    惊叫出声后的那一刻她都绝望了。

    偷听太子与小王爷说话被发现,等着她的只有死路一条。

    没想到骆姑娘若无其事捉住那条小蛇,轻松脱身。

    “一条蛇也能吓得乱叫,真是不懂事。”骆笙板着脸下巴微扬,“带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