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幻灵之寻墓传奇 > 第111章 往日恩义
    月牙泉跟鸣沙山作为敦煌最出名的风景区之一,在管理员的宿舍内,也安装有一部电话。既方便随时听从上级指示,也能在有紧急情况发生的时候跟外部联络。

    很快地马秉孝就打完电话走出来,告诉白杨警察马上就到。

    白杨眼瞅他神情沮丧,想必这一次差点儿死在李乾刀下,对他的打击非常之大。

    白杨体会他此刻心情,遂诚恳说道:“姓李的就是靠着蛮力,其实刀法根本比不上你的剑法精妙!只是你跟人拼斗的经验太少,姓李的却是身经百战,你若非心中有点慌了,绝对不会败在他刀下!”

    这番话白杨固然是想安抚鼓励马秉孝,但也并非全是假话。

    在他看来李乾的刀法是真的不怎么样,反而马秉孝在他这几日指点之下,剑法之精妙的确已不在李乾刀法之下。

    只不过李乾身经百战,兼且臂力过人,一柄刀挥舞起来呼呼作响令人惊怕。

    马秉孝正是被李乾猛恶的刀势给吓到了,这才心慌胆怯乱了阵脚。

    否则就算胜不了李乾,马秉孝也绝不会在短短十数招之内,便被李乾砸飞长剑,甚至于差点儿丢掉性命。

    而今听白杨细致分析,马秉孝自己回想方才情势,好像真如白杨说的一个样,沮丧之情渐渐消散,第一次与人决死拼杀的那种兴奋感,却渐渐涌了上来。

    敦煌城区距离月牙泉也不过几公里而已,所以没过多久,警车就停靠在了景区外边。

    警员们进入景区,带走了李乾等几个倒斗人,马秉孝腿上有伤,也跟着坐车进城。

    到了第二天,来上班的几个管理员听说昨晚有贼进入,一个个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又听说白杨跟马秉孝两人,居然逮住了四个带有兵器的恶贼,更是一个个赞叹不已。本来心里还对白杨有些不服气的,这一下也觉得白杨这个副领导,还真是有几分真本领。

    趁着白天无事,白杨买了些水果去看望马秉孝。

    却不料马秉孝没见着,倒是马道显走了出来,说道:“我大哥知道了昨晚发生的事情,已经将大兵关起来了!白同志应该知道我们马家跟倒斗人素有来往,不能掺和进倒斗人之间的纷争当中,日后白同志还是尽量少跟我们家大兵来往了吧!”

    白杨听他这话的意思,大概已经猜到他白杨的身份不仅仅是月牙泉管理员那么简单。

    心想着如果马家也对他产生防备、甚至是不满之意,那他在敦煌这个地方的处境,可就更加困难了。

    前后斟酌一番,白杨终于还是从颈脖里取出发丘地印,向着马道显亮了一亮,问道:“不知马二老板认不认识这个东西!”

    马道显一眼瞟过,顿时面色大变,赶忙请白杨坐下,又叫人献上香茶,他自个儿进到屋里。

    不一会儿马道成也走了出来,看来比马道显要温和圆滑很多,进门就笑眯眯地说道:“我这几日事

    (本章未完,请翻页)

    忙,一直没能跟白兄弟见上一面,真是怠慢了!”

    一边说,挥挥手让其他人都退了下去,只留下他跟马道显兄弟二人陪着白杨,这才小心翼翼问白杨:“刚我二弟说他看到白兄弟手上有一枚发丘地印,不知能否请白兄弟拿给我看看?”

    白杨也不出声,直接将发丘地印递了过去。

    马道成双手接过细细一看,问道:“白兄弟……莫非是丁思诚丁恩人安排来的?”

    白杨之前曾听丁思诚提到马道成欠他一个大人情,而今马道成居然直接唤出“恩人”二字,只怕这个人情,还真是一件性命攸关的大事。

    所以白杨点头应“是”。

    果然马道成跟马道显面色大变一同起身,兄弟俩面对着白杨这个小年轻,身体却弯成了将近九十度。

    马道成双手捧着那枚发丘地印,连道:“白兄弟怎么没有早点出示这枚印符?倘若我马家早知道白兄弟是恩人派来,绝不敢让白兄弟受半点委屈!这下可好,恩人定要怪我兄弟俩忘恩负义了!”

    “马老板快别这样说!”白杨赶忙双手扶着马道成站直身体,“我知道马家的难处,毕竟马家以前也曾倒过斗,如今又是做的古玩生意,跟很多倒斗人都有联系。所以我不愿让马家掺和进月牙泉的事情。偏偏马公子昨晚上去我那儿切磋武功,又赶上李乾找我寻仇,结果就出了这档子事情。我出示这块牌子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希望马家置身事外,既不要跟其他倒斗人通风报信,也不用因为这块牌子,而帮我做什么事情!”

    他这话一说,只把个马道成吓得连连作揖,说道:“白兄弟这么说,那就是心里有怪我马家了!想当年若非丁恩人仗义相救,我兄弟二人根本就活不到现在,更别说挣下这一份家业来了!所以我兄弟二人曾经立誓,丁恩人但有所命,我马家水里火里绝不敢辞!今日白兄弟既然持有恩人信物,那就跟恩人亲至没有区别,所以白兄弟有什么需要什么差遣,尽管跟马道成明说,千万不要说怕我马家为难的话了!”

    白杨万没料到马道成会说出这番话来,竟不知丁思诚究竟是给了他兄弟什么天大的恩情。

    但见马道成马道显满脸忧急诚惶诚恐,很明显他兄弟二人对这份恩义,的的确确铭记于心不敢稍忘。

    之前他曾经想过,怕他出示身份会令马家人暗中跟倒斗人通风报信,如今看来,竟是他小人之心了。

    但他这会儿真没有什么需要马家做的,只能说道:“我跟两位马老板虽然不熟,但看孝哥性情为人,也能知道两位马老板都是讲义气重感情之人,但我暂时真的想不起来有什么需要两位老板帮我做的,要不这样,两位老板给我留个电话号码,若我当真遇到紧急事故,再打电话向两位老板求助可好?”

    马道成跟马道显交换了一下眼色,这才点头说道:“那就这样说定了!我把家里跟公司里的电话号码都留给白兄弟,白兄弟倘若有事,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定要通知我们!要不然在敦煌这个地界,若让白兄弟出了什么差错,我兄弟俩可真是百死莫赎了!”

    他口里说话,一边恭恭敬敬将发丘地印还给白杨。

    马道显则去找来纸笔,将两个电话号码记下递给白杨,白杨也将月牙泉的电话号码留给了马家兄弟。

    之后马道成稍一考虑,又问白杨:“不知道丁恩人近段时间会不会来敦煌?”

    “丁叔叔现在可是个大忙人,只怕是很难会有时间过来,不过近两日他女儿丁玲玲会过来与我汇合!”白杨实话回答。

    在说到“与我汇合”四字的时候,白杨心里不由得甜滋滋的。

    马道成稍微考虑一下,小心翼翼说道:“能不能这样,等恩人的女儿到了之后,白兄弟通知我们一声,到时候我们给恩人女儿接风洗尘?之前白兄弟过来,我们还欠白兄弟一顿接风酒,这一回恩人女儿来到,这顿酒绝不能免!”

    白杨总觉得,他兄弟俩是有什么话想跟丁思诚说,因为丁思诚不来,所以才想见丁玲玲。

    当即点头说道:“等丁玲玲到了以后,我会跟她提起这事儿,到时候喝不喝这顿酒,得由她决定!”

    马道成马道显赶忙点头答应,本想留白杨吃饭,白杨只说事忙,马家兄弟遂唤出马秉孝,让他骑摩托车送白杨回月牙泉。

    到了月牙泉景区门口,白杨从摩托车上下来,马秉孝说道:“真没想到你竟是我们丁家的恩人安排来的,如今我爸我叔已经不反对我与你做兄弟,今晚我还是过来陪你吧!”

    “千万别!”白杨赶忙开口,“你腿上有伤,好好在家将养几天,也免得你爸跟你叔担心!你放心,倘若真有事情,我会第一时间打电话到你家里求援!况且这一两天丁叔叔的女儿就会过来,她武功不在我之下,有她跟我联手,再厉害的敌手也不能将我们怎么样!”

    “如果是这样那就最好!”马秉孝点一点头,忽而眨眼一笑,“这位丁同志既是我们马家恩人的女儿,想必也是你的女朋友吧!”

    白杨脸上一热,不敢说是,也不肯说不是,只是嘿嘿嘿地笑起来。

    当晚马秉孝就没再过来,一晚上也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估计李乾被抓的消息已经在倒斗界传开,短期内恐怕也不会有人再敢来轻捋虎须。

    白杨自己算算时间,从来月牙泉的第一天算起,已经差不多有一个星期了,不知道丁玲玲是不是该来了。

    因为他晚上不敢睡沉,到了白天难免要找时间打打瞌睡。

    幸好他这个副领导不需要负责具体事务,白天老实说有大把时间睡觉。

    谁知道这天刚躺在床上迷糊着,忽然有一个解说员推门进来,说道:“白同志,前边来了几个外宾,指名说要见你!”

    白杨一下子跳起身来,第一个念头就是:丁玲玲来了。

    (请看第112章《爱国华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