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抗日1936 > 第216章 自行车风波
    正在大家围着自行车手忙脚乱之时,就听见院子外传来了笑声,

    在阳光下,陆航笑得极灿烂,极幸福,身边站立着一个,身穿的如同村姑一般,笑的极难看,极委屈的傻村姑。

    “哐当”

    一声自行车倒地,“哗啦”一个娇小身躯撒开一对小细腿,阳光下狂奔,跑成风,绕过人群,拂过矮栏,一只马尾辫倔强地飘扬。

    一双小鞋倒腾得唰唰响,溜着墙根猫腰冲向正走进院子的陆航,一条马尾辫扑啦啦地晃,两只小手好像一对小翅膀。

    “噗呲”

    往陆航的怀里跳,紧紧抱着脖子一对小细腿嗖嗖地夹住了陆航的腰间,跑得好写意,跳好嚣张,叫好无赖。

    “傻了吧唧的亲哥……咯咯咯……”

    陆航在阳光下,他看到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朝着他露出了甜到心底的笑。

    “哥!林医生……”梦洁抹着眼泪,拉着林雪的手叫道。

    王强推了推眼镜一脸兴奋的说道:“老大,你终于回来了!”

    跟着出来是笑开了花的马寡妇:“看你们穿的,梦洁,别傻站着哭了,带林医生进去换件衣服,我去给你两下碗面。”

    跟着后面的是瞪眼咧嘴的铁塔:“班长,你咋才回来呢?”

    最后走出表情平静的呆子:“俺去井里给你们打水。”

    陆航把丫头放下,然后王强和铁塔把陆航背上的五支枪和挎包,一并接下来,送进屋去摆放好。

    等林雪被梦洁带屋子内,马寡妇已经倒好了一杯水,摆在两人身前的桌上,接着又反身去拿脸盆,热水冷水掺温了,端在洗脸架上,挂好毛巾,摆上肥皂。

    没多久,马寡妇动作麻利熟练,行云流水毫无磕绊还端上一碗面条,看的铁塔和呆子跟着马寡妇的身体而移动的目光。

    铁塔最后还是把目光盯着桌上香喷喷的面条,在也移不动贪吃目光。

    陆航端起水来一口气喝了半缸子,然后挽袖子端起面条稀里哗啦的吃了起来,看来是实在太饿了。

    “哥,团长和政委知道你们回来了吗?”梦洁问着正吃得香喷喷面条的陆航。

    只听林雪笑嘻嘻的说道:“我们是从团部过来的,我们已经见过了团长和政委,我和政委说了我要住在你们这里,你们两个丫头欢迎吗?”

    丫蛋兴奋的满脸红彤彤的:“林阿姨,晚上我还是陪着你睡。”陆航在医院醒来后丫蛋就一直跟在林雪一起睡,两人感情深厚。

    “林医生,欢迎啊。”梦洁开心的说道。

    “林医生晚上住这里,丫头跟你睡,我就搬去梦洁房里,你就和丫头住一间吧,我去给你们整理房间去。”马寡妇檫了手,就去忙着整理房间了。

    一连驻地,马大个正被外面乱糟糟的声音吵醒,只见身边的小跟班狗蛋,跑进坐在床边说道:“连长,你猜我看见谁了?”

    “不长眼的,你能看见谁?要是再让我知道你小子偷看马寡妇,我就用这刺刀剜了你的狗眼,让你啥都看不见,省得哪天你败坏了一连的名。”马大个搓了搓刚被吵醒的眼。

    “马寡妇?不是你叫俺去帮你侦查的吗?”狗蛋委屈的说道。

    “你老盯着她走路的样子干啥?”

    抓了抓后脑勺:“嘿嘿嘿……真不是故意的,我那是路过,不小心看了一眼。”

    “少放屁,看的都舍不得回来了?”

    “以后不敢了。嘿嘿……对了,刚才我在操场边看见周捷班长了,还带着个大婶。”

    “什么?”马大个终于走下床抬起了眼:“逃兵回来了?还带回一个大婶?”

    “是个女的,我从后面看是个大婶的样子。”

    马大个露出思索的神色,自语说:“为什么带个大婶回来,去看看……”

    陆航和林雪吃完,洗漱完走出院子,点上烟望着被扶正的自行车走了过去。

    “丫头,这就是你赢来的战利品?”

    “嗯,哥你会骑吗?我们这里没一个人会骑这玩意。”

    “没骑过,不过可以试试看。”

    “我会。”只见穿着干净整洁的八路军军服的林雪顿时美丽动人,伸出白玉的手拿过自行车,推出院子外,跨上自行车就骑上,在院子外兜着圈。

    丫蛋大眼睛瞪起来,小眉毛竖起来,马尾辫顿时甩起来,口水流了下来,好家伙,正在院子里外的人都哈喇子流出来二尺半都忘了舔舔。

    “丫头,来我载着你玩。”

    丫蛋高兴的坐上自行车后座上,兴奋的叫着“林阿姨,我们去训练操场绕圈去。”

    林雪载着丫头朝着操场骑去,正好赶上马大个和狗蛋走来,只见俩人呆呆地望林雪和丫蛋,林雪骑着自行车经过他俩身边的时候。

    马大个只顾一直盯着看骑车的女战士,咧着嘴,圆了眼睛,掉了下巴,满脸是见了鬼的样儿,连丫头得意的招呼都忘了打。

    片刻,才听到狗蛋嘀咕声:“这……这女战士骑了个啥鬼玩意?……连长你说话啊……”

    “姥姥的,这那来的女战士长的跟画里的仙女一般。”马大个喃喃道。

    “连长,她好像就是我见到的大婶……”

    “不长眼的,这叫大婶?老子剜了你的狗眼,让你啥都看不见。”

    林薇接近操场边,一路战士驻足侧目,边走边看的人都掉沟里了,正在操场跑步的新兵队伍当场摔趴下一半,全看她了。

    林雪骑着自行车,驮着小丫头围着训练场一圈又一圈不厌其烦地转,高兴得小丫头大呼小叫,战士们满脸惊羡地站在操场上傻看。

    团部指挥所内,团长和政委站在窗口,看着新兵训练场上,林雪载着丫蛋正骑着车兜风,耀花了全团人的眼。

    “老宋啊,这黄班长叛徒的事,我已经给师你汇报了,还多派了人手出去加强警戒了。”

    团长点了点头说道:“这事很重要,这小子这次又给师部和独立团立新功了,走我们去看看她们去。”

    团长现在开始关注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小丫头那辆赢来自行车和骑车的林雪。

    林雪把丫蛋兜回了特战班院子里,刚进院子没多久,就看到团长和政委来了,团长一进院子就盯着自行车看着。

    小丫头看着团长的眼睛,就已经看出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待团长话未出口,小丫头就叫呆子把车子扛进屋内。

    看到团长看自行车的样子,林雪就知道团长目的,再看到丫蛋赶紧叫呆子把车推进屋内,扑哧一声,林雪憋不住笑了。

    心想难怪丫蛋一回来就把自行车送到室内去,真是高瞻远瞩啊,看团长这表情,放在院子里难逃团长的魔爪,只有小丫头能留住这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