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穿越1618之大明镇国公 > 第137章 驸马府女管家
    “或许是娘亲不满一个‘沈秀儿’之名吧……”

    “也或许……她也不满……为何只是个女娃……”

    “于是就有了个‘允婻’之名。”

    刘卫民饮着酒水,冷漠看着眼前身体不住颤抖女子,看着她眼中的挣扎。

    “事情还没有结束,沈家没了媳妇,申家也没了闺女,脆弱的纽带没了,战争开始了,战争胜负且不论,沈家女却成了所有人眼中的异端,没爹疼,没娘爱,兄弟姐妹的欺辱谩骂,就这样慢慢长大……”

    “或许……女娃也在忍受,也在期待,期待着一个脚踩五彩祥云,身披黄金战甲男子,脱离这个让人厌恶的家庭,或许……睡梦中亦含着泪珠……”

    “可惜啊……”

    “梦终究还是梦,残酷血腥的现实再次击碎了美好甜蜜的梦……”

    “她嫁了个好人家,嫁给了江南大盐商江家,一个傻儿……”

    “呵呵……”

    “傻儿就傻儿好了,结果仅半年,江家傻儿泛舟时,竟然落水……死了!”

    “接着……又成了扬州大盐商黄家老爷子的小妾。”

    刘卫民满面桃花看向魏忠贤。

    “魏公公,你说奇怪不奇怪,黄家老爷子虽是古来稀,可这身体倍棒,偌大的年纪也还照样生娃,可自大娶了个小妾,没三月,又两腿一蹬……死了!”

    “别……别说了……”

    “求……求求你……”

    看着两眼满是死气流淌着泪水,感受着手臂的紧张……

    “唉……”

    刘卫民不理会对面苍白灰败女子,而是反手握住湿腻腻的小手,看着朱徽妍神色紧皱,一脸苦笑。

    “每次相公讲故事不是先苦后甜,这还没讲到后面呢……”

    朱徽妍看向沈允婻,见她一脸泪水,很是犹豫。

    “相公,妍儿怕!”

    刘英儿默默拉着懵懂弟弟刘卫坤起身,背后两柄火枪也抽了出来,默默站在朱徽妍身后,小媳妇更加紧张。

    刘卫民很是责怪看了小花木兰一眼,自己却温和一笑。

    “莫怕,相公在呢,若是怕,就攥紧些相公手臂。”

    “嗯……嗯。”

    嘴里说着,眼睛却未曾移开沈允婻半分。刘卫民心下感叹连连,没想到小媳妇是如此敏感,竟然本能的猜测到了一些阴暗之事。

    有些人外表很柔弱,内心却坚硬如顽石,有些人看起来硬的似石头,内心却柔软似棉花,刘卫民心很硬,至少在看到对面女子泪流满面时,依然坚硬若石。

    魏忠贤越是听着刘卫民话语,对眼前女子越是诧异,阴暗的事情他见识多了,对此他并不会感受太多恐惧,而仅仅只是有些诧异,诧异一个女子竟然做下如此之事。

    待小媳妇情绪稍微稳定,再次冷漠揭开沈允婻身上隐藏着的巨大伤口。

    “连连殒命……一个年仅十六岁女……女人便有了克夫之名,安静的生活延续了一年,还别说,有些人就是天生奇才,凭借着两位前夫遗留下来的些许钱财,竟然意外的击败了她的亲生父亲,一举拿下了十万两盐巴生意,通过申、江、黄三家,竟然只一日就拿到十万两的现银,击败了自己生父,击败了沈家,仅此次获胜,这个女人净得利两万两。”

    “后来的事情更有趣了,这个女人竟然又突然冒出来个相公,一个落魄秀才抱着个娃娃,毫无征兆的冒了出来。”

    “这下可就热闹了,可谓是大乱斗,至于最后四家是如何解决的,他人就不得而知了,只不过申家最倒霉,万贯家资一日散尽,江家、黄家取回了女人的房产、田产……还有本该女人获得的两万两,沈家呢……得了个没活过一月的娃娃……和一个自此成了不是妓子盛似妓子的大掌柜,自此……”

    “不听不听!”

    “相公,这个故事不好听!”

    “不好听?”

    “嗯!不好听!”

    “这样啊……要不相公稍微改一下结尾如何?”

    “……”

    “嗯……这个女人图谋不轨,接触我大明帝国憨傻驸马的四弟,欲要阴害憨傻驸马,结果这个傻得冒泡驸马一时没把握住,被心爱小公主说的故事结尾不满意,决定让她成为驸马府女管事,女嬷嬷,想如何就如何的女嬷嬷。”

    刘卫民一脸讨好问道:“怎么样,我心爱的小公主殿下,这样的结局可还满意?”

    朱徽妍傻眼了,她哪里会想到刘卫民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语,不仅仅是她傻眼,屋内所有人都傻眼了,尤其是魏忠贤更是忍不住开口。

    “驸马……驸马爷,您不会是认真的……认真的吧?”

    刘卫民挠了挠头,很是认真想了下,说道:“本驸马可谓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与那女子……也算是半斤八两吧,反正都是令人厌恶之人,或许能碰撞出火花也不一定呢,让她去江南,好好为老子卖命、赚钱,好像也没啥不妥的吧?”

    “这个么……驸马爷,此女可……可危险着呢……您就不怕……不怕……”

    “怕?”

    “怕他给本驸马吃毒药?还是她敢吞了本驸马钱财?”

    刘卫民轻轻摇头,向沈允婻随意招了招手,也很奇怪,沈允婻竟然很听话站了起来,低头来到刘卫民身边蹲下身体。

    刘卫民一手勾起她的下巴,轻笑道:“本驸马给你自由,你可以任性放荡,亦可以如良家女子一般养儿教女,只要你选择的男人心甘情愿,但是你要付出你的忠诚,为本驸马赚钱,赚弗朗机人的钱财,如何?”

    “……”

    “再给你一个选择机会,不答应也可自由的机会,算是答应了公主的‘好结局’的意愿,本驸马开这个口,沈家就算不答应也得答应,给你一块田地,自食其力,找个老实本分的农夫嫁了,给你个自由平静生活。”

    刘卫民松开了她光洁柔滑下巴,端起酒盏小饮一口,吐着酒气摇头叹息。

    “生活很无奈,也很残酷,命运更像是个顽皮的孩子,想要掌控自己的命运很难,唯一可以掌控的是自己的态度,是笑,还是哭,这是你唯一可以掌控的,是笑着负重前行,还是趴在地上卑微哭泣,一切皆随你。”

    转头看到朱徽妍一脸好奇,有些不解,嘴角不由泛起笑意。

    “尊敬的公主殿下,这样的结局您可否满意?”

    刘卫民右手抚胸,朱徽妍却小脸羞红低头。

    “相……相公……”

    “哈哈……”

    刘卫民大笑,拉着朱徽妍起身,向魏忠贤随意一笑。

    “魏公公,天色也晚了,刘某也就不留公公了。”

    又很随意拍打了几下他的肩膀。

    “都是自家人,些许小事不必挂齿,改日请公公正儿八经吃顿酒食!”

    魏忠贤忙拱手,一脸歉意说道:“如此之晚前来已经是咱家的不是了,哪能还让驸马爷破费,来日……来日咱家一定请驸马爷去最好的酒楼赔罪!”

    “哈哈……”

    “魏公公,刘某可是记下了啊!刘某回城时,公公可不许耍赖?”

    “哪能啊,咱家还怕驸马爷不理睬咱家呢!”

    “哈哈……”

    两人把臂大笑出屋,刘卫民将魏忠贤送走,自顾自牵着朱徽妍小手进入早已准备好的土坯房,不一会,房门轻响,他也没在意,以为是小丫头刘英儿,正自顾自铺着床铺,嘴里还不满嘀咕着。

    “老何真他娘地皮痒痒了,明知道老子媳妇过来了,还他娘地准备这么窄小床铺!”

    “老……老爷……”

    刘卫民一愣,回头一看,正见沈允婻端着个木盆站在门口,小媳妇也不知是堵在门口不让进,还是请一个“毒蛇”般女子进屋。

    见她如小丫鬟端着木盆,刘卫民心下一叹,脸上却不冷不淡道:“想明白了?”

    “老爷……”

    沈允婻微微蹲身福礼,见她如此熟练的,刘卫民心下一阵摇头哂笑。

    “还真当本驸马是那些不知羞耻的老混蛋啊?!”

    “……”

    “你是驸马府大管家,不用做这些下人的事情,暂时先在府里留些时日,等本驸马准备些事情后,你带着人回江南,江南以你为主,如何经商你做主,驸马府为你撑腰,无论做了什么事情,驸马府一力承担。”

    “你是个聪明女人,你懂的本驸马意思。”

    “是,老爷。”

    沈允婻再次行了一礼,将木盆轻轻放在地上退了出去,她这刚一出去,朱徽妍忙关上房门小手捂着小胸口,很有些惊慌失措,刘卫民微微一愣。。

    “咋了?”

    “相公……她……她……”

    刘卫民想了下,试探着笑道:“怕她将相公拐跑了?”

    “才不是呢!”

    朱徽妍坐在他身边,说道:“相公说了,妍儿相信相公话语,相公才不会喜欢她呢。”

    “有一点点担心,还有……一点点酸味。”刘卫民一笑。

    朱徽妍小脸一红,有些不乐意抱着他手臂摇晃。

    “相公……”

    “好了好了,俺家妍儿最好了,这么一个美人儿,谁不喜欢才是个大傻子呢!”

    女人最爱听好听话语,哪怕朱徽妍小媳妇暂时还没资格做女人,可也逃不掉这个美妙陷阱,小脸红扑扑的甚是可爱,可一想到沈允婻,还是难掩担忧。

    “相公,她……她太坏了……”

    朱徽妍很低声说着,刘卫民却一脸无所谓,轻轻捏住她的小鼻子摇了摇,笑道:“这个世界不只是黑与白,还有其他色彩的,每个人的经历也各不相同,有些事情也可能是无可奈何的被迫。”

    “你自己说说,若相公是个大傻瓜,是个老头子,天天还打你骂你,天天欺负你,你会不会开心?”

    “相公才不是呢,娘亲说了,相公是个好驸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