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手术直播间 > 2142 脑出血的患者都被吓跑了
    进了抢救室,郑仁看见一个患者躺在平车上,系统面板略红,诊断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没事!

    查体,患者左眼辅料包扎,郑仁刚想要碰纱布,就被旁边嚎哭的患者家属给挡住。

    不过郑仁也没在意,而是开始检查右眼。

    瞳孔对光反应消失,辐辏运动时瞳孔收缩迟缓。用手电测试了几次之后,郑仁把小手电还给周立涛,然后缓步往外走。

    “郑老板,郑老板,神经查体还没检查。”周立涛匆忙追到郑仁身边,小声提醒道。

    “没事,我看他动了。”郑仁道,“不是脑出血。”

    “……”周立涛有些不解,直接愣住了。

    “谁是患者家属,要能做主的!”郑仁道。

    “你谁呀。”刚刚和红风衣对话的那个中年男人说到。

    “我是912的郑教授,你,跟我来。”郑仁指了指那个吊儿郎当的男人,随后奔着后门走去。

    “老子还不信了,你以为你是谁。”吊儿郎当的中年男人嘴里这么说着,但明显还是有些惧怕,叫了几个人跟着他一起出去。

    周立涛怕郑老板吃亏,想一起跟出去,却被郑仁拦住,“你看着肇事司机,在交警来之前别让她做任何决定。”

    这一句话像是捅了马蜂窝,吊儿郎当的中年男人顿时就怒了,身边几个人吵吵嚷嚷的,眼看事态就要失去控制。

    周立涛有些担心,可是看郑老板横了这些人一眼,像是狮子看一群绵羊一样,也没说什么。他按照郑仁的交代,老老实实的去看着穿红风衣的女人。

    林渊有些急,她凑到周立涛的身边,小声问道:“周总,报警吧。”

    “没事,等郑老板回来的。”周立涛此时倒是很沉稳。

    郑老板说什么做什么,别多生事端,这也是急诊科丰富临床经验的总结。

    要是他自己,这时候已经手足无措了。可是有郑老板在,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他虽然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件事情,但郑老板都出头了,那没什么好犹豫的。

    林渊却很焦虑,四周看着,略有些慌张。

    可别打起来……一想到大家,林渊心里就更慌了。心砰砰的直跳,担心的要命。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和穿红风衣说话的女人也不说了,她站起来,背靠着墙壁,静静的等待着那面谈话的结果。

    只有抢救室里嚎哭的两个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在嚎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林渊觉得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厉害。鼓膜似乎也在跟着心脏跳动,像是敲鼓一样。

    郑老板可属于国宝,他那双手是做诺奖术式的手,一旦和人动起手来,磕了碰了,那怎么办!

    心砰砰砰的跳着,林渊几次想去,但最后都忍住了。

    郑老板也是,有什么话不能当着面说,非要去外面没人的地方嘀嘀咕咕的。

    “别担心,没事。”周立涛小声安慰林渊。

    “他们去了好几个人。”林渊看着侧门,郑老板还没走回来。

    “多少人也不怕,前一阵子郑老板去南洋执行任务,好像遇到了点麻烦。”周立涛也担心,他努力的寻找各种八卦,在安慰林渊的同时安慰自己。

    “啊?”林渊不知道这事儿,惊讶的看着周立涛。

    “我听我南方的同学说,郑老板把一个千年炼蛊家族的红花双棍打的跟狗一样。”周立涛道:“可惨了,最后那面为了赔罪,还自己卸了一条胳膊,郑老板看都不看。”

    呃……憨厚老实的郑老板这么血腥暴力么?没看出来啊。

    林渊又开始担心起来,但不是为了郑老板担心,而是为那几个看着吊儿郎当的男人担心。

    别真把他们打坏了,这面不好解释。

    刚做完肝移植手术,患者要是有什么问题,还等着郑老板去处理呢。

    林渊的一颗心,百转千回。

    几分钟后,为首的那个吊儿郎当的中年男人走进来。

    奇怪的是他满脸堆笑,谈笑间隐约能看出来一丝谄媚与巴结。

    “……”周立涛和林渊都看傻了眼。

    这特么是怎么回事?不打架也就算了,怒气值满满的几个小混混跟着郑老板出去,回来就变了一个人似的。

    难不成郑老板胸口碎大石,把他们都给吓到了不成?

    随后郑老板走进来,和之前一样,表情平淡如水,身体沉稳如山,迈着一样的步伐,看见就让人心中踏实。

    “郑老板,今天的事情多谢了,我们这就走。”中年男人抱拳拱手,客客气气的说到,“您大人有大量,咱们就此别过。要是山水相逢,有缘江湖再见,兄弟我请客,到时候您可别推辞。”

    “哦,好。”郑仁淡淡的随口应付。

    “走了。”中年男人随后大步走到抢救室门口,招呼了一声。

    虽然不明所以然,但包括在观察风向的、和红风衣说话的那个女人在内都迅速悄然离开,仿佛他们和这件事情没有一丝关系似的。

    只有在抢救室里嚎哭的两个女人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还在哭着。

    “你麻痹的别特么号丧了!”中年男人骂了一句。

    嚎哭声顿时停住,里面的人讪讪的看着门口,一时没反应过来。

    吊儿郎当的中年男人走进去,一巴掌扇在平车上躺着的人脸上。

    “还特么躺尸,走了!”

    那人摘掉眼睛上的纱布,麻溜利索的跳下平车,步伐矫健,也不问为什么,直接离开。

    前一秒还乱糟糟的急诊科,后一秒就平静下来,一幕幕的变化让周立涛和林渊以及急诊科所有医护人员都看傻了眼。

    我去,郑老板是怎么威胁他们的?要不要这么粗暴?连脑出血的患者都跑了?

    在众人脑海里出现的画面是郑老板掐着中年男人的脖子,威胁要杀他全家……这个年纪的人,大多看过古惑仔。

    郑老板真是文武双全。

    虽然知道发生这种事情的可能性不大,但大家还是愿意往这方面想。可是再怎么想,连脑出血的患者都跑了也太奇怪了。

    几秒钟后,突破了思维定式后,大家陆陆续续的猜到事情真相。

    “郑老板,谢了!”那个中年男人最后离开,走的时候深深鞠躬。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