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手术直播间 > 2077 致死量(盟主嘬花酒加更2)
    对于不请自来的郑老板,林格还是充满了希望的。

    郑老板的确是牛逼,可是这种毫无头绪的会诊,他也能有什么好办法么?希望能有。

    林格用期待的目光看着郑老板。

    “我同意古教授的看法,是系统性红斑狼疮,诊断比较明确。”郑仁沉声说道。

    “郑老板……”妇科主任怔了一下。

    妇科、产科,两个科室的医生在小一点的医院都是一套人马。在912虽然是不同科室,但妇科对产科的了解是很深的。

    郑老板刚刚完成的宫内介入手术,对于妇产科医生来讲,不亚于天方夜谭。

    可那不是以讹传讹,郑老板自信满满,甚至敢于直接做直播手术。

    人家这是大能,即便是912的妇科主任对郑老板也有着发自内心最深处的崇拜,乃至于敬畏。

    一样的话,古教授说出来是一种态度。可是从郑老板的嘴里说出来,就变成了另外一种态度。

    妇科主任迟疑了一下,没有居高临下的呵斥郑老板,而是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

    “我看病程记录记载,在应用免疫治疗后,患者出现心慌气短的症状。

    考虑急性左心功能不全,予利尿、强心治疗后,患者喘憋好转,但心悸逐渐加重,复查UCG示LVEF为 36%,肺动脉压35 mmHg。”

    郑仁也不看病历,微笑着说到:“到目前为止,诊断仍然考虑系统性红斑狼疮。没有证据表明有心脏瓣膜、心脏传导系统和冠状动脉受累,因此心衰可能为系统性红斑狼疮累及心肌所致。”

    “可按照系统性红斑狼疮治疗患者病情加重了。”妇科主任问到。

    林格也很疑惑,办公室里医生们都很疑惑。

    “在应用激素和免疫抑制剂的情况下出现心功能损害加重,我有几点考虑。

    第一,原治疗方案强度不够,我同意古教授的观点,可给予冲击治疗以挽救重要脏器的功能。

    第二,应用激素后水钠潴留加重心功能不全,也可能出现类似的症状。

    第三,……”

    一屋子人都沉默下去。

    风湿免疫的疾病的确很难诊断与治疗,即便是多少年的老临床医生,甚至都有可能接触不到风湿免疫这一块。

    相关疾病复杂,治疗多样,这也是苏云说遇到看不懂的病,直接去风湿免疫的原因所在。

    至于水平高的风湿免疫科的医生,大多数会很鄙夷的站在医疗技术山峰之上,鸟瞰其他学科,鄙夷的说一句,“他们也会看病?”

    郑老板一个介入科的医生,坐在这里侃侃而谈,坚定而自信,真的是很让人恍惚。

    “肺部好像也有问题。”不知道是谁小声的问了一句。

    “患者双肺纹理明显增厚,这是影像学的表现。”郑仁听到疑问后,早就胸有成竹的说到。

    “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判断肺纹理层厚是应用激素后诱发的肺部感染;还是系统性红斑狼疮在肺部的表现。

    当然,我刚刚去看了一眼患者。

    患者因肠梗阻留置鼻胃管,仍有呕吐及呛咳,加之卧床,应用激素及有误吸情况,因此吸入性肺部感染不能除外。”

    这就是囫囵话了,和之前呼吸内科的教授讲述的大同小异,有避重就轻的嫌疑。

    但郑仁话锋一转,道:“但发热、肺部症状与心功能不全加重同时出现,且胸部高分辨CT未提示肺内有明确感染灶,抗感染无效,更有可能是系统性红斑狼疮活动所致。”

    “病历里写,患者可疑有雷诺现象,我想这就是古教授的判断依据之一。”

    “要是担心的话……”郑仁开始追寻临床诊断的合理性问题。

    一般情况下,风湿免疫的病诊断都比较飘忽,患者的情况最好是做膀胱镜来取组织活检。但泌尿科也说了,膀胱壁的情况不适合活检。

    那最好的办法就是肾组织穿刺活检。

    “我建议还是要说服患者家属,做肾脏的穿刺活检。”郑仁很坚定的说到:“活检后就能确定问题所在。”

    林格觉得一口大黑锅铺天盖地的向自己扣过来。

    之所以要诊断性治疗,就是因为患者家属认为恶心、呕吐、腹泻和肾脏没什么关系,所以坚持说是妇科手术的问题。

    要活检么?

    如果是其他人说必须要做穿刺活检,林格肯定不会全盘相信。这种操作,是可能导致矛盾激化的一个导火索。一旦没有阳性发现,患者家属的情绪怎么变化就不好说了。

    但要是郑老板说,林格脑海里开始盘算该怎么和患者家属交代。

    “如果患者家属同意肾活检的话,结果是阳性,可以用比较激进的办法治疗。”郑仁想了想,道:“甲泼尼龙1 g,每天一次冲击治疗+静脉用免疫球蛋白20 g,每天一次治疗。随后给予环磷酰胺 1.0 g冲击,琥珀酸氢化可的松300 mg每天。”

    这个剂量……

    要是判断失误的话足以至死。

    林格愁眉苦脸的看着郑老板,药量至于这么大么。

    环磷酰胺0.2g用了一天,患者心肌就受到严重的损伤。可是郑老板竟然给出1g的用量,这……这……

    不太好解释吧。

    林格心念电闪,一想到致死量用药,这个还是要慎重一点。

    他抬头看了一眼郑老板,温和、稳重的笑,给了林格几乎与无限的信心。

    办公室里一片沉寂,古教授用诧异的目光看着郑仁,这个用量,是他想象中最极限的用量。

    虽然刚刚说了要大剂量冲击治疗,古教授知道自己也基本不可能用这么极限的量去给患者用药。

    用这个量进行冲击治疗,一般都是在穿刺活检确定系统性红斑狼疮之后。在这之前,郑老板就肯定的说给药剂量……

    这位小郑老板的胆子,这也太大了吧。他到底是介入科的医生,还是风湿免疫的专家。

    沉吟了一会,林格把笔记本合上,勉强笑了笑,“这样吧,下面叫患者家属去医务处,我来和他们商量一下做肾穿刺活检的事情。”

    林格这是被逼无奈了。

    估计在医务处那面,会有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