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手术直播间 > 796 我不是装病
    “常悦回去么?”郑仁问到。

    “苏云,晚上喝?下午还要上班。”常悦少见的对苏云说话带着商量的口吻。

    苏云侧头,想了想,叹了口气。见大家都没吃饭的胃口了,便站起来去买单。

    虽然事不关己,但遇到这种事情,肯定很没精神。

    四人沉默往回走,郑仁在反思自己最近工作中的冒进。虽然根本的目的都是治病救人,但是在帝都现在的医疗环境中,和前线抗震救灾相比,有着本质的不同。

    走进大门,那面闹事儿的人非但还没散,反而如火如荼的折腾着。

    郑仁看着人山人海的围观群众,叹了口气。现在儿科已经没有人了,多少家医院都关闭了儿科急诊。难道要所有医院都关闭,这才可以么?

    正在这时候,一个女人匆匆忙忙在郑仁身边擦过,一不小心撞到郑仁。

    郑仁身强力壮,倒没什么。女人趔趄了一下,差点没摔倒。

    “你没事儿吧。”郑仁连忙问道。

    “没事没事,不好意思啊。”女人着急的道了个歉,又向前跑去。

    她四十多岁的样子,鬓角有了白丝,眼角鱼尾纹很重,穿的很普通,虽然没有补丁,但一看就是旧衣服,虽然洗的很干净。

    “怎么这么急?急着看热闹么?”苏云小声唠叨。

    在912急诊门口,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带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站在那里,像是在等人。女人牵着小男孩的手,往急诊儿科那面看着。

    撞了郑仁的那个女人来到两人面前,不断鞠躬道歉。

    “嗯?”郑仁有些诧异,见女人拉住小男孩的手,打了两下屁股,拽着他就要离开医院。

    郑仁觉得事情不对,便走了过去。

    “不好好学习,天天就知道装病!”撞了郑仁的女人愤怒的说到:“这次又把老师给折腾来,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不行就休学,你不想上,那就不念!”

    “王栋妈妈,别这样,孩子还是要教育的。”开始带着孩子的女人,看样子是老师,或许是班主任,这是带孩子来看病了。

    “麻烦您了,朱老师。”王栋的母亲连连道歉。

    “那我先走了,下午还有课。”朱老师一路小跑的走了。

    王栋母亲狠狠的拧了王栋耳朵一下,小男孩儿一咧嘴,差点没哭了。

    “哭!你还有脸哭!”王栋母亲假装恶狠狠的呵斥他,但眼睛里的泪光闪烁。

    她拖着王栋的手用力,连拉带拽,就要把他拽走

    郑仁看看这里,大概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马上走过去。

    “老板,你干嘛去?”苏云诧异的问到。

    “我去看看。”

    “人家教训孩子,你也管闲事啊。”苏云不解。

    “那孩子有问题,不是装病。”

    “……”苏云愕然。

    “你看他耳朵上有红色的血管角质瘤。”郑仁一边走,一边说到。

    “你眼神什么时候这么好来着?再说,血管角质瘤不是很正常的么?嗯?难道是血管角质瘤综合征?”苏云问到。

    “不是。”说着,郑仁已经走到女人面前,客客气气的说到:“劳驾,您要带孩子回去?”

    “啊?”王栋的母亲楞了一下,见是郑仁,有些害怕,小声问到:“是我撞坏你了么?要我带你看病么,我没钱……”

    郑仁哭笑不得。

    “不是,我没事,你家孩子怎么了?”郑仁问到。

    “天天不想上学,总是说自己浑身都疼,吵着要来医院。带他去其他医院看过,拍了片,都说没什么事儿。我也拿片子找人看了,也说没事儿。”王栋的母亲,说着说着,悲从心起,摸了摸眼睛。

    叫做王栋的小男孩抬头看着他妈妈,忽然皱眉,捂着腿,“这里疼啊,真的疼啊。”

    “在912看了?”郑仁问到。

    “朱老师带他来,这里看病人多,朱老师就给我打电话了。装病,等回家,我让你好好装病!”王栋的妈妈一脸愤怒却心疼的表情,让人看着有些辛酸。

    “小弟弟,你叫什么?”郑仁看着小男孩,弯腰询问到。

    “王栋。”

    王栋的母亲一脸警惕,把孩子拉到自己身后,双手扶着王栋,一点点往外挪。

    看样子是把郑仁当成坏人了。

    “我是912的医生……”郑仁哭笑不得的解释道:“我看他耳朵上有点问题,这才想问一下的。”

    “嗯?”王栋的母亲随即看到苏云和谢伊人、常悦过来,看上去不像是什么坏人,这才略微放心。

    “耳朵?耳朵怎么了?”她看了一眼,也没注意到耳朵上的小小的角质瘤。

    角质瘤很小,凸出体表只有几毫米,红呼呼的,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就算是仔细看,也不会当做是有什么毛病。

    郑仁努力挤出一个微笑,不远处就是医闹沸沸扬扬的闹事,他的微笑看着是那么的勉强。

    “王栋,你都什么时候疼?”郑仁尽量温和的询问,避免刺激到王栋和他母亲。

    真要是报警,说自己试图拐卖儿童,那可就成笑话了。

    “叔叔,我胳膊和腿经常疼,尤其是跑完步的时候。刚刚上体育课,疼的受不了了。”王栋怯生生的说到:“我不是装病,真不是装病,我想上体育课……”

    “你是从小就疼么?”郑仁又问到。

    “小时候还好,但越来越疼了。现在我都不敢运动,可羡慕他们能踢足球了。”王栋终于找到了一个不说自己在装病的人,努力的倾诉着委屈。

    “我能看一下孩子么?”郑仁看着王栋母亲,努力的温和的笑了笑,可随即想到,这种事儿还是让苏云来做好一些。自己脸上的淤青还没完全好,估计一笑看起来更像是坏人。

    “你是912的大夫?”王栋母亲警惕的看着郑仁,又看了一眼儿科急诊那面闹事的人群,问到。

    “老板,要说你这个没事儿惹事儿的习惯,这是让人看不上啊。”苏云站在后面,仔细端详王栋,没看出有什么问题,而且王栋的母亲明显不信任郑仁,便怼了他两句。

    “法布雷病很少见,您要是不相信我,我建议您进去找912的医生看一下,然后做个检查就知道了。”郑仁没有生气,依旧解释道:“早点确诊,早点治疗,没大事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