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子请自重 > 第六百五十九章 果然出事了
    流苏的这手操作,是真正凸显了它太清级的天地洞察和理解。乾元级的魂力,举重若轻地做到了太清级才能做的操作,让世上任何一个乾元包括狗子来,都不可能做到。

    它用的都不是法术,它没有法力。

    它用的是精神力量,魂术的一种,以神念影响虚空属性,错乱阴阳,逆转两仪……秦弈很怀疑这一手是它在混乱之地他们的闭关石墩之处领悟的,完全就是那一套的演化,比死板的混乱更灵活,自主的操纵。

    说明流苏重新出世以来,也是不断在学新招的,只不过它学的方式都是自悟,不需要任何人教。

    而最后退散劫云的手段,更是明显的以灵魂之力沟通天地共鸣的结果。

    人力有限,而精神无穷。道修的终极目标,就是精神永存,差不多就是这种意思。而流苏以乾元圆满的灵魂,已经撬动了天道,引发了共振。

    太可怕了。

    曾经到过太清,那就是到过,对世界的认知和别人就是不一样。

    懂的越多,就会越知道有些事情多厉害,内行看门道。以前秦弈知道流苏很强,可直观体会还真不多,棒棒牛逼就完事了,这次可能才是秦弈第一次直观认知自己和流苏的差距有多离谱。

    震撼得他一时之间连出炉的丹药都没去关注了……

    前方的丹炉,炉盖微微上升三尺,炉中华光四溢,竟有隐隐的龙吟凤啸之声传来,三颗丹药自动飞旋而出,呈三角分布,慢慢旋转。

    一个药胚出三丹,隐隐然也有些一气三清的意境在,这是真正大成的丹道才能做到的事情,秦弈都没心思去得意了。

    “嗷!”一个黑影扑了上来,张开的大口里垂涎三尺,都滴到丹炉里去了……

    狗子实在忍不住了……谁特么管你流苏多牛逼,指天散劫云?

    吃丹啊!

    眼看大嘴都要同时把三颗丹药全叼走,身后伸出一只白玉小手,一把揪住了它的尾巴。

    狗子顿在空中张大着嘴,咬了一口,差一丝没咬到,急着伸长脖子又要咬,反应过来的秦弈一棒子把它砸炉里去了。

    狗子哼唧唧地爬了出来,迎面塞来一颗丹:“一人一颗,有你的份。三颗都想吃,欠锤吗!”

    狗子吞了丹,亮眼亮晶晶的也不说话,钻进丹炉舒服地消化去了。

    这一颗丹,绝对可以保证它乾元圆满,但从魂力上不会低于流苏。

    外面秦弈和流苏你看我我看你,都是一笑。

    “呐。”秦弈轻轻把丹药放在流苏面前。

    流苏没有立刻接,丹药自动飘浮在面前,柔和的七彩炫光慢慢旋转着,有点朦胧的美。

    它看了一阵,低声道:“我和狗子不同,它消化一阵就完事了,我吃的话,可能又要睡觉。眼下状况很复杂,我不能立刻吃,你先收起来。”

    秦弈道:“能不能像上次那样,睡一半还能醒来锤人,然后继续睡?”

    “可以是可以,就是你若日常遇上问题,我无法解答。其他时候还好说,如今建木出了状况……”

    秦弈看得出流苏非常想吃丹了,是在强忍着。对比狗子那态度,流苏的克制让他心中分外柔软。他想也不想,便道:“建木的事情,狗子挺熟悉的,一般情况我问它就行了。你且安心睡觉,实在遇上解决不了的麻烦再打扰你。”

    流苏绕着他飘了两圈:“晖阳六层了?”

    “嗯。丹成之时,便突破了。”

    “你觉得一般情况能应对就行……”流苏淡淡道:“毕竟建木出了状况,本来和我们没啥关系。要不是知道你这蠢货一定不肯,我说不定都会选择截流那三分之一,化为果实拿了跑路,管它建木枯不枯萎呢?”

    秦弈:“……”

    “如今你既然想要多事,那就你自己担着。”流苏终于拿起丹药:“我自己无相才是一等大事,羽人如何,与我无关。”

    丹药闪起光芒,流苏已经开始吸收。

    秦弈叹了口气:“你放弃截流,出来商议,就没想那么恶劣,干嘛还要说这种话啊?”

    流苏一边吸收着药力,一边淡淡回应:“我如今终究要依托于你,你若陷入麻烦,对我没好处,不得不多考虑几分。”

    秦弈忍不住笑了:“只是这样?”

    “当然是这样啊,你以为我是为了你啊?有谁不是为了自己。”流苏终于吸完了药力,一溜烟进入了戒指。

    秦弈道:“我不是啊。”

    上次就想说了,觉得肉麻忍了下没说,这次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可流苏已经进入了狼牙棒,再无声息,也不知道听见了没有。

    “傲娇棒。”秦弈撇撇嘴:“连想吃个丹都要解释这么多,还说只在乎自己。”

    狗子用力点头。

    真不在乎,怎么可能是这个表现哦……咱狗爷差点三颗丹都一股脑儿吞了,管你们那么多?

    狗子很骄傲。

    秦弈可不知道躲在丹炉里的狗子在想啥,他自己掂着剩下的那枚丹药沉吟。

    无相之丹只不过是对它等级的笼统称呼,实际上此丹无名,丹方都是流苏配合着寻木之心和自身伤情量身定制的独门新款丹。当然,虽是量身定制,东西档次摆在这里,对其他很多状况都能生效,比如对狗子弥补能量之本就很有价值,对别人同样也有价值。

    最大的价值在于,有助于感悟无相之境,毕竟这真的是无相丹,渡过无相大天劫的,必然会有大道之悟在其中,对于冲击无相门槛有一定的助推作用。

    虽然不是肯定能帮人无相,不存在那种东西……除非是道果。

    这个丹药……已经是谁都会抢破头的东西了。

    只剩一颗,秦弈没打算直接给谁用。目前最适用的是丈母娘,可有一说一没谁会孝顺丈母娘到这份上,理所当然是留待将来身边的妹子谁先达到门槛就给谁用了。

    或者……可以成为某一位龙子的重要交易条件,对于此番迷局说不定有着至关重要的价值。

    正在沉吟,他忽然敏锐地感觉周遭气息有了些变化。

    原本浓郁澎湃得能让人醉氧的生命气息,明显地开始减弱。

    秦弈豁然抬头,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绿色树叶慢慢地开始变得有些枯黄感。

    没有彻底枯萎变黄,但那颜色的黯淡却已经很明显了,就像是……明明身处春天的朝气里,却忽然看见了秋天。

    周围影影绰绰,羽人们正在急速接近,羽飞绫第一个抵达,失声道:“秦弈,你这几天到底在这里做了什么!”

    秦弈还没回答,羽裳和其他强大的羽人都陆续到了,所有人都看着丹炉不说话。

    你特么真在树上炼丹!

    虽然以他目前的实力能用出来的丹火肯定烧不动建木,但给人第一观感就不太好。

    这种观感再配合现在生命气息枯萎的事情,人们的反应就是那两团恐怖无比的气旋,吸收生命能量跟不要命似的。

    看人们的表情就知道,几乎所有人第一反应就是,圣木的枯萎必然和他有关。

    狗子在丹炉里幽幽叹息:“早就说了,会被人当成我们吸的……你还不信……”

    秦弈差点没捶死它。

    我那是不信吗,我那是没想到过你们惹起的异象居然凶残到那个程度啊!

    这下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