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漫漫仙路奇葩多 > 第544章 三方混战(8)
    因为有安全阀的存在,使用傲雪掌的法力中,有七分对敌,三分被用来保护自己。

    这是最稳定的法力使用方式。

    而一旦去掉安全阀,就是100%将所有注入的法力都用来攻击,再配合拨云掌诀的法门,便能合二为一变成一套全新的功法。

    然而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一饮一啄皆有定理。

    傲雪掌来自雪山派的大自在逍遥真仙,以劫仙之威,他想要改良傲雪掌岂不是轻轻松松?

    为何他没有改呢?

    很简单,因为傲雪掌已经臻至完美,不需要任何的改动。

    拨云掌诀也是类似的情况,它来自造化仙人早年的收获,同样被他改到无须再改的程度了。

    两种完美的功法想要融合在一起绝非易事,强行融合自然会有致命缺陷。

    失去了保护自身的法力,又让冷气挥发到了极致,林天赐现在感觉自己就像是赤身**站在冰天雪地之中,那股冷意简直都快要顺着皮肤钻进体内了一样。

    仔细看的话,能看到他操控那些冰雪手臂的手指一片冻伤了似的紫红色,胳膊乃至腿脚甚至爬上了一层冰壳。

    这一招威力强大的同时,也是一把双刃剑,强横的冷气会连同使用的修士一起冻住。

    这也是林天赐之前从没有用过的原因,太难受了,而且限制也很多。

    他背后的那些冰雪手臂其实是凝聚在一起的‘雪粉’而非坚硬瓷实的冰块,主要是靠净水葫芦喷出的水雾凝结而成。

    林天赐现在的修为还太低,全靠法力凝结冰块即便是他也力有不逮。

    接住弹出来的恒温符,随手贴在自己身上。

    一股暖意从心口慢慢朝四肢百骸扩散,僵硬的手指和脚趾逐渐恢复了知觉。

    但恒温符不可能支撑太久,事实上现在连灵光大盛的恒温符上都开始慢慢爬上一层冰霜。

    如果不是想靠这一招直接摆平,林天赐根本不会用。

    但想要摆平铁宁和孟文彦,好像还没这么容易。

    只听一阵好似电锯般的锐鸣,困住铁宁的冰块闪过几道剑光,它被从内部切裂,伴随着冰块落地的声音,铁宁以及在他背后具现化的本我一起现身。

    他喘着粗气,显然是累的不轻,嘴唇更是被强劲的寒风冻的发紫。

    要不是他千钧一发之际从躲闪选择唤出本我进行硬抗,这一下绝对会让他下场。

    林天赐见状正要再来一下,一阵爆鸣再度响起。

    ——轰!

    包裹孟文彦的冰块从里面炸开,浑身裹着雪粉的孟文彦从中逃脱。

    他似乎比铁宁还要惨一些,左臂连同肩膀都被一整块寒冰冻住,像是寒冬腊月,像是被冻在冰层里的鱼。

    但他们两人都没有失去战意。

    不管是铁宁,还是孟文彦,他们游历盛会的旅程显然不会像林小哥儿那么咸鱼。

    但一路走来,虽然去了很多的门派,也明白哪怕小门小户也有值得自己学习的优点。但真正能打的旗鼓相当的对手还是极为少见的。

    两人从一开始就没敢小看林天赐,因为他懒是懒,但每次见面之后所表现出的实力前后对比令人侧目不已。

    只是同样因为林小哥儿很懒,所以想要让他认真的打一场,就只能强硬的拉过来。

    ——结果好像有点玩脱。

    林小哥儿现在很生气,主要是憋屈,颇有种想要大闹一场发泄发泄的**。

    正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大家都是年轻一辈的小修士,谁还没点血性?

    正与出闯劲儿足的年纪,肯定都心高气傲。

    尽管他知道自己并不想打,可体内的法力犹如跃跃欲试般蠢蠢欲动。

    没有多废话,林天赐抬起双手,以十指操控背后的十只手臂,接二连三的再度朝铁宁打过去。

    这一次失去了突袭的效果,何况寒气对林天赐的双手也有一定影响,那些冰雪凝成的手臂比起第一波攻击时速度下降了很多。

    铁宁抱着长剑,脚下连连发力,靠闪转腾挪一步步躲开接二连三拍下的手掌。

    他很清楚,即使速度下降了,但威力并不弱,被拍一下的话就真的只能饮恨下场了。

    趁此机会,孟文彦手掐法诀,一团橙黄色的火焰从掌心中浮现,随后一巴掌拍在自己被冻住的手臂上。

    那层坚冰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等下打起来还需要另一只手掐剑诀,必须优先处理。

    不过自己疗伤的时候,清风明月两把仙剑并不需要闲着。

    林天赐眼角撇到两股寒光来袭,平移左手一扫。

    原本攻击铁宁的手臂中,有三只被分了出去,像打棒球一样把仙剑扫到一边。

    凭青云很显然是打不过人家的清风明月,再说启动御剑术还要额外占用输出带宽,林天赐的瞬间输出能力是真的不够高。

    不过分出去了三只手臂对付仙剑,铁宁那边的压力自然就会降低,他一改之前连连躲闪的态势,手中长剑不偏不倚的点过去。

    刺啦一声,由冰雪凝成的手掌被从当中剖开,随即一挑。

    混合在漫天的雪粉间,一道黑影快速接近,正是刚刚突破封锁的铁宁。

    他的选择非常正确,这套以拨云掌为主体,融合了傲雪掌法门的功法也有着跟拨云掌同样的毛病。

    操控额外的凝结而出的手臂,必须用占用双手,而不是心念一动就能控制。

    也就是说,在中远距离上威力强横,一旦被人靠近,林天赐就不得不中断。

    巨掌一下一下的从铁宁身边落下,哪怕每砸一下都会在地面上留下如同冻结般的冰痕,却还是无法阻挡铁宁靠近的脚步。

    啧,果然难对付。

    铁宁的战斗嗅觉太敏锐了,明明只看过一次就能发现弱点。

    不过这也是大派弟子的标准配置,当初对付林羽的时候,他也是一样的敏锐。

    既然打不着铁宁,林天赐干脆调更多的手臂去对付孟文彦,只留下三只作为干扰。

    孟文彦因为仙剑被打落而不小心导致左臂遭冰冻,现在正全力疗伤,尽管步法并不差,可老话说双拳难敌四手,何况那还是七八只跟柱子那么粗的手臂。

    仓促躲闪两下,孟文彦被抓了个正着,周围的冷气就像跗骨之蛆一样往体内钻,同时抓住他的手臂做了个如同举哑铃一样的动作,令孟文彦被直接举到了半空。

    不过这时候,铁宁已经到了林天赐跟前了。

    明亮的剑光一闪,林小哥儿赶紧中断法力输出,全力催动随风劲往后跳。

    剑锋几乎是擦着林天赐的边扫过去,也让他的前襟上留下一道被切裂的痕迹。

    青龙神速符的效果还有一点点,配合林天赐的随风劲应该足够躲闪,但因为寒劲太强,林天赐的双脚有些麻,这本身就让移动速度下降了一些,更要命的是,他突然感觉体内一阵抽痛,法力运转出现了一瞬间的停顿。

    刚刚比拼法力,另外两人都吐血了,林小哥儿这边好像屁事都没有。

    实际上怎么可能完全没影响,只是他的法力庞大,同时神符决和五气朝元都以法力绵长境界稳固著称,所以才将伤势压制下来。

    但刚刚的法力消耗过于庞大,伤势有些压制不住了。

    铁宁抓住机会欺身而上,手中幻化出道道剑影。

    林天赐很清楚,凭借真元护壁能挡一两下,却挡不住后续的进攻。

    说到底林天赐现在还缺少一些真正的防御手段,如果有防御法宝的话将会好一些。

    一咬牙,林天赐也顾不上画风好看不好看了,手掌一翻,摸出个麻将牌大小的东西朝挥剑而来的铁宁丢去。

    那玩意儿见风就涨,很快恢复的原本的大小,正是那鲜红的板砖。

    林天赐嫌弃这玩意画风难看,可铁宁并不嫌弃,他一直都觉得林天赐的那块砖十分好用。

    ——这下就该体验体验被拍的滋味儿了。

    模样不好看,但冲击力极强,铁宁攻向林天赐的剑影不得不用来抵抗来袭的板砖,否则的话被一发拍中那可不好受。

    尽管如此简单粗暴的飞砖攻击绝对不可能奈何得了铁宁,但也会让他暂时无法追击。

    林天赐抓住这短暂的喘息机会,双脚点地飞身后退几步。

    刚刚体内掀起波澜的滞涩再度被压制下去,林天赐左手掐着法印,右手朝铁宁抬起:

    “火灵咒”

    炽烈的火焰喷射而出,兜头糊了铁宁一脸。

    但这种程度的法术对铁宁来说根本无法攻破他的护体罡气,一道剑光在烈焰闪烁不定,仿佛能撕裂空气一样绞碎了火焰,再度挥剑杀上来。

    林小哥儿用这招不是为了伤敌,仅仅只是遮蔽视线而已。

    他接住去而复返的板砖,用手在半空中一抹:

    “飞沙隐”

    漫天黄沙飞快的挡住林天赐的身影,即使铁宁的感知十分敏锐,还是有十分短暂的一瞬失去了位置的把握。

    周围空无一物,只有飞沙。

    意识到这一点,铁宁立即朝头顶看去。

    净水葫芦依旧忠诚的喷着水雾,利用随风劲拔至半空的林天赐左掌一推,那厚实的冰雪手臂从湿润的空气中浮现。

    从天而降的掌法向来是制敌取胜的不二法门,不仅威力大,同时也更难躲避,就算躲过去,也能乘胜追击,让自己站在上风。

    “天剑诀!”

    孟文彦那边终于稳住了伤势,起手就是大招。

    巨大的剑型虚影从林天赐的背后落下,灵宝葫芦无法抵抗这一击,砰的一声被打飞出去。

    失去了水雾的加持,刚刚脱手而出的巨大手臂快速分崩离析。

    还是那句话,林天赐的修为现在还太低了,无法真正的用这一招,而被后背来袭的天剑诀,更是来势汹汹。

    无奈,林天赐只能隔空踢出一脚,伸手接住被击飞的灵宝葫芦。

    下面的铁宁也急忙闪躲,毕竟孟文彦的这一剑是把他俩都笼罩了进去。

    轰隆一声巨响,天剑诀在地上留下另一道巨大的伤痕,这玩意的威力真心恐怖,要不是有攻速较慢的缺点,实在是很难对付。

    虽然一击没中,孟文彦倒是也不气馁,叫来清风当垫脚,打算踩它一下借力飘出去赶紧落地。

    林天赐有随风劲,论半空中的作战还是他最强,同时林天赐极为擅长掌法,即便孟文彦不是害怕打近战的剑修,跟人家专精这方面的修士比,岂不等于拿自己的短处去攻击别人的长处?

    “别想跑!”

    随手丢出一团银丝,丝线呼的扩大开,变成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

    林天赐用玄冰网用的并不多,而且这件法宝的品级很快就要跟不上他的进度了,即使是目前来说,它的作用也很勉强。

    对付寻常对手,玄冰网就算不能困住敌人也能拖延一二,但孟文彦仅仅手指一钩,明月冲天而起,像钝器一样砸在玄冰网上,令它的口子不能合拢。

    林小哥儿拽着玄冰网后面的绳索一拉,只能罩了个空。

    战场重新回到地面上,孟文彦这次没有任何留手,环绕在身侧的清风剑嗡嗡作响,他几乎把所有能调动的法力都注入到了下一击当中。

    “一化三,三化无穷。昊天一剑!”

    璀璨的剑光如日中天,仿佛那柄剑化作了一团流光。

    这是孟文彦最强的剑诀,而且完全没有天剑诀速度慢的缺点,硬要说不足之处,就是消耗大,即使法力全满的状态他也用不了两三次,更何况打到现在,体内的法力已经所剩不多。

    与其继续缠斗,以剑阵和剑诀慢慢磨,不如开大赌一把。

    铁宁一直瞄着林天赐的落点,听到孟文彦那边传来的动静,这家伙也不甘示弱。

    “钢之神威!”

    道道剑芒凝成一束,整个人几乎都化作了一道光,仿佛连空气都被撕裂了,尖锐的蜂鸣响彻整个擂台。

    他们俩纷纷拿出压箱底的大招,途经之处被冻结的冰层像是感觉到压力一样咔嚓咔嚓的碎裂开。

    林天赐此时则刚刚落地,面对急速而来的攻击,他的脚下燃起一圈不起眼的火圈……

    ——呼!

    火焰如同得到纯氧的助燃,一下子冲天而起,那深红的火焰快速朝周围扩散出去,刚刚还寒冷一片的擂台上瞬间陷入高温地狱,甚至连隔着保护结界,在观众席上看比赛的观众们都觉得皮肤干燥,像是凑在火堆前烤火一样。

    这一次林小哥儿并未对红莲劫火发出什么命令,而是干脆放开了,随便它烧,能烧多猛就烧多猛!

    但急速冷却的冷空气,又遭到高温瞬间膨胀,会有什么结果不用多说了吧。

    足以震碎耳膜的猛烈爆炸在擂台上升起,深红的烈焰化作朵朵红莲撒满全场,强劲的暴风和厚重的烟雾将所有事物遮蔽。

    所有人伸长了脖子,等着看最终的胜利者是谁。

    稍时,烟雾渐渐沉寂,最先露出身影的是孟文彦。

    他气喘吁吁,几乎快站不住了,但看得出并没有受到什么太严重的伤势。

    胜负已定?

    当满场观众以为第一名已经出现的时候,从逐渐散去的烟雾中闯出一个人影,处于法力过量使用而虚弱状态的孟文彦根本无力组织起有效的抵抗。

    跟在身边的明月一转,想要拦在身前,但因为没有多少法力相助,轻轻一拨便被拨开,腾起氤氲之气的金色手套按在孟文彦的胸口上。

    ——嗵。

    一声低沉的闷响,由静至动,瞬间爆发开的掌劲几乎透体而出。

    正是林天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