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47.能力、责任与义务(下)
    “起草文件,伊卡洛斯。”

    在将梅送回家之后,梅林坐在书房的椅子上,他靠在那里,说:

    “语音转录,在我说完之后,顺便帮我润色一下文件。”

    “转译程序启动。”

    伊卡洛斯的声音在梅林耳中响起,她说:

    “你是要起草一份限制超级英雄行为的规则吗?恕我直言,梅林,让一群出身不同,理念不同,诞生于普通人中的家伙们强制遵守同一份规则,这事可有点难哦。”

    “难?”

    梅林扶着镜框,轻声说:

    “不,它一点都不难,我们能让桀骜不驯的异类遵守新秩序,我们就一样能让那些‘英雄’们按照规则行事,而且我觉得这件事要比对付异类容易的多。”

    “异类违反秩序会被抓进监狱或者直接死在追捕里,但那些英雄们还有第二个选择,他们可以退出如果他们忍受不了这些用于保护他们自己和无辜者的规则,他们不愿意接受必要的约束,他们不愿意承担英雄必须承担的义务,那么他们完全可以选择回到‘被保护者’的角色里。”

    梅林很直白的说:

    “这世界上哪里有无规则的自由?那些想要借着‘正义’之名肆意妄为的,比罪犯还不如的混蛋理应得到惩罚。至于那些真心想要做点好事,但却能力不足的人,我倒是愿意给他们一个机会。”

    “不教而诛是不对的,这份规则不会直接否定他们的价值,但他们得先证明自己。”

    他弹了弹手指,说:

    “就像是一张网,用规则筛选掉那些兴趣使然,无法长久坚持的、带着其他古怪目的的、只为了作秀和吸引目光的、心性不合格的虚伪者们,最终留下的那些,愿意在规则内做好事的,才是这个世界真正需要的英雄,或者我更愿意将其称之为‘保护者’。”

    梅林拿出一根香烟,在桌子上轻轻的点动,他总结到:

    “就像是官方的英雄组织‘复仇者’在民间的复刻。”

    “当然,从我的角度出发,我觉得对于良莠不齐的超级英雄群体而言,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他们只看到了超级英雄风光的一面,却忽略了成为这种人所要做出的牺牲与妥协,他们需要理解,不只是坏人会被他们伤害到,在他们挥拳的时候,那些无辜者也会承担风险。”

    “这就是这份规则与法案的作用,我们必须确保每个人都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不管他是拯救者,保护者,还是被保护者。”

    梅林点燃了香烟,在烟气升腾中,他说:

    “开始记录吧,伊卡洛斯,我的思维也许会有些发散,但我们还有时间来慢慢完成它。”

    “首先,超级英雄必须在超自然事务大数据库登记注册信息,并且定期接受来自官方的各项培训与考核,并且划分出英雄等级或者一整个体系,就像是我们对异类事务的处理方式,以此来确保他们有足够的能力应对不同等级的犯罪行为和突发情况。”

    “其次,在任何情况下,注册的超级英雄都要避免自己的真实身份信息泄露。那些想要依靠当超级英雄把自己打造成明星,以此来吸引眼球,赢得赞赏的家伙,是不安定因素要清除出去!”

    “第三条,嗯,让我想想在打击犯罪的时候,他们需要携带记录仪,以此来保证他们的行为会被监控记录下来,来确保这些英雄们不会做出糟糕的举动。当然,在他们不执行任务的时候,记录仪是不会打开的。”

    “等等,梅林。”

    在梅林起草着文件草稿的时候,伊卡洛斯突然打断了梅林的诉说,人工智能小姐姐说到:

    “你这是在把他们当成你麾下的特工来要求说真的,我不认为从普通人中诞生的超能力者会愿意接受这么苛刻的规则。”

    “那也许他们从一开始就不该选择成为‘英雄’!”

    梅林哼了一声:

    “我和布鲁斯不止一次谈过蝙蝠侠的问题,我认为蝙蝠侠是真正的超级英雄,但不妨让我们来看一看,普通人和蝙蝠侠之间有什么区别吧?”

    “普通人经常会讨论一些抽象的问题:情感和理智那个更重要?现世和理想怎么平衡?远方和生活怎么选择?未来和初心那个更重要今晚是和那个金发小妞吃饭,还是和那个长腿妹子来一发”

    梅林语气平静的说:

    “而布鲁斯呢?布鲁斯每天考虑的是什么?”

    “怎么在不杀人的情况下打击罪犯,怎么对付哥谭的疯子,怎么救回人质,怎么处理各种各样的麻烦”

    “当布鲁斯身为普通人时,他不需要关心任何人就能活下去,但英雄不一样。曾经他不关心哥谭的任何人,但当他以英雄的身份回到故乡时,他看到的只是刺眼的血,他看到的,全是受伤的人,或者是即将受伤的人。”

    “伊卡洛斯,你问我,普通人想象中的英雄和现实中真正的英雄有什么区别,你瞧,这就是区别普通人和英雄,本就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

    梅林吐了口烟气,他说:

    “我有时候真的难以理解,是什么让给了普通人们认为自己能胜任英雄职责的勇气?就像是今天那两个年轻人,是什么让他们觉得他们能够对付三个全副武装的劫匪?是什么让他们敢带着一枚即将爆炸的手雷在城市里到处乱转?”

    “我很好奇他们那种没由来的信心是什么材质做的?”

    “也许你可以亲自问他。”

    伊卡洛斯将一副投影投射在梅林眼前的镜片上,在被警察把守的医院病房中,刚刚苏醒的年轻黑人泰隆.约翰逊正艰难的从病床上坐起来,并且看样子是打算借助自己的能力,跳入黑暗里逃跑。

    “这个男人和那个金发小姑娘不一样。”

    伊卡洛斯将泰隆.约翰逊的姿态投射到梅林眼前,她说:

    “被收押的金发小姑娘坦迪.博文身世清白,还有些傻白甜。但这个年轻人泰隆的过去很复杂,他在波士顿警局有案底,警方指责他是一起凶杀案的凶手,而死者是泰隆最好的朋友,他是潜逃到纽约的,并且在地狱厨房已经躲了近2个月。”

    在梅林的镜片上,数段监控画面在跳动着,其中都是泰隆在夜里或者偏僻的地区打击犯罪的场景。

    “在过去2个月里,他阻止了13起抢劫,27次偷窃,还把4个姑娘从可能被性侵的处境里救了出来。他在不同的餐厅打工养活自己,没有任何的偷盗记录,也没有杀死过一个人,哪怕是那些罪犯。”

    “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他这一次害死了17个人,这个年轻人,也许会更符合你对街头英雄的定义。”

    “嗯?有意思”

    梅林看着眼前的监控画面,片刻之后,他站起身,说:

    “那,就让我亲自去问问他吧。”

    “嗡”

    在黑暗的光晕聚散之间,虚弱的泰隆.约翰逊脚步踉跄的从黑暗中现身,一层浮动黑暗组成的能量斗篷包裹在他躯体上,就像是真正的披风一样在他身后晃动。

    他的情况很糟,那枚手雷几乎是在他怀里爆炸的,虽然有能量阻挡躯体受到的伤害,但他的左臂和腹部却依然严重烧伤。

    不过相比躯体的疼痛,更痛苦的是心灵的折磨。

    和坦迪小姐不一样,泰隆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在昏迷之前,他亲眼看到那手雷在人群中爆炸的场景。

    他不再是自己想象的英雄了,过去的坚持在这一刻成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他成为了罪犯,成为了自己最厌恶的,那种肆意伤害他人的人。

    他扶着墙,艰难的向前移动,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他只是本能的想要逃离那种心灵的阴影与痛苦。

    “咳咳”

    轻咳声在他身后响起,让年轻人向前挪动脚步的动作停在了原地。

    他回头看去,一个穿着风衣,拄着手杖的人正悄无声息的站在他身后,可几秒钟之前,那里明明空无一人。

    “这就要走了吗?”

    带着贝奥武夫的伪装,就像是带着乌鸦尖喙面具的梅林问到:

    “在误杀了17个人之后,就打算放弃自己刚刚开始的‘英雄’之路了吗?”

    “我不配”

    泰隆已经心如死灰,他完全不在意梅林的讥讽,他说:

    “我不配再期待成为想象中的英雄了,我是个杀人者,比最低劣的罪犯还不如。”

    “那你为什么要逃呢?”

    梅林饶有兴趣的说:

    “在医院里等待审判降临不是更好吗?”

    “我要去找到那些死伤者。”

    泰隆说:

    “尽可能的弥补死者的亲人,取得那些受伤者的原谅做完这一切之后,我会去自首的。不管坐监狱也好,或者是更直接的处罚,我都愿意接受。”

    “胡扯!”

    梅林走上前,他伸手抓住泰隆的衣领,看着这个脸上还带伤的年轻人,他毫不留情的说:

    “你只是想逃跑而已!别给自己的懦弱找借口了!你是个杀人犯,泰隆阁下,波士顿的杀人案里,你杀死了自己最好的朋友,试图赎罪可改变不了你做过的事情。”

    “不,我不是!”

    在梅林说到波士顿的凶杀案的时候,本来已经面如死灰的泰隆突然暴起,他面色狰狞的反驳着眼前这个带着面具的古怪家伙:

    “不是我杀得比利!我们当时目睹了一场抢劫案,我们打电话给警方,但警察误以为比利是凶手,我想解释,但当时我患有严重的口吃比利被枪杀了,就在我眼前,是警察开的枪!他们还试图杀了我。”

    “那不是我做的!我是无辜的!”

    “哦?真的吗?”

    梅林盯着这个年轻人,他说: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就让我看看你的记忆,如果你问心无愧,那想必你也不会拒绝。”

    “查看记忆?”

    泰隆看着梅林,在黑夜中,梅林的脸上那乌鸦尖喙面具上跳动着苍白的光芒,看上去煞是恐怖。他看到那面具之下,那暗红色双眼中闪耀的讥讽,这让泰隆感觉到自己被羞辱。

    他咬着牙,对梅林说:

    “那就看吧!最少在比利的事情上,我问心无愧!”

    “看着我的眼睛!”

    梅林发动了摄魂咒,下一刻,泰隆的记忆在他眼前展开,大概是这个年轻人根本没有反抗,总之,这一次的记忆搜查意外的顺利。

    梅林看到了泰隆在波士顿市的经历,他看到了这年轻人的朋友被警察枪杀,看到了泰隆在子弹乱射中落荒而逃,看到他来到纽约,躲在地狱厨房,看到他在地狱厨房做的那些事情。

    他毫不张扬,低调的打击犯罪,事情结束后第一时间离开现场,也从不要求被拯救者为他做什么,虽然行事方法略显稚嫩,但却从不取走罪犯的生命,而是将他们留给姗姗来迟的警察。

    伊卡洛斯说的不错,如果没有那17条人命,泰隆几乎就是梅林心中真正的街头英雄。一个降级了好几次的猴版蝙蝠侠。

    “啊!”

    被搜索记忆的痛苦让泰隆.约翰逊整个人都再也无法站直躯体,在那种头疼欲裂的痛苦中,他半跪在地面上,抱着脑袋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梅林看着自己脚下的这个年轻人,他蹲下身,将手指放在他肩膀上,他说:

    “嗯,你确实还不算无可救药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我。”

    “你,想做英雄吗?”

    “?”

    泰隆抬起头,一脸惊愕的看着眼前这个带着尖喙乌鸦面具的古怪男人,他说: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问?”

    “你只需要老实回答我,你想不想做一个英雄?”

    梅林说:

    “我劝你谨慎回答。”

    “我我想。”

    泰隆跪在地上,他握紧双拳,撑在地面,他低着头,轻声说:

    “但我不能了,不是吗?我已经犯了错,17个无辜者,那些鲜血,它们不断的在提醒我,我也不过是个杀人犯。”

    “其实,我觉得这也不是一件坏事,你犯了错,这会给你一个教训,让你下一次在面对同样的情况时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那些因你而死的无辜者会成为你耳中鸣响的警钟,成为束缚你的枷锁,让你这一生都不得心灵的自由,让你如行走在荆棘中,让你明白这世界的规则不仅是束缚,还是保护。”

    梅林站起身,他拍了拍手上的尘土,他对泰隆说:

    “也许比起被送上法庭,你可以去做一些更有意义的,真正能补救错误的事情,你可以选择成为一个赎罪者,你还不算无可救药。另外,你的朋友比利,那个无故杀了他的警察,也会很快被送上法庭,你的罪名会被洗清,但你依然需要赎罪。”

    “你你到底是谁?”

    泰隆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他看着梅林,他问到。

    梅林弹了弹手指,他说:

    “在这个世界上,一些人负责有美好的生活,而另一些人则负责保护他们。你可以理解为,我就是那个保护者。”

    “每个人都值得第二次机会,但很少有人愿意付出一切去争取它泰隆.约翰逊,想要成为英雄的年轻人,回答我,你愿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