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皇在上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明年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难道是我的眼睛花了?”

    黑袍男子神色恍惚,拼命揉了揉眼睛,却发现自己真的没有看错。

    两棵高达十五六丈的龙爪槐巨树,粗壮的树干好似身躯,底部的树根好似腿脚,迈开步伐在荒原上大步狂奔。

    “哐——”

    “哐——”

    “哐——”

    它们奔跑的速度是如此迅速,最初还是远处荒原上一个隐约可见的黑点,转眼就已在数里开外,也让黑风部两名黑袍祭司看的更加清楚。

    这两棵树精疾驰狂奔,茂密的树冠随着步伐奔跑而剧烈摇动,密集的龙爪形树枝好像无数双挥舞的利爪令人心生寒意。

    “啊!树精!这是树精!”

    黑袍女子精致的容貌此刻惨白无比,再也看不到往日淡淡的笑意,她眼中满是惊恐,大声尖声叫道,

    “这两棵如此巨大的树精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怎么会奔跑的如此迅速?这完全不合理啊!”

    黑袍男子脸上挂满苦涩之意,他沉声道:“实力低微的普通树精当然无法移动,但实力高深的树精却能够自主行走,这两棵龙爪槐树精奔跑如风,气势威压如此惊人,实力高深已不是你我能够对抗。”

    “龙爪槐树精?居然是龙爪槐树精。”

    黑袍女子先是一愣,继而用更尖锐的声音大声惊怒道,“孤丘封土不是就有四棵龙爪槐巨树么,难道这两棵龙爪槐树精就是其中两个?为何没有人提前发现?”

    黑袍女子话音未落,黑袍男子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顿时想明白为何水马部袭击孤丘封土会有那样的诡异遭遇。

    为何青乙明知大泽各部、猫鬼神神仆先后窥伺孤丘,却还是轻率的带领上百名兽师学徒外出。

    为何青乙得知大泽各部联军数千人要以十倍优势围剿他,却没有选择逃命反而率二百多人强势迎战。

    想明白这些之后,黑袍男子用更加苦涩的声音回道:“孤丘确实有四棵龙爪槐存在,咱们之前居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黑奎祭司说的对,这次咱们中了孤丘小儿之计,掉入他为专门为大泽各部联军设置的陷阱。

    本以为孤丘小儿中计被咱们调出来,没想到他也是将计就计,要把咱们聚集起来一网打尽。”

    “南风钺,想明白了就赶紧逃啊,还站在那里说什么废话!”

    黑袍女子一边怒声尖叫,一边率先向东面的鸡鸣大泽逃去,只希望大泽松软的泥沼可以帮助他们逃走。

    “真是此一时,彼一时。”

    黑袍男子跟上黑袍女子狂奔,还在摇头苦笑道,

    “刚才我还恼恨黑奎祭司丢下咱们率先逃命,这会我倒是佩服他行事谨慎,难怪二十年来多次遇险都能逃命。”

    “且,说好听了那叫行事谨慎、安全至上,说难听点叫谋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亡大义。

    如果万事只图万无一失不敢冒险,发现危险就自顾逃命,又如何能够成就大事呢?难怪猫鬼神教在中州传扬数十年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反观我族在黑风神显现神迹不过三十多年,如今声威赫赫远超过猫鬼神教,这就是九年前伏击邢国右师带来的声威助益。”

    黑袍女子心中恼恨三位猫鬼神祭司提前逃命,口中格外鄙薄猫鬼神教。

    对此黑袍男子也只能是点头默认,若是没有当年与邢国的硬对硬,黑风部又哪来的这么巨大的声威?

    不过随后黑袍男子就惊惧的大叫道:“璎珞祭酒,怎么回事?咱们两个怎么是在原地奔跑?”

    “哐——”

    “哐——”

    “哐——”

    身后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响亮,地面颤抖也越来越强。

    两名黑袍祭司却惊恐的发现,他们拼命施展修为狂奔出去两三里,却再也跑不出去半步。

    就好像是被无形的空气固定在原地奔跑,随着两棵树精靠的越来越近,他们的身体还在向后迅速倒退。

    “黑风护体——”

    “黑风神佑——”

    “圣体降临——”

    不甘心被擒的两名黑袍祭司,憋的满脸通红,施展出浑身的术法。

    身体四周时而出现黑风环绕,时而浮现巨大的虚幻神明影子,却绝望的发现对改变处境毫无半点作用,就连那虚幻的神明影子都被龙爪槐密集的树枝抽碎。

    “唰唰唰——”

    当密集的龙爪槐树枝将他们彻底捆绑起来,精疲力尽的两人只能无奈的完全放弃逃跑反抗的念头。

    黑袍男子满脸绝望的喃喃道:“这两棵龙爪槐树精为何如此强大,居然能施展一品大宗师才能掌握的以气御物,难道是一品境界的树精么?孤丘小儿何德何能居然可以驾驭这两棵树精啊?”

    黑袍女子绝望的眼神却很快被惊讶和报复的喜悦替换:“咦?黑奎祭司,你们不是提前逃了么?这么快大家又见面了。”

    只见另一棵龙爪槐树精身上,也捆着好似粽子一般的三个人影,正是提前抛下众人逃走的黑奎祭司等三名猫鬼神祭司。

    “呵呵——”

    黑奎祭司被茂密的龙爪槐树枝捆的只露出头部。

    他有气无力又尴尬的干笑两声,丢下对方提前逃走,却又被莫名其妙抓回来,确实挺不好说什么。

    唯一让他庆幸的,就是自己那只中级神仆发觉不妙提前逃走,只要孤丘乙没有立刻杀死他,他就有信心做一番交易脱身。

    “哦哦哦——”

    这时一只身高五尺的大公鸡,突然从这棵龙爪槐树冠中钻出来,满是不高兴的踩在黑奎祭司头上,高声啼鸣不断,似乎在抗议龙爪槐树精外出不打招呼。

    不过两棵龙爪槐树精没有任何回应,继续大步狂奔向大泽各部联军,大公鸡这声啼鸣反而好似吹响冲锋的号角。

    三四千名大泽各部联军,在看到两棵树精靠近时就慌乱了,黑风部祭司、猫鬼神祭司的毫无反抗之力,更是让他们一片慌乱。

    有的随水马部选择逃走,也有的咬牙跟随鸡无痕继续冲向孤丘军阵,更多的则是在两棵树精的强大精神威压下,瘫软在地动弹不得。

    “孤丘小儿受死,匹夫之怒血溅五步,任凭你能号令树精又如何,明年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鸡无痕此时豹眼圆瞪,目眦尽裂,手持大戟怒吼着冲向青乙。

    哪怕紧随他一路冲杀的诸多野民武士接连倒地,其余各部不断溃散,也无法改变他杀死青乙的决心。

    当两棵龙爪槐树精发现不妙,以气御物意图阻止鸡无痕靠近时,他与孤丘军阵之间仅有五十丈的距离,拼劲全身图腾力量将手中大戟向青乙投掷而去。

    PS:

    感谢诱人妻女、书友20180815100204305的月票支持,感谢各位读者老爷的推荐、订阅支持,108均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