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皇在上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兵库被偷光了
    一直到晚宴结束,豚师古依然时不时神情恍惚,口中念叨不断:“十五名九品力士境啊,十五个······”

    乙无奈的耸耸肩,其实就连他自己都很惊讶,本以为木灵口中最基础的修行功法,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没想到在充裕异兽肉食供应下,加上民兵们的刻苦修行,短短半个多月就让这些徘徊在锻体高阶的民兵纷纷晋阶九品。

    这些现成的成功案例,更是刺激了其余民兵的动力,吃过晚餐一个个就自发跑去修行。

    眼看夜色愈浓,篝火渐渐暗淡,最后只剩下一堆碳火,孤丘的民众逐渐散去,豚师古总算是恢复过来一点精神。

    他满脸羡慕又不乏苦涩道:“兄弟啊,老哥羡慕死了,你这两个月的进展,可真是出人意料。

    礼制对下士封爵的修为,才仅要求九品力士境而已,你这里居然有十五名九品力士境作为私军。

    还不提公孙武这个七品下甲士,还有东门兄弟两个八品境界,都快赶得上下大夫的封土了。”

    乙也笑着摇头道:“师古兄你也是知道事情原委的,夹在国君与诸卿之间不讨好啊,被诸卿赶到这鸡鸣大泽之畔的孤丘就封。

    四周大泽荒原兽群百万,异兽凶禽凶险无比,每年又会有数不清的野民盗贼袭扰,若还不奋发图强加快修行,哪天被野民砍去脑袋都不知道啊。”

    说到这里乙拉着豚师古,一边往自家客厅走去,一边笑道:“说起来师古兄被分封到豚丘,对我来说倒是一件喜事。

    你也知道兄弟在孤丘封土孤立无援,本来距离最近的是歇马亭,勉强可为奥援,可是上个月为了国人迁徙的事情跟他闹翻。

    所以咱们兄弟好好商议一番,以后孤丘和豚丘之间如何联系,小弟以后遇到危难,可就要指望师古兄你了。”

    豚师古带来的随从,自然有家宰公孙武安排好,豚师古跟他们摆摆手,一脸苦笑的的跟乙来到客厅。

    刚坐下就满是无奈道:“兄弟你可真会说笑话,现在老哥整个封土所有人加起来也仅有我这一个九品。

    我还想跟你讨教如何快速晋阶呢,毕竟豚丘三面都是大泽荒原,日后也少不了被大泽野民袭扰。”

    乙似笑非笑的看着豚师古:“如此说来,师古兄你这次跑来孤丘,就是为了这件事么?”

    “怎么可能呢?老哥可是很久没有跟你见面,所以特意来看你!”豚师古回答的很肯定,只是那双小眼睛眼神闪烁,不敢直视乙的目光。

    作为打交道日久的铁哥们,乙也懒得多跟他绕弯子,直截了当的开口道:“师古兄啊,咱们两兄弟认识大半年了,不说是知己至交也算得上相互了解。

    若非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哪怕你知道我人就在孤丘封土,也不会轻易冒着生命危险闯进来,还是老实说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

    “这个——那个——”

    被乙这么直接的逼问,豚师古顿时满是肥肉的屁股扭来扭去,一脸为难的神色,期期艾艾说不出来。

    一看到此,乙明白猜对了,顿时面色一板,故作生气道:“师古兄,一直以为你是了解我的,若是再这样意图隐瞒支支吾吾,我就真不管你的事了。”

    “别别别——”

    豚师古再也忍不住,急忙站起来拉住乙的衣袖,一咬牙居然噗通跪在地上,胖脸上满是哀怨自责道:“兄弟救救老哥吧,我家里出了大漏子。”

    他的这一夸张举动,让乙心中忍不住一紧,看来豚师古遇到的问题还很大,不然绝不会做出这副模样。

    毕竟刚刚从上庶士晋爵下士,从终身到世袭的封爵领臣,可谓是走上人生巅峰的时刻,正该春风得意马蹄疾,却硬生生被逼得下跪求救。

    一把将豚师古提起来,乙环视四周无人靠近,这才低声喝道:“师古兄,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逼得你这般作态?你又怎么知道我能救你?”

    “唉——”

    豚师古忍不住一声长叹,既然被逼的连下跪都做出了,他也不在乎什么颜面,站在乙面前低头小声道:

    “事情是从三月份回家开始算起,从你离开槐丘里前往孤丘就封,咱们茂丘亭忽然出现一群黑袍人。”

    乙神色平静,眼瞳却微微一缩,插口问道:“黑袍人?莫非就是到处宣扬供奉猫鬼神的那群人?”

    “没错,就是自称猫鬼神神使的黑袍人。”豚师古一脸恼恨懊悔道,“最初他们宣扬只要供奉猫鬼神就能获得赐予财物钱粮。

    兄弟你也知道,咱豚氏三代制作甲兵,自然是家境富庶,哪里缺少这点来历不明的钱财。

    偏偏孩子他娘贪图小便宜,背着我悄悄请来一尊猫鬼神像每天祭祀供奉,老哥当时很生气。

    不过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既然这娘们喜欢供奉猫鬼神,每天还真的会有钱财布帛被赏赐,也就随她自己去供奉了。”

    听到这里,乙眉宇微皱道:“猫鬼神的名头我也知道,之前它赐下诸多财物给你家。

    如今又将你逼到这个程度,莫非这群猫鬼神使者对你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难道是要求拿你家儿子去血祭?”

    “这个倒是没有!”

    豚师古摇摇头,声音接下来更低了,“等到四月初,我接到国君晋爵我为下士封爵的文书,心里面那个高兴啊。

    动员全家还有一些愿意跟随我前往封土的村民搬家,却在搬家时发现我家的兵库居然变成空的了!”

    “兵库?师古兄你家要兵库干什么?”乙不由一愣。

    “我家祖孙三代制作兵甲,从我爷爷开始就有一个习惯,将每一批制作的甲兵都会留下来一套作为纪念。”

    豚师古说到这里,小心翼翼的偷偷瞄了乙一眼,“当时我发现兵库中历年积存的兵器、甲胄都被偷光了,除此之外最近一段时间制作的甲胄、兵器也都全被偷光。”

    “什么?最近制作的甲胄兵器也全都被偷光?”乙不敢置信的抓住豚师古,再次确认道,“委托你鞣制的四十套普通荒狼皮,三头异兽荒狼皮,还有那荒狼骨材呢?”

    豚师古根本不敢看乙,任凭乙在那里摇晃许久,才用蚊子大小的声音回道:“也都被偷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