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侠萧金衍 > 第384章 球状闪电
    云层越聚越多,越聚越厚。

    所幸正值午夜,城内百姓大多都已入睡,但对那些未睡去之人,见到这漆黑的乌云压迫人心,那种感觉就如天下将末日一般。

    就在此时,太湖之上,云层之中开始?呈现绚丽的sè彩,五彩斑斓,将整个湖面映得光彩迷离,如在仙境之中一般。

    人的恐惧,源自对未知事物的敬畏,来自对大自然的敬畏。湖畔之人,见到这种景象,更是虔诚的长跪不起,口中念念有词,但心中信仰不同,口中所念也不同。

    但无论是求玉帝、求苍天或求上帝、求佛祖,无不是为让他们饶恕罪孽,不要将天雷之怒降临自己头上。

    神迹!

    众人心想。

    唯独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多情剑客白羽。

    哪里有什么神迹,不过是云层中的高压电荷产生的强压让空气中的水滴产生了电离效应而已,白羽如此想到。

    他拿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不知计算着什么,当得出结论之时候,忽然扔下树枝,发疯似的狂奔,对众人喊道,“快些逃走,迟了就死定了!”

    然而,湖畔众人无一听从。

    白羽边跑边想,愚昧的人类,让这道天雷把你们劈死算了。

    彩云之中,有一个米粒橙sè光球,在不断聚集,无数道闪电汇入光球之中,每输入一道,球体变大一分,半炷香不到,光球已聚到了三尺大小,如幽灵一般,漂浮在太湖上空。

    白羽惊道,“球形闪电!”

    他学识渊博,当然知道这球形闪电的厉害,若是劈中太湖上那两个人,怕是这个天下,要多出两个幽灵。

    量子幽灵!

    想到此,白羽不顾境界跌落,拼命向远处跑去。至于百姓的死活,他也根本顾及不上了。

    ……

    萧金衍望着半空中的球状闪电,心中也生出了惊惧之意,他本想以天地弦力为引,效仿之前作法,将那道闪电引入湖面之中。但如今面对的是,已非是人间之力,或说是整个人间之力。

    若以无名枪迎之,且不说无名枪如何,只怕自己刚一接触到它,他整个人便已魂飞湮灭。

    李惊鸿似乎早已料到一般,她双唇紧闭,目光一动不动注视着闪电,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老天爷竟如此看得起我。”

    与天争锋,违背大道。

    这种事情,人间不允许,天道也不允许。

    萧金衍问,“几成把握?”

    李惊鸿苦笑一声,“三成。”

    “我助你一臂之力!”

    说罢,萧金衍放下所有杂念,以二道弦力灌注无名枪之上,然而此刻天地真元都聚与头顶,这一念之间,便相当于以无名枪偷取天下之力,削弱球形闪电的力量。

    善和坊。

    李倾城看到天地异象,神sè凝重,他知道,若自己不出手帮忙,李惊鸿怕是要遇到大麻烦了。

    这个大姐从小对他不友善,但终究是他姐姐,而且,将是五百年来,天下出的第一个三境高手。

    李倾城将长剑抛向天空。

    “李倾城愿借一剑之力!”

    惊鸿剑如一条游龙,冲天而起,在空中泛起耀眼的光芒。

    李倾城在破境?

    或者说,李倾城想要以佯作破境的方式,来分担天道降临的雷霆之怒,只有这样,才能减轻李惊鸿承受的压力。

    ……

    定州城外。

    宇文天禄望着江南方向。

    宇文霜一身红衣,站在宇文天禄身后,以她修为,她感应不到发生了什么事,但却也知道,今夜,天下将有大事发生。

    “爹,你在想什么?”

    宇文天禄淡淡道,“书剑山中的一个人要破三境,我没有考虑好,究竟要不要帮忙。”

    “书剑山不是我们人间之敌吗?”

    “此人有些不同。”宇文天禄道,“她是李倾城的姐姐,她若跃出三境,承受五百年来天道的雷霆之怒,怕是凶多吉少。”

    “爹想帮她?”

    “我若帮她,你在这世间,便多了一个情敌。”

    情敌?

    宇文霜忽然记起,当初调查萧金衍之时,似乎知道萧金衍因为一个女子隐居苏州,但却不知是何人。后来在一起,她的骄傲,也让她从未开口问过,她理解萧金衍,除非他自己肯说,绝不会主动去问。

    宇文霜笑了笑,“萧大哥

    是何等人物,又岂会因为她而放弃我们之间的感情?就算他做了,那女儿还喜欢这等人作甚?”

    宇文霜对萧金衍有信心,对自己也有信心。

    宇文天禄听到这番话,朗声笑道,“果然是我宇文天禄的女儿!”

    说罢,他一声长啸,身后长枪生出感应,冲天而起,如一道巨龙,盘旋在定州城头。

    顷刻间,无数天地真元分出来,要镇压住这把长枪。

    ……

    隐阳城头。

    赵拦江也在观望。

    杨笑笑抱着赵天赐来到他身旁。初为人父的赵拦江,在看到赵天赐的那一刹那,满目的威严顿时化作一团清风。

    他将赵天赐抱在怀中。

    赵天赐似乎很不习惯赵拦江的怀抱,两只脚拼命的踢打挣脱,赵拦江用胡须去扎他,?赵天赐咯咯的笑了起来。

    赵拦江将他举过头顶,笑道,“这才是我的好儿子!”

    不过,他的好儿子似乎不领情,马上赏了他一泡尿,弄得赵拦江满脸狼狈,青鸾上前,将赵天赐接了过去。

    赵天赐似乎很喜欢这个女子,两只小手一把抓在了青鸾的胸口,弄得她满脸通红。

    “哈哈!又乃父之风!”

    杨笑笑骂他不正经,赵拦江却道,“无妨,泡妞要从娃娃抓起。哈哈!“

    青鸾道,“江南怕是有人在破三境。”

    赵拦江眉毛微皱,“不是李倾城,也不是萧金衍,那还会谁?”若是这两人中任何一个,赵拦江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相助,哪怕发动隐阳大阵,但破境之人所用的道法与这两人不同。

    他将金刀按在腰间,静观其变。

    杨笑笑柔声道,“时候不早了,明日我们还要动身呢。”

    赵拦江自当上隐阳城主,已将近大半年,这位隐阳王从受封之后,还未去京城面圣。

    半月之前,京城发来传诏,命赵拦江入京述职,皇帝要亲自诏见他,诏书中还特意叮嘱,这次入京,要带上夫人和儿子,准备接受朝廷的封赏。

    不过,这件事在朝中也多有议论。

    杨笑笑的身份特殊,她本是楚国谍网头目,曾经杀害过无数大明谍报人员,百官认为不追究她责任已是皇恩浩荡,陛下还要封赏她,这件事曾在朝野中引起争论,后来还是陛下亲自裁断,才命百官封口。

    “青鸾愿追随城主前往京城。”

    赵拦江道,“不必了。鬼樊楼的最近一段时间,极不安分,你在城内盯紧一些,协助柴公望打理城内事务即可。”

    听到鬼樊楼三个字,青鸾眼神中露出仇恨之sè。

    赵拦江看在眼中,笑道,“你投靠城主府,鬼樊楼的人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你是上了生死簿之人,这半年来我不让你出城主府,就怕他们寻你麻烦。不过你也放心,只要我尚有一口气在,鬼樊楼的人不敢动你分毫。”

    青鸾见赵拦江道破心思,恭声道,“遵命。”

    赵拦江又道,“你和柴公望可以先制定计划。等我回来,亲手灭了鬼樊楼,但在此之前,不得有任何轻举妄动!”

    “是。”

    赵拦江交代完毕,又望向江南。

    “要变天了啊。”

    杨笑笑却道,“无论天怎么变,我们母子,还有隐阳百姓,都不会怕。”

    “为何?”

    “因为有城主大人你啊!”

    赵拦江开怀大笑。

    正如杨笑笑所言,这半年来,隐阳二十城在他的治理下,欣欣向荣,满是繁荣之相,石头城已修建大半,商路已经打通,江湖上的各大门派,也都纷纷来石头城设立分舵。

    一切都如所料。

    只有他知道,这其中背后,是靠城主府,还有隐阳百姓的全力支持,当上城主后,他身上的责任大了,当上父亲后,他背上的担子重了。

    再也没有以前那种鲜衣怒马,快意恩仇的生活。

    再也没有那种浪迹天涯,行侠仗义的人生。

    因为,他身上背负了妻儿与数十万隐阳百姓的安危!

    这就是当城主的代价。

    赵拦江忽然想喝酒。

    但是,城头却没有酒。

    因为,从萧金衍与李倾城离开隐阳城的那一日起,赵拦江已是滴酒不沾。

    他想到了萧金衍,想到了李倾城。

    为了隐阳城,他与萧金衍选择了决裂。没有人能够理解,这种

    心情,杨笑笑不能,青鸾不能,柴公望不能。

    李不凡或许可以,但他是自己弟子。

    没有了萧金衍,没有了李倾城,整个隐阳城内,他连喝酒谈心的人,也找不到一个。

    他咳嗽了一声,暗道,“兄弟,你们可好?”

    ……

    天地俱寂。

    众人祈祷声、浪拍湖石声,渐渐隐了去。

    仿佛这个世间,只有天空中的那一道亮光。

    球状闪电,如漂浮在世间的幽灵,哪怕是望上一眼,神魂便已被夺了过去。

    “来了!”

    球状闪电,缓缓向湖心降落下来。

    速度很慢。

    每近一分,萧金衍便感觉道压力越大一分。

    他将无名枪擎于手中,不断催动天地弦力,准备迎接接下来最后一道劫。

    可球状闪电似乎并未将萧金衍放在眼中,此时此刻,它的目标只有一个,那便是白衣赤足,立于小舟之上的李惊鸿。

    两位船工早已吓得昏死过去。

    一道枪意,幻成火龙,从西而来,破空而至,径直刺向了那球形闪电。

    噗!

    如刺入败絮之中,闪电变成了黄sè。

    又一道剑意,穿破空间,从善和坊而来,欲将那球状闪电劈成两半,然而,却没入闪电之中,不见踪迹。

    眼见闪电来到小船头顶,不足十丈。

    萧金衍体内天地弦力勃然而出,从天地之间,引出了两道无形之弦,化成两条细丝,向那闪电缠绕过去。

    萧金衍觉得整个人要燃烧起来。

    此刻的他,就如波涛汹涌的大海之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但他知道,自己多承担一分,李惊鸿受到的攻击,便弱上一分,而她成功的机会,便多上一分。

    只是,天地之怒,雷霆之威,又岂是凡人能够承受?

    手中神兵,无名神枪,似乎察觉到了萧金衍的想法,枪扣按下之后,枪身暴涨,长约两丈,枪身之上的怪异字符,开始闪烁光芒。

    无名枪本是三大神,以赤精玄铁所铸,又刻有书剑山文明的符号,若能参透,可窥天道。

    而此刻,天道就在太湖之上。

    这些怪异符号,仿佛有了生命,不断的脱离无名枪身,纷纷向一处汇聚而去。

    当日,在乌衣巷,萧金衍观看那些怪异文字,如隔着一团迷雾,隐约但不清楚,但此刻,无名枪身上的这些文字,却如活过来般,纷纷聚在了一起,呈现出一幅幅的图像。

    其实,并没有图像。

    而是他识海对这些符号生出的感应。

    这些符号,正是无名枪的前世今生。

    杀戮,与黑暗。

    他看到无名枪的主人,以三大神兵,将书剑山搅得天翻地覆,神山之上,尸横遍野,整个青鸾峰,都被鲜血染成了蓝sè。

    这些印记,烙印在萧金衍脑海之中。

    这就是三境之外的力量?

    萧金衍心神似乎受到了影响,杀戮和血腥,让他气血翻涌,萧金衍双目通红,似乎一道力量,在神识之中嘲讽他。

    刺出去!

    那个声音在耳旁响起。

    球状闪电本来的目标是李惊鸿,然而当看到湖面上生出这一幕后,那道闪电竟生出了感应。

    眼前这个持长枪的男子,比白衣女子更难对付!

    球状闪电对准了萧金衍。

    如此一来,萧金衍浑身须发倒立,浑身似乎被这股力量牵扯,以他通象境的修为,本是要助力李惊鸿,此刻却成了球形闪电的第一打击目标。

    而萧金衍如今的修为,根本不足以对抗天劫。

    李惊鸿见状,也顾不得其他,长剑在手,在空中划出了十余道弧线,顷刻间,无数道剑光,将她包裹其中。

    李惊鸿缓缓升起,长剑向球状闪电迎了过去!

    刹那,很短暂。

    但对萧金衍来说,却十分漫长。

    没有惊天骇俗的爆炸,也没有任何动静。

    整个太湖恢复了平静。

    月牙依然弯弯,繁星依然点点。

    船工缓缓醒转过来,望着船头的萧金衍,“发生什么事了?”

    萧金衍恍然若失,手中无名枪已黯淡下来。

    只是李惊鸿却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