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荒原闲农 > 第110章 吸引力
    郑波伟师薇有点儿印象,也想起了名字,但是剩下的两人她实在是想不起来叫什么名字了,李方和赵长春两个在学校的时候就是闷蛋,别说师薇了就算是苍海一下子也没有认出来。

    再说了大家都十来年没见了,同学的时候还是青涩少年,现在已经成了青年了,无论是模样还是气质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原本在学校就没什么交集,现在师薇哪里认的出来。

    经过社会洗礼的李方、赵长春可不是以前一看到姑娘就脸红的小子了,他们现在老脸皮厚的什么胆没有?

    “你看,师大医生记不得我们了,我们俩以前是同桌,坐在郑波伟的后面,郑波伟前面就是苍海,你坐在苍海的前面……”。

    李方说了一大通,师薇这边一直笑着点头,不住的嗯嗯嗯,不过就苍海看来她根本就对两人没什么印象,反正都是同学准没错。

    郑波伟也看出来了,师薇跟本就不记得两人,为了避免尴尬,所以郑波伟把话头扯到了洗澡的问题上。

    “你这在苍海家里洗的澡?”

    师薇一听立刻明白了,张口说道:“听说你来过,村里的条件你不是不知道,这里想洗个澡挺困难的,除了苍海这里我想换别的地方去洗也不行啊”。

    苍海来了一句:“大木盆子不是挺……”。

    话还没有说完,看到师薇瞪了自己一眼,立刻笑眯眯的把后面的话给咽了下去。

    郑波伟点头说道:“的确,他们村就苍海活的先进!”

    说完冲着李方和赵长春把苍海家里卫浴的高级给说道了一下。

    又扯了几句,人家仨人继续喝酒,苍海这边也收了线。

    “你站着做什么?”

    苍海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准备回到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翻翻,顺带着等鲁姝来电话。一站起来看到师薇并没有走的意思,而是瞪着眼睛望着自己,一副看猥琐男的表情,目光中有这么一丢丢的不屑。

    “你跟他们说了什么?”师薇对于这样的目光挺敏感的,猜到了刚才郑波伟仨人的脑瓜子里想到了什么龌龊事情,于是气不打一处来,揪住了苍海便问道。

    苍海回道:“没什么啊,他们打电话过来问你是不是在村里,我说是,他们又问你在哪里,我说了在我家洗澡呢,这不说到这儿你就从卧室里出来了么”。

    “还没说什么!”师薇挑了一下眉毛,冲着苍海道。

    听到师薇这么一说,苍海终于发觉自己的话有问题了,于是伸手在自己的脸颊上拍了一下,当然了使力是不可能的,毕竟这是自家的脸一巴掌呼上去肯定疼啊。

    “对不起,我真没有想到这一出”。

    “你是故意的吧?”师薇怒道。

    “真不是故意的,天地良心,我要是有那心你就直接一刀割了我”苍海立刻赌咒发誓。

    听到苍海这么一说,师薇心中的小火苗蹭的一下子更大了,心道:我长的就那么不中看,都让你提不起龌龊的念头来啦?

    要不说这女人心思难猜呢,苍海这边说是也不是,不是也不是,正如同风箱里的老鼠两头都受气。

    生气归生气,师薇一下子还拿苍海没有办法,如果是以前在学校时候,师薇可能会转过身来,把脚伸到苍海的课桌下,伸出脚去踩苍海的脚面子以发泄自己的不满,但是现在这招使出来那味道就不对了,以前那是准小情侣干的,现在师薇已经把苍海定义成了无耻混蛋,再用这一招很显然就暧昧了。

    哼!

    师薇从鼻孔里挤出了一个不屑的哼声,然后抬着头像一只高傲的孔雀似的,抱着自己换下来的衣服离开了苍海的家。

    “用我的东西还给我甩脸子,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孔老先生说的真不错”苍海嘀咕了一声。

    转头准备进卧室,发现铁头和虎头两个傻东西正一脸迷茫的盯着自己,于是说道:“瞅什么瞅,好好睡觉,眼睛看坏了”。

    说完苍海走过去把IPAD从铁头的手中拽了过来,拿在手上进了卧室,插上了卧室的门躺上了床上翻起了手机。

    给鲁姝打了一个电话,今天苍海的运气来了,鲁姝很快接了电话,并且看样子现在鲁姝正在家,并且和刚走出门的师薇一样,刚洗完了澡脑袋上包着毛巾躺在床上正翻着杂志呢。

    “咦,今天不错啊”

    鲁姝笑道:“事情快忙完了,等过些日子你来魔都好不好,咱们好好的呆上几天,这些天我真的挺想你的”。

    “好,好!嘿嘿!”苍海一听,立刻把嘴咧了开来,脑子里立刻想到了一些少几不宜的画面。

    接下来两人聊的就不是可以直言的了。

    总之有了女友的滋润,苍海第二天一起床,整个人都神采飞扬的,大早上的一张脸上没有断过笑容。

    就连端着碗的平安都发觉了今天苍海的不同:“二哥,今天怎么那么开心?”

    “小孩子家家的跟你说你也不懂”苍海一边笑一边吸溜着碗里的面条。

    师薇大致猜到了为什么,这些日子师薇已经听说了苍海有女朋友,不过以前她是觉得苍海这小子在脸上贴金呢,但是今天她相信了,因为如果不是女朋友的话,眼前这个可恶的男人脸上不会有这样‘春风满面’的表情。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苍海脸上的笑容,师薇没由来的觉得自己的心一沉,弄的吃到嘴里的面都没有以前早上那么好吃了。

    “今天你们干什么?”师薇问了一个问题,想把自己的注意力拉到正常的轨道上来。

    平安立刻说道:“师医生,昨天我和二哥在他的塘子里下了笼子,今天准备去看看有没有黄鳝,要是有黄鳝的话咱们今天中午就有黄鳝吃了”。

    “你们这里还有黄鳝?”师薇听了很好奇的多问了一句。

    平安点头道:“嗯,有啊,昨天我还在塘里看到了那么粗的一条,我要下去捉二哥不让我去捉”。

    边说这小子还边伸手比划。

    苍海说道:“看把你小子能的,就你还下塘里捉黄鳝”。

    苍海发现了一个问题,平安这小子对于美女都挺上心的,以前齐悦来的时候那差点儿就化身一条小哈巴狗了,摇尾撅腚的跟前跟后,现在师薇来了比齐悦来的时候好一些,但是抢话的毛病还是改不了,看来这男人啊只要不是太傻,爱美女的臭毛病这辈子是改不掉了。

    “那我跟你们去看看吧,反正村里也没什么事”师薇说道。

    “好啊,好啊!”平安立刻把脑壳子点的跟磕头虫似的,一下子答应了下来。

    苍海话都在到了嘴边,又被这小子给抢先说了,心里叹了一口气,瞅了一眼平安:你小子看美女的眼光到是挺高的,可惜的是都是猫含猪尿泡空欢喜一场,无论是齐悦还是师薇哪一个是你小子可以惦记的!你说你费这劲做什么呀。

    就这么着一顿饭吃完,师薇收拾了一下碗筷,平安则是屁颠颠的去套车,师薇这边的碗刚洗完,那边平安已经把套好的丑驴子拉到了家门口。

    苍海把一个塑料桶扔上了板车,屁股一歪坐到了右边的车辕上。

    “看什么啊,上来坐着,你要是不坐这边就去车子上面坐着”苍海看到师薇站在车子旁边,一副我不知道该怎么上来的表情,立刻说道。

    听了苍海的话,师薇学着苍海的样子歪着屁股坐到了另外一边的车辕上,原来那是平安的位置,现在被师薇占据了,平安笑眯眯的坐到了板车里,把塑料桶抱在了怀里。

    丑驴子也不需要鞭子,苍海轻声吆喝了一嗓子,丑驴子便迈开了稳健的步伐向着村口走去。

    师薇看了一下丑驴子,张口冲着苍海问道:“你不是说上坡么,这驴子能拉的了我们仨个人么?”

    平安这时躺在了车板上,听到师薇问问题了,自己还知道的,于是抢答的毛病又犯了:“师医生,我二哥家的这头毛驴厉害着呢,我跟你这么说吧,我爷家养的那头大青骡拉东西都不是它的对手,而且它下坡都不用人帮忙,咱们只需稳坐在车上,它就能把咱们一路稳稳的拉到地方,其实咱们就是睡着了,驴子也能把咱们拉到塘子边上,它识路的……”。

    讲起了丑驴子,平安张口就是一套一套的,听的师薇心道:怎么那么扯呢,平安说的我一点都不愿意相信,这么丑干巴的驴子还有这本事?

    要说丑驴子在村里牲口中的位置那是一等一的,无论是胡师杰还是李立成三兄弟,再加上魏文奎现在都在打丑驴子的主意,像是苍海的三叔苍世远,早就在物色挑选母驴或者是母马,准备从丑驴子这边借个种,指望着生出一头好牲口了。

    如果不是丑驴子现在牙口还小,早就‘性福’的日子乐无边了,就算是这样,每家到牲口棚喂个骡子什么的,也都会随手给丑驴子带点好吃的,庄稼汉对自己可能狠一点,但是对于大牲口却是极为看中的,因为大牲口在这里是属于绝对劳力。

    苍海一边听平安扯,一边望着四周起伏的土坡,一眼望去,无边无垠的让人心胸都跟着宽广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