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1884. 又见红衣
    他实在想不明白吴阿淼这家伙的奇葩审美观到底是如何培养出来的。而且能够做到如此的……坚定不移。

    都说年轻时喜欢先看脸,再大些看腿或是腰,过中年,便是看胸了。

    偶尔有也像是吴阿淼这样的,但绝对只是限于某个年龄段。

    真正和他这样,始终对臀部情有独钟,且以臀部大小程度论美丑的,赵洞庭再没见过第二个。

    “咦……”

    本来,赵洞庭是没打算打扰徐福兴和曹枕簟两人的生活。只没想,吴阿淼这家伙的话却是被徐福兴给听到了。

    徐福兴的内功修为虽然不算强悍,但也还算登堂入室。

    刚刚吴阿淼说话虽轻,但还是落到他的耳朵里。然后这一偏头,便瞧见了赵洞庭。

    他的目光直直落在赵洞庭的脸上,紧接着眼神中露出浓浓的惊讶之色来,也有些激动。

    赵洞庭知道徐福兴是认出自己来了,对着他微微一笑,轻轻压了压手。

    徐福兴会意,轻轻点头。

    赵洞庭今天易容出来的模样,正是去年花魁大会时的样子。

    本来遮住半张脸,徐福兴也不敢肯定就是他。现在这动作,自是让徐福兴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粮队缓缓北城方向去。

    徐福兴看着赵洞庭的背影,微皱着眉头。眼神中有若有所思之色。

    “爷爷?”

    穿着红裙如同仙子般的曹枕簟在旁边轻轻喊了声,“怎么了?”

    然后顺着徐福兴的目光瞧过去,却只看到许多骑士背影。

    “没什么。”

    徐福兴微笑着摇摇头,然后和曹枕簟向着客栈里面走去。

    夜。

    赵洞庭和吴阿淼等人都和运粮的将士们住在北城军营里,自是不会出来找徐福兴和曹枕簟。

    客栈。

    “咚咚……”

    曹枕簟的房门忽然被叩响。

    “谁啊?”

    曹枕簟在里面问道。

    “是我。”

    徐福兴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正在床上盘腿修行的曹枕簟忙站起身来,跑到门口打开门,“爷爷您怎么来了?”

    徐福兴微笑着进屋,到桌边坐下。

    曹枕簟在旁边给他倒茶,美眸中有些疑惑。

    随即便听得徐福兴问道:“丫头,你告诉爷爷,你是不是心怡皇上?”

    他刻意压低着声音。

    但曹枕簟俏脸仍然是蹭的变得通红,扭捏道:“我……我怎么敢……”

    徐福兴轻笑道:“这有什么敢不敢的,我只是问你,是不是?”

    曹枕簟抿着嘴唇沉默半晌,仍是答非所问,“我……我身份卑微,怎么敢、敢心怡皇上。”

    光是说出心怡两个字来,就已经让她面若桃花。

    “觉着自己配不上?”徐福兴又道。

    曹枕簟咬唇轻轻点头。

    徐福兴喝了口茶,“可据我所闻,宫中诸位贵妃娘娘,也并非都是权贵之后啊!特别是当初皇后娘娘和皇上在雷州相识时,皇后娘娘还是江湖女侠呢!你虽非名门之后,但和皇上之间颇为有缘,我倒是觉着你可以去争取争取。”

    “爷爷!”

    曹枕簟面皮子薄,却哪里还说得下去,只是娇嗔。

    “哈哈!”

    徐福兴瞧她这模样,大笑两声,又低声道:“眼下倒是有个机会,你想不想试试?”

    曹枕簟露出疑惑模样来,但那双明眸中分明闪烁着动心的色彩。

    徐福兴年老成精,全都看在眼里,接着道:“我今天在城里看到皇上了。”

    “看到皇上?”

    曹枕簟瞬间惊讶起来。

    徐福兴轻轻点头,“就在咱们刚来客栈的时候,从门口经过的那粮队,你还记得吧?”

    曹枕簟带着惊疑之色挠头,“应该是爷爷您看错了吧,皇上怎么……怎么可能在粮队里。”

    “诶!”

    徐福兴道:“皇上不是还曾易容出宫赏花魁么,这又有什么稀奇!”

    他满脸笃定之色,“我瞧得真真切切,正是皇上。而且皇上还对我点了点头。”

    “这……”

    曹枕簟自是不信也得信了。随即却又咬住了嘴唇。

    徐福兴当然知道这丫头心里在想什么,循循善诱,“皇上藏在粮队中,身边可是连个伺候的侍女都没有,这样的机会,你真不把握?”

    他其实早就知道曹枕簟对赵洞庭有种恩情之外的情愫,要不然,也不会说这种话。

    曹枕簟低着头沉默,也不知道是在天人交战的纠结,还是纯粹出于少女的羞涩。

    徐福兴接着道:“若是你想把握这次机会,明天爷爷便带着你跟在粮队的后面,说不定会有和皇上说话的机会。而若是你对皇上没那种心思,那咱们就继续往衡州去。”

    “跟着……”

    曹枕簟通红着脸蛋,声音低若蚊吟,“跟着粮队……”

    “成!”

    徐福兴笑着点头道:“那你早些睡,粮队定是往北方去的。明儿黑早,咱爷孙两便到北城门去等着。”

    曹枕簟羞答答点头。

    等徐福兴出去,她关上门,坐回到床上却是没法再入定。脸蛋红扑扑出着神。

    翌日。

    这样的季节天总是放亮得极早,但在天亮之前,徐福兴和曹枕簟就已经出现在北城门口。

    他们就在城墙边上的面摊上吃了两碗面。

    等了大概两刻钟的样子,天色刚放亮,粮队便果真出现在视野中了。

    先是那先头军缓缓出城去,然后便是押送的许多粮车。

    等粮车过去,十余黑袍总算是出现。

    曹枕簟俏脸倏然红润,猛地低下头去。

    她在黑袍中瞧见赵洞庭,也被赵洞庭瞧见。感受到赵洞庭眼神中的惊讶,少女芳心乱颤。

    这刹那她只觉得自己满腹心思都被皇上给看了个通透似的,真是羞死个人了。

    而实际上赵洞庭并未想那么多,只是觉得有点儿奇怪。不知徐福兴、曹枕簟为什么在这里等着。

    这显然不是巧合。

    “咦!”

    吴阿淼在旁边轻咦了一声,也瞧见了曹枕簟,“是昨日那小娘子诶……”

    虽然他审美观很奇葩,但以曹枕簟的绝色,自然还是能让人过目不忘的。

    “什么小娘子。”

    赵洞庭哭笑不得道:“人家还是个姑娘。”

    吴阿淼砸吧砸吧着嘴,猛地意识到些许不对劲来,“你怎的知道?”

    再联想到刚刚曹枕簟看赵洞庭的眼神,便愈发的狐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