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1792. 一来二去
    而这边的枪声自然是的确惊动宋城城头上的守军将士们。

    在宋城守卫南边城门的是岳鹏祥龙军区麾下的天魁军。

    今夜负责城防的是天魁军第九团的将士。刚好是第九营的将士接替第八营的将士,换班结束。

    因为宋城离着开封府有些距离,是以夜里也没有太多的将士在城头上巡视。大多数将士,都在城头的瓮城里面休息。

    单单南城门的几个瓮城里就汇聚有第九团的千余将士,这等实力,还是有办法应对任何突发情况的。不至于转瞬便被破城。

    “有枪声!”

    仍然是第九团第九营统带的张庭恩正带着几个人在城头上巡视,听到河边的神龙铳声,脸色瞬间凝重起来。

    他和身边几个士卒都向着枪响方向看去。

    别看第九团第九营的将士都背景非同小可,在整个天魁军中都有不小名气。但除去耿大发,很少有人会把自己特殊看待。

    他们都不是家中独子,来军队里是真正来历练,也想捞军功的。而以大宋军队的纪律,可不会对他们有太多优待。

    要捞军功,都得真刀真枪的上战场去拼杀才行。而要想在战场上活命,也就必须把自己当做寻常将士看待。

    就连耿大发,这货刚刚到张庭恩手下的时候还飞扬跋扈,到现在,也是老实得不得了。

    他爷爷耿谏壁的吏部左侍郎职位的确不低,但这样的背景,在第九团第九营里真的不算什么。比他背景深厚的,太多太多。

    这会儿,耿大发便就跟在张庭恩的后面。浑身裹得严严实实的,满脸粗糙,和之前那个奶油小生面孔有了天壤之别。

    瞧了枪响声处几眼后,耿大发有些不确定道:“老大,好像是建康军区大营里边……”

    他也和别的将士那样,称呼张庭恩为老大。

    张庭恩微微皱眉,“建康军区好端端的怎么会有枪响?而且还这么密集?”

    随即对身边的副统带道:“你快些去见总都统,将这事报给他听。”

    “好!”

    副统带忙答应,向着赵虎所处的瓮城跑去。

    他刚刚跑开的时候,大概也是城外枪声刚停的时候。

    张庭恩瞧着城外又没什么动静了,两道眉毛却仍然是凝着。突然间数百声枪响,哪怕突然又没了,这也绝对不正常。

    而不等那副统带跑到赵虎所在的瓮城里面,赵虎已经是从里面跑出来。

    这样寂静的夜里,建康军区北门外的枪声实在是显得很响亮。传到这城头上来也清晰可闻。

    赵虎在瓮城里边未必听到了,但肯定有其他士卒听到了,汇报给了他听。

    “总都统!”

    副统带见赵虎带着人在城垛里,忙跑上去,道:“刚刚建康军区大营那边有连绵的枪响声!特来禀报!”

    “我已经知道了。”

    赵虎点点头,摆手道:“你即刻安排麾下斥候前去打探是个什么情况,然后过来向我禀报!”

    “是!”

    副统带忙答应,又向着张庭恩所在的地方跑去。

    “老赵,这事要不要先禀报军机令?”

    在赵虎的身边,有天魁中高阶将领问赵虎道。

    赵虎皱着眉头,微微摇了摇头,道:“且先让斥候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吧!到时候再报也不迟。”

    这将领听他这样说,便也没再坚持。

    毕竟连绵的枪声虽然惊人,但也就那一阵子的事,可能并不是什么特别大的事情。不至于这就要去惊动军机令。

    文天祥作为整个大宋除去赵洞庭以外的最高军事指挥官,即便坐镇在宋城里,也没谁会傻到什么大小事务都去像他禀报。

    如果真是这样,文天祥最后怕也只会落得和诸葛亮那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结果。

    赵虎这会儿显然想不到,因为自己这个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的决定,却是错过了阻拦建康军区大军的最佳时机。

    张庭恩亲自带着两个人出城。

    耿大发也要去,不过没得到张庭恩允许。

    张庭恩始终没有真把他当做是第九团九营的士卒,毕竟耿大发是独苗,真打起仗来,肯定是要调到岳帅身边去当亲兵的。

    只耿大发自己却像是中毒似的,现在在营里不管是训练还是其余,都显得相当的积极。他好似是喜欢上军营内生活了。

    大概过去三刻钟的样子,张庭恩带着人又回城。

    他亲自跑到赵虎的旁边,禀道:“总都统,我刚刚已经去查探过。建康军区除去营门口有颇多士卒外,并没有其他异常。”

    “营门口颇多士卒?”

    赵虎捕捉到这个信号,“具体什么情况?”

    张庭恩道:“按理说营门处最多也就百余士卒看守,但我刚刚去看,只怕得有数百人。而且就在门里边,还有不少人。”

    想想又接着说:“因为觉得有些古怪,所以我就没有进去询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赵虎眉毛缓缓凝起,“建康军区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难道是有什么袭营?”

    “应该不是。”

    张庭恩道:“如果是有人袭营的话,苏帅应该会派人进城来禀报才是。”

    赵虎闻言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道:“这样吧,你还是持我令牌去问问建康军区内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他将令牌解下来递给张庭恩。

    很快张庭恩又出城去。

    几匹快马向着建康军区大营疾驰,火把在马背上飘扬。

    夜色很黑,河边道路又颇为泥泞,这几匹马都不能够将速度完全给展现出来。

    再算上这年头道路多蜿蜒,就需得耗费更长的时间。

    等张庭恩带着人出现在建康军区大营北门外的时候,已经是一刻钟以后。

    他持着令牌对门口的建康军区将士喊道:“奉天魁军赵总都统之命,特来询问刚刚枪响是怎么回事!”

    有建康军区的将领笑眯眯的迎上来,道:“没什么事,没什么事,都是误会!错把巡夜回来的哨探当做是敌军了,鸣枪示警呢!”

    “就这事?”

    张庭恩嘴里应着,本能上却是觉得有点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