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1565.镇国军到
    天亮了。

    京兆府城内的厮杀却还在持续。

    只到现在,大宋禁军已经全部杀到城内。正在京兆府南城区内和元军进行着巷战。

    双方将士在城内的惨烈攻防战已经不知道延续多长的时间。

    即便是以大宋禁军的骁勇,到现在也是伤亡惨重。

    而元军的伤亡自然就是更大了。

    自大宋禁军进城以后,掷弹筒已经难以发挥出之前的功效。双方将士之间的战斗力差距体现得颇为明显。

    元朝那些自民间召集回来的屯兵不论是军事素质还是士气,都较之大宋禁军相去甚远。

    他们的伤亡大概是大宋禁军的两倍有余,而且这个差距还在不断拉大。

    只京兆府的战事也不会这么快就结束便是。

    到现在枪炮声也是渐渐稀疏下来了。

    彻夜糜战下来,双方将士都是疲惫不堪。此时双方的将领们都已经在陆续召集将士进行休整。

    南京路境内。

    天慧军总都统方向宇等将这时也终于是率军从宿州主府符离赶到毫州主府谯县,得以和驻扎在这里的天牢军会军。

    实现这样的战略转移后,便代表着他们将能够对归德府形成掣肘。

    归德府作为南京路次府,元屋企本来在这里也驻扎有两万余军马。这些军马完全可以和主府开封相互呼应。

    而现在,有天牢、天慧军驻扎在谯县遥遥观望,归德府内的元军便别想再轻易出城去。因为只要他们出城,天牢、天慧两军必取归德府。

    这无疑给驻军在襄城,对开封府虎视眈眈的岳鹏减轻不少压力。

    这个时候,肖玉林也已经率军从梁县赶到襄城了。

    这意味着,襄城内汇聚着祥龙军区中除去天牢、天慧以及刘子俊的天雄军外的其余几乎所有士卒。

    天魁军、天捷军、天勇军,再有襄阳府、夔州府以及江陵府守备军,除去根据地内各城留下的些许守军外,还有将近八万之众。

    虽然这个数量还是不及元屋企在开封府、许州布置的兵力多,但也不算相去甚远了。真打起来,大宋禁军胜算不低。

    只不过占不台这时也是离着开封府越来越近,岳鹏便并没有率军匆匆进攻许州。

    襄城内,军营。

    旗杆上有着大宋国旗和祥龙军区各部队的军旗在飘扬。

    岳鹏穿着甲胄站在校场高台上,甲胄在阳光下闪烁着幽幽的光芒。

    在他旁侧,则是赵虎和杜浒等天魁、天勇军中的将领。

    襄阳、江陵、夔州府的守备军,还有后面赶到的肖玉林的天捷军,都被安排在城外扎营。

    此时岳鹏正在检阅天魁军将士操练。

    杜浒等天勇军将领是随他来进行观摩的。

    祥龙军区中天魁、天雄、天捷、天勇、天牢、天慧六支禁军,天牢、天慧两军乃是后面组建而成,战斗力较之前面四军自然稍差。而这前面的四军当中,又尤以天魁军最是强悍。他们毕竟是由岳鹏亲自带出来的。

    其后又由曾经带领过飞龙军的赵大统领,战斗力就更是强悍。

    虽然刘子俊、肖玉林还有杜浒都不差,但较之在赵洞庭身边耳濡目染,且亲自教导的赵大,在练兵方面还是要稍微差些。

    “杀!”

    “杀!”

    “杀!”

    诺大的校场上,天魁军将士们分为十二个方阵排列着。

    四个轻骑常规军团、五个步卒常规军团,再有就是特种团和冲天炮团、热气球团两个特别团。

    此时将士们个个手中都持着神龙铳,一下一下地演练着军中的刺杀技巧。

    神龙铳前端的刺刀在阳光下寒芒闪烁。

    “杀!”

    每暴喝一声,将士们便会变化一个招式。动作整齐如一。

    岳鹏站在高台上,眼中洋溢着颇为满意之色。

    赵大的确是将天魁军给操练得不错的。这支祥龙军区的王牌军队,有着更甚于以往的骁勇气势。

    赵大自己也颇为满意,咧开大嘴笑个没停,还时不时偏头和杜浒说着什么。

    杜浒有些哭笑不得。

    估计是赵大这家伙正在跟他吹嘘些什么。

    不过他却又拿赵大没什么办法。因为天魁军的确是较之他的天勇军要胜些。

    岳鹏瞧着瞧着,眼神向着天魁军特种团的方阵看去。

    这是天魁军中精锐中的精锐。

    他们脸上的神色看起来比寻常士卒要更为坚毅些,杀气也要更浓。

    张庭恩就在方阵里,排在第二列的第三行。

    这才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他的脸色就比以前要黑了许多了。气质似乎也有些变化。

    看得出来他是渐渐融入到这个军营里面了。

    岳鹏对他当然是颇为关注的。

    这几天张庭恩的表现没有让他失望。跟着天魁军特种团将士进行那样超强度的训练,他竟是没有喊苦喊累,而是咬牙支撑下来。

    要知道,虽然张庭恩是有着下元境的修为不假,但以前参与天魁军特种团选拔的士卒中并不是没有修为达到下元境的,相反还为数不少。但即便是那些兵王,也有很多都吃不消天魁军特种团的操练,被排除除去。甚至有的还是自主请求放弃的。

    张庭恩能不能够率军打仗,现在还不好说。但他这种能吃苦的性子,想要在军中立足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看着看着,岳鹏也不禁是轻轻点了点头。

    而这个时候,忽有士卒从军营外跑过来,直到他们的面前,单膝跪倒,“元帅!”

    岳鹏收回目光,问道:“何事?”

    士卒道:“刚刚收到线报,元中路元帅占不台已经率军到得开封府内!”

    岳鹏闻言眼神些微变幻。

    随即他摆摆手,对这士卒道:“本帅知道了,你下去吧!”

    士卒又向着军营外跑去。

    岳鹏也转身向着高台下走去,“召集众将,到府衙议事!”

    赵大、杜浒等人连忙跟上他的步伐。

    占不台率军进开封,这当然不是件小事。元屋企麾下本就有元军十余万,再加上占不台率领过来的,必然远超二十万了。

    这样的兵力,谁都不敢轻视。

    哪怕是岳鹏已经做好应对占不台的战略部署和心理准备,这刻也不得不从长计议。这种事,由不得半点掉以轻心。

    他虽然自认凭借他的祥龙军区未必就没有机会将占不台的中路军给吃下,但占不台的中路军,却也是有将他吃下的可能性的。

    岳鹏并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这边形势突然变得紧张起来的同时,柳弘屹率着镇国军区的将士们也是沿海路终于道了山东东路境内。

    他们并没有在楚州、海州这样的边疆地带登陆,而是直接到了山东东路最北边的宁海州城。

    镇国军区天孤、天空、天微、天罪、天陨、天败六军,再有广州守备军,光是大型海战船便有八十余艘之多。

    这样的阵仗只差没有将宁海州城内的元军给吓疯了。

    本来黄华率军拿下海州,又下赣榆、然后再取临沂,让得元军惶惶北撤,就已经让他们心中惊惧。如今镇国军区的大军赶到,这对于他们来说就更是灭顶之灾。

    自得知镇国军区的将士过来以后,宁海州城内的那些官吏武将们便就是惶惶起来。

    他们甚至都有些犹豫不知道该往哪里跑才好。

    向南,往莱州、密州等地,并非是长久之计,而向东北防区,去济南府、河间府,又路途遥远,而且还可能被朝廷认为是临阵脱逃。

    在哈尔巴拉没有率军赶到山东东路境内以前,没谁能够镇得住山东东路的局势。

    于是在柳弘屹率军在宁海州沿海登陆以后,这宁海州的主府牟平城内,竟然还留有少量不知该何去何从的元军驻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