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1360.商议破元
    距离韦州数十里远的乐山脚下。

    有白色军帐蔓延。

    大宋蜀中禁军全军驻扎于此,军寨周围栅栏林立,各大校场中都有大宋国旗迎风飘扬。

    周遭,青草葱葱。

    帅帐内。

    代理大元帅张光宝端坐于主位之上。

    后勤、督查等部主将,以及各军军长、都虞候、副军长鱼贯而入。

    整个蜀中军区六支禁军,算是后勤、督查等部,万夫长级别将领便有二十余人。

    帅帐正中,是沙盘。

    待得诸将都汇聚在帅帐内以后,张光宝便是缓缓站起身来,眼神扫过殿内众将,“都到齐了吧?”

    军区总都虞候周章强在旁笑着答道:“都到齐了。”

    他原是畲民将领,后被封为天速军都虞候。在北疆和元军交锋时表现优异,因蜀中军区缺乏能将,赵洞庭便将他调到这蜀中军区,任了蜀中军区总都虞候。

    这自然是越级升迁,就为这事,周章强也不知引得军中多少人羡慕。

    如今大宋军中的升迁制度已经颇为完善,按着寻常路线,如周章强这样的军都虞候要想升任总军区都虞候,需得是先到总军区后勤某部任主管,锻炼些年月,然后才大概能升为左、右都虞候,成都虞候副手。到最后,才可能成为都虞候。

    周章强直接成为总军区都虞候,可谓是三级跳。

    只近年来大宋禁军急剧扩张,军中如他这般实现三级跳的也不仅仅只有他。是以,军中倒也没有因此而起什么舆论和动荡。

    听到周章强的话后,张光宝摆了摆手,“那就都坐吧!”

    众将依序坐下。

    张光宝站在沙盘旁侧,眼神再度扫过众人,“现在元军和我军的局势,诸位应该心中都有数吧?”

    在他面前的沙盘内,有十余面小旗帜。或是白色,或是红色,小旗帜上面还写有小字。

    代表蜀中禁军的红色旗帜都集中插在乐山脚下。

    而代表元军各军的白色旗帜则颇为分散,将乐山北侧沿线几近封住。

    也不等众将答话,张光宝又接着说道:“元军赶在我们之前到这西夏境内,现在在韦州东西两侧布下重重防线,想要将我们阻拦在韦州以南的意图已经很是明显。而中兴府面临四面围困,诸位应该明白,我们的时间不多。迟则生变啊,诸位可有破敌之策?”

    “元帅!”

    话语刚落,便有将领站起身道:“韦州原是西夏静塞军司,地形险隘,易守难攻。眼下元军扼守各条要道,若是强攻,我军怕也得付出极重代价。末将以为,虽时间紧迫,但咱们更应力图智取,避免强攻。”

    帐内众将闻言都是轻轻点头。

    刚刚说话的这将领只是天伤军中副军长,但他的来历,却让众将都不会忽视他的建议。

    因为这人正是原效命于段麒麟麾下的鬼谷学宫大才封合璧。

    自原天伤军军长苗右里在重庆阵亡,军中都虞候何方松调任天英军军长。如今天伤军的最高层已是大换血。

    重庆府乐源县守军团团长王达钢接任了苗右里军长之职,原监军邓叶舟为都虞候。

    而出自鬼谷学宫的大才封合璧则是被任命为副军长。

    虽然副军长这个其实有些尴尬,作为军事主官,却又不像军长那样具备决策权,又没有都虞候那般主管后勤的权利。但封合璧出自鬼谷学宫,且又是当初段麒麟亲自任命的征长沙主帅,哪怕最终兵败,大宋众将也都不会否认他的军事才能。

    其实以封合璧的能力而言,做天伤军的军长也是不在话下。其军事能力,也在王达钢之上。

    众将都明白,他之所以只是天伤军副军长,全是因为他是降将。

    皇上不会轻易让降将担任军长或是都虞候的,副军长已是极致。因为,皇上心里肯定还对这些降将有着些许防备。

    便是连张光宝,在听得封合璧这话后也是轻轻点头,“封副军长说得在理。虽我军需得尽快驰援中兴府,但还是得以保存自身实力为主。此行皇上命我等驰援西夏,重在解中兴府之围,若是在这韦州就和元军大肆征伐,纵是能覆灭元军,最终不能解中兴府之围,那我们也是有负圣恩了。”

    说罢,向着封合璧看去,“只这如何智取,封副军长心中可有良策?”

    封合璧对着张光宝拱拱手,走到了沙盘旁侧。

    他伸手指向沙盘内代表韦州城的那个土堆,“元帅请看,这韦州城周有九寨,元军皆已布下重防。而已九寨地势来论,其中当属祥安寨、西河寨、司存寨最容易攻取。只是元军也知道这点,是以他们在这三寨内布置的兵力也较之其余六寨要多些。我们若是前去攻取这三寨,只会正中他们下怀。”

    张光宝沉吟着轻轻点头,“那封副军长的意思,是从其余六寨中另取几寨突破还是……”

    封合璧却是摇头,“不,末将以为,与其从九寨中谋取突破口,倒不如直接以韦州城为突破口。”

    张光宝闻言露出极为诧异之色,“以韦州城为突破口?”

    帐内众将也不禁都看向封合璧。

    虽九寨易守难攻,但真正最难攻取的自然还是作为主城的韦州城。

    以前韦州便是西夏边疆重城,出名的难以攻取。如今,韦州城作为元军的大本营,城内兵力也不是九寨能够相提并论。

    封合璧竟然说要以韦州城作为突破口,这分明是在避弱击强。这在兵法中,自是不可取的。

    天猛军军长郑益杭忍不住道:“封副军长,韦州城可是元军大本营,我们若是强行攻取,岂不得付出更大的代价?”

    封合璧只是笑,“郑军长觉得我们突破这元军防线,就能长驱直入,支援中兴府么?”

    郑益杭闻言微怔,刹那间意识到什么,“你的意思,是要在这里覆灭这股元军?”

    众将都是微微吸了口凉气。

    元军可不再像以前那般好对付了,六万之众的元军,不是说覆灭就能覆灭的。

    封合璧点头道:“元军镇韦州,在韦州北面还有原白马强镇军司大军驻守西平府。我们若是不灭这股元军,只是突破他们的防线,待这些元军重振旗鼓以后,必会在我军背后紧追不舍。我军届时,便极可能面临腹背受敌的危险境地。是以,我以为,这股元军虽然难灭,但我们还是必须得先将他们给啃下来,然后才能长驱直入,解中兴府之围。”

    张光宝眼神微动,“那封副军长你刚刚说的智取……”

    封合璧伸手将韦州城上插着的那面白色旗帜拔到手中,又道:“虽韦州城最是难以攻取,但同时,韦州城也是元军防线中最重要的一点,便如同蛇之七寸。元军主帅亲自率军驻扎于韦州城,我们大军若是能够攻下韦州,元军必乱。到时候,要覆灭他们,便不再是什么难事。”

    “可九寨之兵岂会坐视我等拿下韦州?”

    封合璧的话音刚落,又有位将领站起身来。是原天贵军副军长莫栋,也是如今的天暴军军长。

    封合璧却道:“要的就是他们来驰援韦州!”

    他的嘴角又缓缓勾起笑意,显得极是自信,“我们主动去攻九寨,岂如他们前来进攻我们的好?”

    众将眼神微动,都是明白封合璧的意思。

    进攻战可远远没有防御战那般好打。

    只天贵军军长巴统站起身来,道:“可我们任选哪个寨子,元军都会驰援,又何必选这最是难以攻下的韦州城?”

    这回封合璧还没答话,郑益杭倒是抢先答了,“因我们任选哪寨,元军在其主帅的指挥下,都不会乱。只有进攻韦州城,让其主帅无暇他顾,那些九寨元军才会失去方寸。我们也才有机可趁。”

    封合璧点头,“郑军长所言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