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1166.修伟离去
    赵洞庭的眼神再度掠向前方去。

    乱军之中,枪声远远不如之前密集。那些个真武境强者在厮杀间分外夺目。

    便是飞龙军中也只有靠后的将士还在开枪。

    前面的,都在意境威慑之下,如同风雨飘摇。双方将士如此。

    在这么多真武境逞威的情况下,并没有寻常将士发挥的余地。

    空千古镇杀二十余个真武境,直接让得那些新宋真武境高手心中大怯。

    幸好空千古也随即退走。要不然他们怕是没有继续呆在这里的勇气。

    以空千古刚刚这剑威能,再多出几剑,莫说是数十真武境,便是上百,也大概只有被他覆灭的份。

    刚刚那幕,无疑会被在场的人这辈子都记在心中。

    当初金刚和老破军宫主极境对阵,也远远不如空千古虐杀真武境高手来得这般震撼。

    见空千古退走,众新宋高手才总算是心神稍安。

    厮杀仍在持续。

    这刻他们也不敢再隐藏半点力量。

    因为谁也不知道,空千古能否在短时间内就恢复。

    他们对极境的了解太少了。

    殊不知,空千古施展出刚刚这剑,体内已是油尽灯枯。数天之内,他怕是都别想再施展修为。

    “集火!”

    “集火!”

    飞龙军中后排,接连有将领大喝。

    并未在意境笼罩之下的神龙铳手们齐齐举枪对着那些正在掠动、厮杀的新宋真武境开枪射去。

    他们到底是有着神龙铳的,不像是那些新宋军卒,只能在远处选择观望。

    神龙铳的射程较之伪极境的意境笼罩范围都还要远些,就更莫说这些只能算伪真武的高手意境。

    修为的提升,并不意味着已经也会随之提升。两者相辅相成,却又是各成体系。

    如赵洞庭,他若非是意境早就在修为之上,这时候,也不会拥有和真武境修为匹配的意境。

    有三两个新宋真武境高手在密集的枪弹之下被打成筛子。

    这并非是他们实力低弱,而是在和大宋真武境高手争锋时,很难再有余力去应对那些密集射来的子弹。

    一时间,虽大宋真武高手仅仅二十余人,但却好似是占据着极大优势。

    这种优势,完全体现在气势上。

    刚刚空千古一剑镇杀二十余新宋真武,足以让得大宋这些真武境高手们个个心生澎湃。

    更莫说,现在破军副宫主被晨一刀挡住。而大宋,还有齐武烈那个入伪极境有颇长时间的大高手。

    虽紫荆山庄绝学大概不能够和破军学宫的星辰、破军还有疯魔三剑以及刀冢枯刀法相较,但齐武烈的实力,定然还要在晨一刀和破军副宫主之上。

    这整个天下现在明面上的高手,除去空千古能稳胜他以外,大概也唯有大元国师洛陀和破军宫主能稍胜于他,便是如大魔头解立三,怕也只能和齐武烈杀个平分秋色。

    这样的齐武烈,在人群之中自是所向披靡。

    连真武境后期都罕见的新宋高手中,根本无人能够挡得住他。

    他们原本能够依靠的就是人数优势,而这种优势在空千古大显神威后,也几乎是荡然无存。

    只能说,对极境并不了解的段麒麟和鬼谷宫主等人都想得太过天真,也将极境看得太简单了。

    越过那道屏障,便是截然不同的境界。

    伪极境能血拼三两个真武后期,十来个真武初期。但极境,却是能撵杀数十真武。

    鬼谷宫主立在军中后面,在空千古掠退的那瞬间,已然是轻轻叹息。

    他旁侧都修伟脸色也是极为难看。

    空千古那剑,算是将他们的希望全部都磨灭了。

    到现在,都修伟终是忍不住说道:“老师,这重亲府我们怕是难以守得住了。”

    他们自认为高手数量必出大宋意料,但却没想,大宋高手的实力也同样远远超乎他们的意料。

    不仅仅有极境空千古,还有伪极境的齐武烈和晨一刀。

    都修伟的眼神始终都黏在齐武烈的身上。

    到现在,已经有数个新宋真武境高手被他斩杀。

    鬼谷宫主轻轻点了点头,忽道:“修伟,你现在便回宫去吧!”

    都修伟微怔,“回宫?”

    鬼谷宫主又点头,道:“对,回宫,回学宫。重庆府败,新宋是无法再延续下去了,这样的结局,只能说明当初老师的选择是错误的。学宫先贤们严令学宫不得出世,实是高瞻远瞩啊……新宋覆灭,但为师不能让鬼谷学宫就此断绝。你回到学宫以后,将宫中弟子还有古籍全部带走,去吐蕃也好,去天竺也罢,甚至是出海都可以。唯独切记,在中原一统之前,千万不能带着弟子们回来。”

    都修伟脸上露出惊色,“老师,您不打算离开?”

    “呵呵!”

    鬼谷宫主轻笑,“少主的为人我最是清楚。宁可他负天下人,也绝不容许天下人负他。我作为学宫之主,若是率众离开,他不会让我们走的。唯有为师死在这重庆府内,看在这个情分上,少主或许才会放你们离开,让咱们学宫留点种子。”

    都修伟眼中露出痛惜之色,“那若是少主不肯放我们离去呢?”

    “唉……”

    鬼谷宫主轻叹,“若是少主不肯放你们离去,那你便劝少主放弃新宋吧!再寻机会东山再起。等去新的地方,你可以联合破军学宫中的前辈们,让他们放弃少主。大宋有赵昰这样的雄才大主,少主不会是他的对手。”

    都修伟沉默。

    他当然听得出来鬼谷宫主话里的意思。

    赵昰太过光彩夺目,简直是无懈可击了。

    段麒麟虽是天纵奇才,但这辈子有赵昰压着,大概都难有出头之日。

    而到时候不管鬼谷、破军两宫之人跟着他到哪里,最后怕都只有被覆灭的下场。

    这不是他都修伟想看到的。

    正如鬼谷宫主所言,新宋可以灭,被两宫视作大才的段麒麟也可以死,但传承上千年的两宫却不能就此断绝。

    鬼谷、破军能有现在的底蕴,凝聚着无数前辈的鲜血。

    现在为段麒麟他们已经付出这么惨重的代价,再坚持下去,那便是愚蠢了。

    稍微沉默后,都修伟对着鬼谷宫主道:“老师,那我离去前,要不要先去请示少主?”

    “不必了。”

    鬼谷宫主摇头道:“你带着人离开,少主自是明白为师的意思。若是他想放学宫生路,自是不会阻拦,而若是他不愿放学宫离开,便是你去请示,他也不会答应。”

    说着他摆摆手,轻叹道:“你这便去吧……鬼谷学宫,为师就交给你了。等你回到学宫后,大概为师的死讯也应该传到少主耳中了。”

    “老师……”

    都修伟看着鬼谷宫主,眼眶泛红。

    他们共处数十年,实在情同父子。

    鬼谷宫主从怀中掏出代表宫主身份的令牌,递给都修伟,只又道:“去罢!”

    都修伟瞧瞧前面仍然厮杀的高手们,终是接过令牌,就此离去。

    他没有率任何士卒,刚刚离开军伍便卸去甲胄,单骑出城。

    而他的离开,自是未对重庆府内局势造成任何影响。

    那些正在厮杀的高手们也没有谁去注意他。

    晨一刀和破军副宫主两人刀来剑往,杀得难解难分。

    刀冢绝学对上破军学宫绝学,可谓是针尖对麦芒。

    在他们周围,连其余那些真武境高手都不敢太过接近。

    鬼谷宫主在都修伟离开以后,负手而立,只是继续怔怔看着前面。

    让都修伟离开,是他刚刚出嘉定府和都修伟汇合后便生出的心思。

    这个弟子虽然天资有限,但胜在勤奋。有他作为学宫之主,学宫未必兴盛,但应不会垮。

    而从私人感情上来说,鬼谷宫主也不愿看到都修伟死在这里。

    都修伟纵死,也难以挑起段麒麟心中的柔软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