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049.再起兵锋(四)
    南面海上,革离君收到斥候消息,脸色胀得通红,咬牙切齿,怒不可遏。

    他没想到自己五万人马攻城,落到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未战飞天军先行倒戈,而后护持军又起哗变,护州军逡巡不前,定海、破敌两军未近城头就被打退。

    军师在旁边瞧着他的脸色,不敢问话。

    好半晌,革离君才捏着自己眉心,沉声道:“命令各军就地安营扎寨,围住行宫。”

    说着又看向旁边军师,“传令祁书才,让他派两千威武军随我上山。”

    “这……”

    军师微微迟疑,看向不远处元军的船,问道:“大人,那元军那边……”

    革离君倒是忽略这事了,赞赏的看了一眼军士,忽地又面露喜色,道:“你亲自去面见张弘范和李恒,让他两人率军随我上山,围死行宫。他们粮草有限,我军却有雷州府源源不断送来后勤补给,我倒要看看,他们能够坚持多久。”

    他也知晓,要强行破城已是不易,竟然想到围城的法子。

    可军师又道:“大人,那既然如此,为何不让威武军全部攻上山去?”

    革离君忍不住又是咬牙,“柳弘屹那个混蛋倒戈了,我留祁书才在此坐镇,是要防范于他。”

    军师不禁是咽了口口水,没想到飞天军竟然真的倒戈了。但他知道革离君心情肯定不好,也不敢多说,让士卒放下小船,就往元军船阵那里去了。

    革离君又派别的人去通知祁书才。

    军师匆匆到得张弘范主船下,被元军放下小船拽上去。

    刚见张弘范、李恒,他便跪倒在地,道:“见过张帅、李帅!”

    李恒在知州府里见过他,微微疑惑道:“你不是革知州的军师么?怎的到我们这来了?”

    军师有些讪讪道:“我军攻城受挫,打算围困行宫,知州大人请两位大人前去坐镇。”

    六万人对一万多人,却打成这样的局面,饶是他脸皮够厚,现在也是觉得火辣辣的。

    张弘范和李恒闻言则是面色微变,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即李恒说道:“革知州不再打算强攻了?”

    军师知道若不说出实情,张弘范和李恒怕是不会轻易动军,当下也是无奈,将雷州军的遭遇全盘说了出来。

    张弘范两人只差点没傻眼。

    他们本来还想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现在可好,雷州军压根没能和宋军火拼上。

    当下两人也是惋惜,知晓擒宋帝、灭革离君的机会已然不可能有了。

    张弘范看向李恒,问道:“贤弟,你以为咱们当如何处置?”

    坐山观虎斗的主意是李恒出的。他也不在乎这军师在场。

    李恒低头微微沉思,而后对军师道:“既然如此,那你便回去通报,我们随革知州上山掠阵。”

    军师大喜,连连谢过。又让元军将他放下小船,往革离君主船赶去。

    他刚离开,张弘范便问李恒,“贤弟是何打算?”

    李恒叹道:“我们想坐收渔利已是不可能了,宋帝和革离君比起来终究还是宋帝重要。老哥,此种形式下,我们也只能帮助革离君灭宋,以期来日皇上能够赦免我两人大军折损之罪了。”

    “唉……”

    张弘范也是不禁叹息。

    他号称常胜将军,雄师南下,本来气势如虹,雄心勃勃,没想到最终却惨败在孱弱的宋军手下。

    而且,连具体是怎么败的都不知道。

    这于他而言,自然是莫大的屈辱。

    李恒此时又道:“我哥俩前去,若是能引得降卒哗变,反抗宋军,也算是大功一件……”

    张弘范自然也能想得到这点,无奈叹道:“此时也只能如此了。”

    过些时候,革离君战船十艘和张弘范战船二十艘便缓缓向着碙州岛岸边靠去。海上只留祁书才威武军八千将士防范柳弘屹。

    到得岸边,雷州军和元军相继登岸,革离君少不得和张弘范、李恒寒暄几句,而后便战鼓擂响,两军沿着之前护州军的进军路线往行宫而去。

    赵洞庭在崖畔见到这幕,遥望向雷州方向,眼眸中不禁有些担忧。

    革离君他不怕,但张弘范、李恒两人,却是极可能引得元军降卒哗变。

    这可如何是好?

    皱着眉头沉思半响,他忽地站起身来,对李元秀道:“公公随我前往城头!”

    然后便匆匆向着行宫内走去。

    李元秀连忙跟上。

    杨淑妃喊道:“昰儿,怎么了?”

    赵洞庭只是摇头,没有答话。雷州军围而不攻,革离君突然上山,这让他意识到形势危急。

    颖儿瞧着赵洞庭稚嫩的背影,有些担心,道:“太后娘娘,奴婢也随皇上去。”

    说着便小跑追向赵洞庭。

    乐婵、乐舞姐妹两对视一眼,也是拔腿追去。

    杨淑妃微蹙着秀眉,却也想不明白赵洞庭为何突然这样凝重。但众大臣还在这里,她也只得留下。

    不到两刻钟,赵洞庭五人便到南城墙上。

    镇守南面的张世杰、岳鹏等将领见到皇上亲临,连忙过来行礼。

    赵洞庭摆摆手,径直向着城头上走去。

    正要登上城头,却是被岳鹏拉住,岳鹏道:“皇上,城头危险。”

    虽然城外护持军和护州军离着城墙尚有数百米,但他还是担心发生什么意外。赵洞庭现在不论从名义上还是实际上,都是南宋朝廷的主心骨。

    “没事。”

    赵洞庭掰开岳鹏的手,道:“有公公在侧,朕无恙。”

    说罢,他兀自登上城头。站在墙垛上,望向城下连绵的护持军、护州军将领士卒。

    张世杰问道:“皇上,您要做什么?”

    赵洞庭看着雷州军卒离着城墙还有数百米,知晓声音传不出这么远,微微皱眉,然后猛然沉声道:“岳将军,领精兵五百,随朕出城!”

    岳鹏吃惊不已,“皇上,您要出城?”

    赵洞庭只是点头,并不答话。

    张世杰不明白赵洞庭为何要出城,噗通跪倒在地,“皇上,城外危险,出不得城啊……”

    赵洞庭终于开口,“我若不出城去,这城内才是真正危险。”

    说着他又看向岳鹏,语气颇重,“快快下去准备。”

    岳鹏对赵洞庭是打心眼里佩服的,见他这样凝重,不敢怠慢,连忙跑下城头去挑选精兵干将。

    张世杰刚刚始终盯着城外雷州军,并未注意到革离君的动静,此时忍不住问道:“皇上,您何故执意出城?”

    赵洞庭叹道:“我们漏算了张弘范和李恒,此时,他们两个已随着革离君上山来了。”

    张世杰能够统管三军,自然头脑不俗,听到这话,很快想到其中利害,脸色也不禁是大变。

    元军降卒终究是个隐患。

    过十数秒,张世杰道:“皇上,要不便由臣代皇上去招揽城外军卒吧?”

    此时此刻,他当然能够想得到赵洞庭的打算。

    城内禁军不过一万五千人,降卒却有一万两千多。要是不招揽这些雷州军,等张弘范等人上山,降卒哗变起来,就足够禁军喝一壶的,到时候城外雷州军再行进攻,行宫必破。

    赵洞庭摆手,道:“此事还是朕去最为合适。”

    说着,他轻轻叹息了声,“若是朕此行出城遭遇不测,你便率军投降投降罢……”

    他对此行出城的结果也没有信心,但是却很清楚,此时不得不赌。

    战争,是容不得任何疏忽的。因为漏算张弘范和李恒,转眼间宋军形式就变得岌岌可危。

    张世杰闻言,却是瞪着眼道:“皇上,臣必与大宋共存亡!”

    赵洞庭轻轻摇头,“朕不想太后、你们,还有朕的将士们白白送掉性命,投降,兴许还有活路。”

    正说着,岳鹏已经回来,拱手道:“皇上,末将已召集五百精兵,随时可以出城。”

    赵洞庭不再说话,跳下墙垛,朝岳鹏走去。

    数分钟后,南面城门吊桥缓缓放下,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

    五百持盾骑兵团团护着赵洞庭,向城外驰骋而去。

    岳鹏一马当先,持着银枪,威风凛凛。

    赵洞庭被护在中间,却是躺在乐婵的怀里。

    乐婵、乐舞、颖儿都要跟着出城,他没能阻止。和乐婵共骑,是他执意要求的。

    此行出城能不能活着回来,还说不准。他只想着,若是死了,死前能够享受享受乐婵的怀抱,也算没白白穿越来到南宋这趟。

    乐婵见小皇帝缩在自己怀里,嘴角还兀自带着几抹微笑,只觉得心头古怪。

    她想不明白,这个小皇帝怎么好似对自己格外的亲近,那种感觉,又好似是种依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