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绍宋 > 第十四章 南阳(下)
    且不提刘汲如何头大,吕好问早已经揭开了第四张纸条,然后打开一看,正是‘关西’二字,登时也不敢怠慢,便将这张纸条递给了宇文虚中。

    来到南阳,便是为了关西强兵,而关西与行在隔断了许久,除了长安陷落,整个京兆府要员全部殉国外,那边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还有多少兵马?有没有变成军阀割据的姿态?有没有被金人全取?

    这些事情,总得有人去摸清楚,然后做出相应对策与安排……还是那句话,军国大事,必须得有人担负起来。

    故此,宇文虚中也没有吭声,便直接接过了这张沉甸甸的纸条。

    这时候,吕相公终于揭开第五张,也是最后一张纸条,细细一看,乃是‘军婚’二字,而联想起昔日八公山上赵官家对那些军士的许诺,吕相公哪里还不明白,这是要结合土断梳理流民后,鼓励再嫁,给御营中军的士卒们寻浑家的意思……便赶紧将这张纸条攥在了手里,准备以首相之资亲自来做这件疑难大事。

    至于其余四位相公,各自一怔,却也都懒得计较什么。

    “每件事情都刻不容缓。”

    五人立在空落落的大殿上,一起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吕好问身为陪都首相,义不容辞。“但此时各部、院、寺、监皆缺额严重,所以我以为,做这些事情同时,须得同时填充人事……”

    “官家早在蔡州就下旨让各处推介贤能之才了,只是因为道路缘故,尚未抵达,或者干脆尚未接到旨意,便是京西本地的推举,也是银术可退后方才开始的。而行在那些随员,也都大略用来填充京西了。”宇文虚中随口提醒了一句。“此时填充中枢,又能拿什么人来填充?”

    吕相公登时无言以对。

    就这样,五位相公在蓝珪的注视下,一起又冷了一炷香的场,最后踌躇片刻,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各自先回去,召集自己的幕僚、朋友、学生,还有相熟官吏一起来速速拟个条陈,等官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先做个大概汇报再说。

    然而,就在五位相公一起转身,准了离开此处之时,殿外林中的‘咕咕’声中,大押班蓝珪却忍不住干咳了一声:“诸位相公留步!”

    五人齐齐头大,却又不得不齐齐回身,最后还是吕好问无奈,硬着头皮开口相对:“蓝大官,官家还有吩咐?”

    “不是官家吩咐,是我等内侍省昨日讨论了一番,有件事情要与宰相们说。”蓝珪小心翼翼。“诸位相公,官家今年须二十二岁,正是春秋鼎盛,偏偏又只有一位皇嗣,而潘娘子又须照顾皇嗣,又须替官家尽孝于太后身前……”

    五人不等蓝珪说完,便登时醒悟,好嘛,这件事却是给忘了赵官家将老婆孩子抵押给东南李公相那里后,身侧居然一个女人都无!

    而蓝珪见到五人会意,也是在御案旁抄着手一声感叹:“照理说,官家之前三令五申,不得索求地方女子,不许擅自增加宫人,有康履前车之鉴,我等身为内侍晓得厉害,也不该多言。但以往毕竟只是行在颠簸之中,官家也多在军营之内,还算说得过去。而如今来到南阳,入了行宫,堂堂官家,却没理由身侧一位娘子、夫人都无吧?真要是长久下去,外面恐怕反而会有不端的流言出来……我等实在是无奈,只能求助诸位相公了。”

    不用长久下去了,之前在八公山我就亲耳听到有官家不能人道的流言了……吕好问很想这么说,但却无法开口。

    这件事怎么说呢?

    是非常必要的,因为诚如蓝珪所说,无论是为增加皇嗣,还是要营造一个正经官家的健康形象,甚至为了让官家收收心多留在宫中,都必须要给官家寻些枕边之人。

    然而,这种事情,本该是你赵官家私下示意,然而内侍们去做的,外朝大臣们再顺便弹劾和劝谏几句,所有人各司其职,你好我好大家好才对,可为什么是你赵官家明令禁止,然后内侍省把锅端给宰相呢?

    宰相能干这种事情吗?宰相那是百官之首,是要处置军国大事,决定政略方阵,处置百官矛盾,协调阴阳大道的人,怎么可能去给你赵官家找女人?!

    但那又怎么办呢,还真让官家打光棍?

    没看到刘汲给修的这个行宫,里面都有妃子、夫人的位置吗?而真要是官家在南阳都还一个女人不碰,怕也是宰相不负责任的表现吧?

    几位宰相都能想到那些御史、闲人弹劾的词调了,某某某宰相自己几个老婆几个妾,几个儿子几个闺女,却让官家守活寡……因为这事罢相,也太难堪了点。

    那么进入下一个议题,这种注定要挨骂的事情谁来负责呢?

    随着一只珠颈斑鸠飞入殿中,继续咕咕作响,五位相公中的四位齐齐将目光对准了其中一人,吕好问无可奈何,只能回身点头应声:“蓝大官且安心,我为首相,当仁不让,我来想办法!”

    蓝珪如释重负,五位相公沉默不语,各自趋步不停,竟是逃也似的离开了大殿,殿中一时只有咕咕之声不停。

    “开始吧!”

    同一时间,南阳城外,豫山脚下,白水之畔,所谓树绿花香,人声鼎沸,换了牛皮带的赵官家带着几名心腹要员端坐在军营将台之上,正饶有兴致的指着身前二人言道。“既然你们二人言语相同,那朕也不做恶人,你们就在这里摔跤比武,朕与王太尉等人都在这里,一起给你们做见证,胜的人来补这个准备将……唯独必须要认赌服输,事后不许再做追究!”

    两名份属乔仲福麾下的年轻军官齐齐拱手唱喏,便扭头冷冷相对,然后直接在如雷声般的起哄声中各自回台下解甲去了。

    而片刻之后,双方便各自只着一条褌裤,露着纹身与腱子肉再度上来,周围喧闹之声也愈发震耳,但随着两人一起弯下腰来,相互逼近到只有一个身位的时候,不知为何,原本喧嚷的军营却瞬间安静了下来……

    但是,随着其中一人猛地向前蹬腿一扑,一股声浪复又卷动了整个军营。

    ps:其实是一章,该一起发的,手残,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