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神话基因系统 > 第97章 战!
    蜈蚣王,死了。

    野猪王,死了。

    幕后黑手已经没有手下可以差遣了。

    “所以,你还不准备露出真身么?”

    楚风望着山林,神色冷冽。

    虽然不知对方在何处。

    但,他相信对方能听到。

    “原来是神界的天蓬元帅啊,难怪能在圣池里存活。”

    虚空中,那道声音再度传来。

    显然,天蓬方才那一拳蕴含的术法让隐藏在暗中的大妖认了出来。

    “哼,没错,正是本帅,你这小妖在何方,速速现身,本帅说不定可以留你一条全尸,到了地府也好转生。”

    天蓬装起逼来也是毫不含糊。

    他从一头硕大的白猪变了回来,虎背熊腰,气势汹汹。

    “呵呵,世人往往被名声所唬,你能当上天河元帅无非是体质特殊能驾驭弱水罢了,还真以为有统领八万水军的实力?且不说托塔李天王,就连那哪吒三太子你也不一定是对手……不,吾太高估你了,不出意外,你连四大天王估计都打不过吧?”

    声音,自山林而来。

    语气,充满了嘲讽。

    “你!”

    天蓬一时哑口。

    确实,他这个元帅的职位是因为体质特殊,能够驾驭弱水。

    但知道此事的人不多。

    尤其是知道弱水秘密的人,更是要少。

    为何,此人会知道?

    天蓬沉声着,偷偷看了楚风一眼。

    有些事,就连楚风也不能告诉,还是不再提为好。

    天蓬默声。

    “弱水……圣池……岩浆花……黄泉……”

    楚风瞥了天蓬一眼。

    他早就对这其中的关联有所猜测了。

    只不过,还需要进一步证实罢了。

    现在当务之急是解决不知隐藏在何处的大妖。

    其他的,后面再说。

    “听了这么长时间,是不是听够了?”

    那大妖再次开口,语气充满了不屑。

    “飕!”

    此话一出,从林子里猛的冲出一只吊睛白额大虫。

    那老虎浑身是血。

    倏地,变成人形。

    只见,那人一身黄皮、身材魁梧、左脸一道长疤,额头上有个“王”字,像是刀剑所刻,疤痕清晰可见。

    正是虎王。

    “吾没想到,野猪王竟然如此没用,连你都没有解决掉。”

    虚空中,呈现出一对黑眸。

    那双黑眸阴森而又深邃。

    黑气弥漫,遮天蔽日。

    “咳咳……”

    虎王咳了几声,低头,擦了擦从齿缝溢出的黑血。

    转头,看了看楚风和天蓬。

    最后又霍地抬头,目光直对那道黑眸。

    他厉声道:“这些年来,一直都是你暗作祟,以野猪和蜈蚣做打手,既杀山神和土地公,又杀桃花源的村民?”

    “怎么,一向蛮横粗暴的虎大王竟然怜悯那些人来了?哈哈哈哈哈,真是可笑啊!”

    肆意的笑声回荡在山中。

    虎王双拳攥紧,胸口剧烈的起伏,喘着粗气,吼道:“你这混蛋,老子只想安心修炼,保无间山群妖安全!”

    “呵,还真是伟大啊,和你这副可怖的尊容完全搭不上呢,”大妖阴阳怪气的说道,“话说过来,我得先感谢你一下呢。”

    “谢什么?”

    虎王怒目。

    “谢你的项上人头啊,哈哈,”笑声,极其的瘆人,“等需要给天庭一个理由时,就说你这厮吃人有瘾,未免事迹暴露故而坑杀无数土地公与山神,岂不正好?你这颗头颅吾可得好好保存着,这样一张凶神恶煞的脸再合适不过了。”

    虎王睚眦欲裂。

    他伸手,摸了摸额间的“王”字,手掌向下,轻轻摩挲着左脸那道长疤,那一刹那的眸光尽显落寞。

    “混蛋!”

    下一刻,他双目喷火,杀向虚空中的那对黑眸。

    “呲……”

    在被虎王一拳打到之际,那黑眸化作黑气,直接散开。

    “砰……噗……”

    虎王扑了个空,再加上受伤严重,砰的一声摔落在地。

    “哧!”“哧!”“哧!”“哧!”

    蓦地,四周的林木一个个像生了脚,竟然能够移动。

    不仅如此,它们在树干分叉处还生有一对尖眸。

    “又是一种战斗方式?”

    楚风蹙眉。

    那尖眸他有印象,和藤蔓尖端的眼睛所差无几。

    只是,藤蔓和林木有何区别?

    “哧!”“哧!”

    现在已经容不得思虑了。

    附近的林木通通围了过来,转眼间就将他给包住了。

    不只是他,天蓬和虎王也分别被几十棵参天古树围的里三层外三层。

    “嚓嚓……”

    甚至,就连树干枝头也都互相缠绕起来,将仅有一丝逃生可能的上方通道也给堵住了。

    “沙沙沙……”

    紧接着,林木里圈不断缩小,进一步压缩着空间。

    “不好!”

    楚风皱眉。

    这是要将他们碾成肉片的节奏!

    说时迟那时快,乘空间大小还够施展术法后他连忙抽出秋水剑,凝眸,静心,而又倏地睁开眸子,剑影如风,斩了出去。

    “横贯八方!”

    楚风长喝一声。

    “砰咚!”

    剑芒蹭的将围住他的几十棵古树拦腰斩断,轰隆倒下。

    飕!

    楚风纵身一跃,跳出包围圈。

    “风哥……风……”

    另一个包围圈里,传来天蓬越来越低的呼救声。

    显然,天蓬支撑不住了。

    楚风在外界就好施展多了,他直接一剑将前方树木斩断。

    轰隆一声,林木倒下。

    天蓬,就在正中心。

    瑟瑟发抖。

    此刻,他的发型成了“一”字型。

    天蓬嘴角抽搐,幽幽地说道:“就差一点,我的头也成一字型了。”

    “额……”

    楚风摸了摸鼻子。

    “沙沙沙……”

    另一处,林木缓缓退开。

    中心,是虎王。

    他身体被挤成了纸片一般薄,五脏六腑都从口中被挤压而出,生命流逝,风一吹,就倒在地上。

    恰好,面朝上,看着昏暗的天空。

    那被挤压得找不到瞳孔的眼眶流下一滴枯黄的泪水。

    “又是这样的云啊……”

    虎王说不出话来,唯有看着天空,听着风吹而过的细微声音。

    不堪的往事,一一浮现在脑海。

    那个小镇。

    那个养他的老奶奶。

    那群调皮的孩子。

    “打他!打他!”

    “小老虎!好坏坏!”

    “喂,小老虎,你怎么这么怂,老虎不是山中大王么?”

    “来,我们给它额头刻个王吧!”

    “哇哇哇,好可怕的王啊!”

    “嘻嘻,再给它划个疤啊!”

    “快,按住它!”

    那些孩子,是他幼时的梦魇。

    而养他的老奶奶,是他唯一的家人。

    “乖,小虎乖,涂点药就不疼了……”

    那个风雨飘摇的破庙,是他唯一的港湾。

    直到老奶奶离去。

    他离开那个小镇。

    “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一方大王,护佑万千幼小的生灵……”

    这是他的承诺。

    可终究,还是没有做到。

    那滴泪水,从他的眼角滑落。

    楚风伸手,接过。

    泪珠里残存的神念,传入楚风的脑海:

    “我从未伤害过凡人,哪怕他们曾经伤害过我……”

    “我想家了……我想想奶奶熬的粥了……”

    “他的真身,就在死山……”

    那滴泪水,被楚风掌心吸收。

    楚风合眸。

    倏地,睁开。

    纵身一跃,跳到高空,乘云而去,来到死山上空。

    “在山里……在哪里?难道会是这一整座山么……”

    楚风紧紧的握着秋水剑。

    狂风呼啸,云层涌动。

    他望向远处。

    被藤蔓束缚的玉兔。

    被藤蔓束缚的青蛇。

    蜿蜒而出不知发生何事的村民。

    呜呜叫的黑狗。

    小山坡上,老者的墓碑。

    桃花源的一切的一切,都在眼底。

    还有,阴云下那朝玉兔和青蛇奔跑而去的身影。

    那道身影倏地停下。

    驻足,望向楚风。

    那人郑重的点了点头。

    楚风微微颔首。

    他目光转向秋水剑。

    他将秋水剑竖起,置于身前。

    “来吧。”

    他仿佛听到了剑的召唤。

    “来吧。”

    他低语。

    “来吧。”

    他高声。

    “来吧。”

    他长啸。

    “来吧!”

    楚风神念在一处湖水中。

    他积攒力量,挥动长剑,湖水涌动,尽数而出。

    “秋水万千!”

    剑光如星辰般璀璨,斩向那座林木繁荣的死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