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神话基因系统 > 第85章 无间
    短暂的时间,朝圣结束,各回各山。

    “土地公大人!”

    楚风回头,看到那穿着一袭碎花裙的蒲公英小跑过来。

    他将真实的情绪抹去,朝蒲公英一笑,道:“这件裙子很好看。”

    “真的吗?”蒲公英显得很开心,“能得到土地公大人的夸奖真是太好了。”

    楚风,一只黑白食铁兽,撇了撇嘴,道:“我只是假的土地公,你这么恭敬干嘛。”

    “真是假的吗?”

    蒲公英眨着一双清澈的眸子,目光单纯得很。

    楚风耸了耸肩,道:“你猜。”

    蒲公英凑过来,在楚风耳边轻声道:“我猜,是真的哦。”

    楚风没有说话。

    他轻然一笑,继续往前走着。

    “土地公大人等等我啊!”

    蒲公英在后面跟着。

    楚风依旧走着。

    “土地公大人!”

    蒲公英忽然冲到楚风的面前,张开双臂,挡住他的去路,楚楚动人的说道:“你这么不想跟我说话吗?”

    “不想。”

    楚风转身,从另一条路走。

    “你……”

    蒲公英愣在原地。

    显然,她没想到楚风会这么说。

    “沙沙沙……”

    很快,楚风听到了身后脚踩沙土的声音越来越近。

    他嘴角微微勾起。

    那样的笑容,从未出现过。

    有叹息。

    有不屑。

    还有……愤怒。

    然而,当他转身时只剩下无奈的笑:“喂,我很忙的。”

    “我知道啊土地公大人,可是真的有事情和你说。”

    蒲公英眨了眨眼。

    “说。”

    楚风做了个请的姿势。

    蒲公英手指竖在红唇上,轻声道:“是和元明有关哦。”

    “元明?”

    楚风眉头一皱。

    那模样,似乎从未听过这名字。

    蒲公英盯着楚风的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久,才重重的点了点头:“嗯,是元明,百年前的土地公。”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楚风再次转过身子,大步流星。

    “可是……我有重要的事要和你说啊!”

    蒲公英依旧跟着楚风。

    楚风边走边笑道:“朝圣完毕得溜达溜达,你要是不着急就和我走一会再说,要是等不急就走吧。”

    “啊……等的急,等的急!”

    “呵呵。”

    楚风微微摇头。

    目光,则不经意的从地表和林木树干上的藤蔓上扫过。

    他继续走着,好似漫无目的。

    就这么在几座山中穿梭着,时而纵身一跃,时而踏树高飞。

    蒲公英始终在后面跟着。

    良久。

    “这是悬崖之顶?”

    蒲公英蹙眉。

    悬崖上巨石林立,除了少许缝隙,刚好呈三面被围之势,另一面则正对着桃花源的方位。

    崖高千丈,云层似乎就在头顶上,狂风呼啸,吹的发丝尽乱。

    不远处下方的桃花源的人们显得很小,在田野里劳作着,孩子们追着猎犬跑,扑倒在花丛里,很快就找不到了。

    楚风站在崖边,目光如炬,望着桃花源的人们。

    他一手背着,一手置于脐下,单手结印,同时口念咒语。

    “哧!”

    蓦地,传来些许声音。

    “谁!”

    蒲公英看向四周,却什么也没发现。

    她心生惧意,道:“土地公大人,我刚才好像看到两个影子跳下去了……这里好奇怪,我们走吧!”

    楚风这才转过身,对她说道:“这里挺好的,起码,没有藤蔓。”

    “藤蔓?”

    蒲公英看着楚风,身子一怔。

    少倾,她恍然一笑,道:“对啊,元明说过要提防藤蔓,土地公大人,您原来真不是山中的食铁兽啊,那我猜对了!”

    “是么?”楚风笑了笑,道,“说说看。你是怎么猜到的?”

    蒲公英满脸兴奋的说道:“昨夜,鹰妖死了,他可是用来监视兔子土地公的。要知道。他的瞳术很特别,能看穿一个人的‘眼神’,不管如何变化,眸子有多大改变,‘眼神’却是不会变的!鹰眼本来就是幕后黑手的打手,是来监视兔子土地公的,他死了,那便说明看了不该看的事,所以,您就是兔子土地公,是吗?”

    楚风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猜测。

    这全都是猜测而已。

    若蒲公英能确定,便不会以这种方式来和他交谈了。

    楚风颔首,道:“你真聪明,被你猜到了,”

    “太好了,”蒲公英蹦跳起来,道,“关于幕后黑手,我知道很多,你跟我来,我把一些东西藏在了某处!”

    言罢,过来拉着楚风的手,立即就要从崖壁下去。

    “咦?”

    然而,没走几步,她却感到身后的人挣脱开来。

    她转身。

    身子一颤。

    额头,被一把银黑色“法宝”指着。

    那“法宝”很特殊,她从未见过。

    蒲公英看到黑乎乎的枪口,感到一股危险感。

    “土地公大人,您这是……”

    她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楚风手持沙漠之鹰,对准蒲公英的眉心,淡淡地说道:“‘藤蔓’给了你不少压力吧,以至于你太着急了。”

    蒲公英身子微微颤抖,却强行镇定,道:“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楚风冷笑,道:“还想隐瞒什么,‘藤蔓’的下手?”

    “我……我是元明的卧底啊!”

    蒲公英声音颤抖,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风吹的。

    “是,你是元明发展的卧底。”

    “那……”

    蒲公英松了口气。

    然而,楚风的话再一次让她如临大敌。

    “只不过,你背叛了他,也出卖了他,不是么?”

    “我……”蒲公英脸色发白,抿了抿嘴,道,“我没有……”

    楚风笑道:“刚开始我也没想过你是为藤蔓做事的,起码,我没想到你是元明的卧底。”

    “当我见到含羞草精,葵花精,还有鹿精尸体时便有所怀疑。”

    “他们唯一的共同点是喜欢玉兔。”

    “他们因此而死,说明‘藤蔓’知道元明的遗言。”

    “他为什么会知道?”

    “真相只有一个,元明被出卖了。”

    “含羞草精,葵花精,鹿精被杀,说明他在寻找卧底,另可错杀,不可放过。”

    “所以,只有一位卧底背叛了元明。”

    “这么隐秘之事‘藤蔓’不会轻易告诉他人,最起码,不会告诉一个妖力低微的蒲公英,而你第一眼见玉兔的神情变不正常。”

    “再加上三精被杀,你也喜欢玉兔却毫发无损。你不是那个背叛元明的卧底,谁是?”

    “你曾经和我,山神还有玉兔亲吻,说是规矩,真是笑话,我暗中检测过,被你的口水混入口腔后便会融入自身血液,如此一来,就如同在体内被布下无数蒲公英种子,行动的轨迹都会被你知晓。”

    “父亲,”这时无字天书的声音传入楚风脑海,“这是我检测的,此处宝宝应该强势出场。”

    “闭嘴。”

    “哦。”

    楚风沉声道:“我从清清的口中也查到了属于你的口水,她的死,你作何解释?”

    蒲公英神色恍惚。

    她立在那儿,一头乌黑的头发被狂风吹乱,脸色苍白如纸。

    忽的,红唇白齿,笑了起来。

    “是,是我,那又如何?杀一个凡人需要解释么,更何况还是比我漂亮的贱人!”她威胁道,“那位大人怀疑你的身份,特派我来探查,这么长时间没有下去,他很快就会来的,你最好束手就擒,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哦,是么,你还记得方才感觉到的两个黑影吗?”

    楚风的笑格外不屑。

    “你做了什么?”

    蒲公英心神不定。

    “我不过让另一个我下了悬崖罢了,当然,顺便变了另一个你来。”

    “哈哈,”蒲公英嘲讽道,“那位大人实力通天,怎么会看不出变化之术?”

    楚风反笑道:“那为何看不出从兔子变成食铁兽的我?”

    “这……”

    蒲公英脊背发凉。

    少倾,她昂着头,道:“我虽然不明白是为什么,但我知道那并非变化之术,虽然看不出你,可是既然还有一个我,那位大人一定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假的。”

    “你说的很对,”楚风耸了耸肩,“可惜,他一眼都不会看你。”

    “为……”

    蒲公英本想发问。

    但,稍微一想。

    蓦地,整个人都是一怔。

    是啊。

    那位大人根本不会看她的。

    只要确定那食铁兽是真的,其他的就不重要了。

    “你别着急,咱俩有足够的时间慢慢谈,就像另一处的咱俩正谈笑风生一般。”

    楚风戏谑道。

    他既是本体又是分身,同时掌控着两具身体的行动。

    两处的信息,都在脑海中。

    此刻,另一处。

    林木中。

    楚风用石子在地上横竖画了又画。

    很快,“房子”就画好了。

    “来,咱俩玩‘跳房子’,你有什么事,跳完十局再说。”

    “可是……”

    那用一块石头变化而成的蒲公英努了努嘴,一脸懵逼。

    “没什么可是的,赶紧的!”

    “好吧。”

    就这样,分身楚风和石头变化的蒲公英玩起了跳房的游戏。

    “呲……”

    丛林里,几条藤蔓在里面穿梭着。

    藤蔓前端生了眼,尖锐得很,盯着楚风,随着楚风而动。

    “来,下一局!”

    楚风的声音格外的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那些藤蔓似乎也闷了,索性趴在草和林木枝头,藤蔓前端的眼睛合上三分之一,无聊的盯着目标。

    另一处。

    悬崖之上。

    一只熊猫,手持沙漠之鹰,对着蒲公英的眉心。

    “你口中的大人杀伐果断,本来稍有怀疑便会选择杀掉目标。不过,如果我真的只是无间山的食铁兽又可以冒充土地公的话,那日后再不用担心被天庭派来的土地公查到无间山的秘密,所以他才选择让你来试探我。他很聪明,可惜,遇到了我。”

    楚风稍稍伸长了胳膊,黑洞洞的枪口就抵在蒲公英的眉心。

    蒲公英慌了。

    她面色苍白,双腿哆嗦,嘴角不停地抖动,说道:“放过我,我可以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

    楚风将手扣在扳机上,发出“哧呼”的一声摩擦。

    蒲公英抿着嘴,两颗眼珠子瞅着枪身,极度害怕。

    她想起了鹰妖身上的伤。

    似乎是弹丸所伤。

    而大小,恰好和抵在眉心的枪口,相差无几。

    连鹰妖都能击毙,遑论是她?

    见楚风没有说话,蒲公英主动说道:“当初,我是帮助过元明的!只不过我没有选择,被那位大人发现后幸蒙大人不计前嫌,放了我,给了我新生。”

    楚风瞥了她一眼,道:“新生?是苟且偷生吧,还是用元明的命和日后为‘藤蔓’效力的承诺换下的。”

    “我能有什么选择?我一个弱女子能怎么办?”

    蒲公英眼眶打转着泪水,楚楚可怜,压着声音道:“土地公大人,只要您放过我,我可以为您做任何事,我的这副身子也是属于您的,我发誓一辈子服侍您。”

    “对不起,我有洁癖。”楚风扫了她一眼,“你的承诺也如同放屁,臭不可言。”

    “我……”

    蒲公英吃了闭门羹,自讨没趣。

    她仍然不放弃,当即说道:“我知道您对几王很感兴趣,我可以告诉你,野猪王,还有蜈蚣王都是那位大人的手下,对了,还有彩蝶,她也是负责监控的,从您进入大山起她就在监控您,直到您变化成这副身子为止。”

    “这我知道。”

    楚风神情不变。

    “那……我……”

    蒲公英心慌意乱。

    对方软硬不吃,这该如何是好?

    最终,蒲公英说道:“你杀了我也是逃不了的,那位大人高深莫测,不出半天就会找到你的。”

    楚风笑道:“我的分身和你做完游戏后会邀请你到土地庙共度**,你口中的那位大人可能会以为你在采取美人计,我想,这一夜起码会安全度过。”

    “那明日呢?”

    “明日?”楚风嘴角一扬,“我会斩了他。”

    蒲公英瞪着眼睛。

    对方毅然决然的态度让她害怕。

    “知道我为什么会和你说这么长时间的话么?”

    楚风目光炯炯,正对着蒲公英的眸子。

    “为什么?”

    蒲公英心生惧意。

    楚风身子往前凑了凑,轻声,一字一顿的说道:

    因

    为

    我

    从

    不

    杀

    女

    人

    ,

    但

    今

    日

    除

    外

    。

    言罢,稍作后退,站直了身子,手指微微用力,按压着沙漠之鹰的扳机。

    蒲公英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寒意。

    她连忙道:

    “给我一个机会。”

    “怎么给你机会。”

    “我以前没的选,现在我想做个好妖。”

    “好啊,去跟死去的村民说,看他们让不让你做好人。”

    “那就是让我去死。”

    “不然你以为呢?”

    砰!

    砰!

    砰!

    连续三道响声。

    上方,云层散开,阳光从中射出,普照大地。

    楚风顺着光芒,看向桃花源。

    孩子们追着一只黑狗在跑。

    祠堂外,一个落寞的老人独坐在地上。

    身旁,是奄奄一息的老狗。

    楚风轻声叹息。

    他低头,将手上的沙漠之鹰转了个方向,看着那染血的枪口。

    砰!

    一道响声。

    “握草!大佬,你脑门在冒血!”

    二哈叫着。

    “靠,走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