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神话基因系统 > 第82章 红药为谁开
    药山,以红药得名。

    艳红的芍药花开时,整座山都是红色的,像是随风而舞高低起伏的花海。

    夜,很深了。

    花香弥漫,侵染万物。

    一只熊猫,穿梭在药山,很快就到达目的地。

    “人呢?”

    楚风蹙眉。

    他打探到青蛇的洞府,一路赶来,却不见青蛇。

    洞府内,空得很,一张破旧的床,不知是多少年前的。

    “这味道……”

    楚风闻到一股刺鼻的香味。

    香,而刺鼻。

    味道奇怪。

    “在那儿!”

    楚风蹲下身子,看到床底有一团火红的花,香味正是从那而来。

    他伸手,随意拿过两朵。

    “呲……”

    蓦地,手心一阵刺痛。

    花蕊竟突生银白色的触角,硬生生的往手心内钻入!

    楚风连忙甩去。

    却,只甩出一朵。

    另一朵花像是蛊虫,霸道地破开表皮,钻到了手心里。

    疼痛感只在那么一刻,很快就消失了。

    楚风手心朝外,张开手掌。

    只见,手上多了几道纹络,像是被烙印上的。

    “无字天书,这是什么花?”

    “岩浆花。”

    “岩浆花?”

    无字天书解释道:“生长在岩浆附近的花,是黄泉花的一种,和岩浆一样拥有极强的破坏性。”

    “岩浆……黄泉……”

    楚风低语。

    据他所了解,无间山山脉复杂,但唯独没有火山。

    何来岩浆?

    至于黄泉,更难有半点联系。

    但楚风却心思不定,总觉得这其中必有联系。

    “圣山里有座圣池……会和那有关么……”

    楚风思忖着。

    “啊……”

    洞外,传来一阵长吟。

    楚风神色一动,连忙赶过去。

    “嘶……”

    他眸子一怔,深深地吸了口气。

    芍药花丛中,一条长蛇浑身青白,蛇体斑纹清晰,新鲜醒目。

    在其尾部,蛇皮将蜕未蜕。

    长蛇在丛中翻滚,却压抑着自己,尽量不引起大的动静。

    “蜕皮……”

    楚风咋舌。

    蛇类蜕皮过程极其痛苦,极难忍受。

    “天书,有促进蜕皮和缓解疼痛的药么?”

    楚风令天书在储存间里搜索着。

    少倾,无字天书说道:“缓解疼痛的药很多,促进蜕皮的没有,不过用几种药加上芍药花配制起来就行了,很简单的。”

    楚风接过三粒止疼丸,直接扔到了那长蛇正前方。

    “吃下去!”

    言罢,就地取芍药花,将其和其他几种药按照无字天书的指点配制着。

    那条虚弱的长蛇侧头看了楚风一眼,稍作犹豫后便吞掉了止疼药。

    长蛇的翻滚很快就停了下来,似乎没有那么疼痛了。

    很快,楚风的药也配好了。

    他将药置于手心,身子一动,来到长蛇前,捧着药。

    这一次,长蛇没有犹豫,直接将楚风手心的药尽数吞了下去。

    楚风伸手,轻轻的摩挲着蛇头。

    那长蛇身子一震,抬头,阴黄的眸子盯着楚风。

    “额……”楚风连忙收回了手,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怕你疼……”

    长蛇没有应声。

    楚风觉得有点尴尬,摸了摸鼻子,道:“你赶紧蜕皮啊,药效要过了。”

    一道孱弱的声音从蛇腹传来:“你看着我,我蜕不下来……”

    楚风:“……”

    mad。

    这句话好耳熟。

    好像在哪听过。

    貌似是……

    哦对。

    是中学时代男生之间里都会发生的事情。

    “老兄,你别盯着我小弟看,我尿不出来……”

    这句话,男生大概都说过。

    至于女生会不会……

    这也超过我的认知范围啊……

    “会。”

    二哈的声音传到楚风脑海中。

    “这你都知道?”

    楚风咋舌。

    “我是狗嘛,而且还是宠物狗,我的小主人到哪都带着我的……”

    楚风:“你好搔啊。”

    “嘿嘿,低调低调。”

    楚风和二哈交谈着趣事,竟情不自禁笑出了声。

    “很好笑么?”

    长蛇的声音传来。

    “咳咳……”

    楚风回过神来,轻咳一声,收起笑容,正色道:“我在洞府等你。”

    言罢,纵身一跃到洞口,快速走了进去。

    约摸一刻钟后。

    “哒哒哒……”

    楚风听到一阵脚步声。

    转身,一愣。

    “你是……”

    “青蛇。”

    女子应了一声,径直朝床底而去。

    楚风眨了眨眼。

    确实是青蛇。

    只不过,她原本如岩浆烫过的可怖脸庞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吹弹可破的嫩白小脸。

    就连先前嘶哑的嗓音也转成了黄鹂般柔和的声音,令人舒悦。

    “这花损害性很大的!”

    见青蛇伸手要拿岩浆花,楚风连忙冲了过去。

    青蛇却想也没想的说道:“我知道。”

    然而,她还是伸手拿过一朵岩浆花,乘岩浆花没侵入手心迅速的将其盖到脸上。

    “呲……”

    鲜嫩的皮肤对岩浆花而言是极好的温床,花蕊立即生出触角,整朵花钻了进去。

    “嗯……”

    青蛇蹙眉,咬牙闷哼一声。

    紧接着,又用同样的方式将第二朵花置于脸上。

    一直到十来朵岩浆花,青蛇那张脸又如同之前一样,难看、可怖。

    她又吞食了一朵岩浆花。

    “差不多了。”

    青蛇自语。

    声音,变得嘶哑,难听。

    楚风立在原地,心中震撼。

    所以说,青蛇本样貌美丽,声音动听。

    却,硬生生用岩浆花将自己变成脸庞可怖,嗓音嘶哑?

    “你为何如此做?”

    楚风想知道为什么。

    青蛇坐在床边,淡淡地说道:“与你无关。”

    “好吧,”楚风叹了一口气,道,“岩浆花是侵入肉中的,蜕皮蜕的是表皮,是不会将其蜕下的。这应该可以说吧?”

    青蛇瞥了楚风一眼,道:“借助蜕皮的时机我才能将其逼出体内,否则岩浆花在肉下待的时间太久就永远恢复不过来了。”

    楚风点了点头。

    容颜对于女子而言太过于重要了。

    这倒也说的过去。

    虽然不明白青蛇为什么要这样做。

    不过楚风猜测多半是为了保护自己的。

    在这样一座妖怪众多的大山,姣美的容颜可不是好事。

    “说正事吧。”

    青蛇叹了口气,似乎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

    楚风点头,开门见山道:“元明,发现了什么,又是因何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