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神话基因系统 > 第60章 【洞】【房】
    东海龙宫。

    正殿。

    觥筹交错,酒香四溢。

    “咯咯……”

    倒酒的海螺姑娘笑着。

    龙宫上下,一片欢乐的气息。

    “来,继续喝!”

    一只兔子,站在水晶席正中央,大口饮着醇香佳酿。

    “贤婿,你也太能喝了啊!”

    敖广一脸酒红,吐着酒气,端着玉杯摇摇晃晃的。

    不只是他,还有敖钦,敖顺与敖闰三人同样醉了。

    他们心里憋屈。

    作为龙,实力不如兔子就罢了。

    结果,特么连一向擅长的喝酒也比不过兔子。

    天理何在啊!

    “东海龙宫的酒确实不错啊。”

    楚风轻笑。

    一般的酒总是太伤胃,而龙宫之酒却清爽柔和,就像海风一般,沁人心脾。

    “诺!”

    楚风手一挥,上百瓶特等旺仔牛奶出现在殿内。

    “这是……”

    敖广的酒意一下子醒了大半。

    楚风道:“喝酒嘛,图的就是尽兴,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这样,你们喝旺仔牛奶,我喝酒。”

    “正合我意!”

    敖闰满心欢喜,赶紧一股脑将十来瓶旺仔牛奶扑到身边。

    “汩汩……”

    晶莹剔透的特等旺仔牛奶被倒入了酒杯里。

    “啧啧,福分啊福分啊。”

    敖钦难掩兴奋之情。

    幸福总是来的太突然啊。

    之前还几人共饮一杯奶,此刻,却一人十来瓶。

    这一刻,仿佛拥有了全天下啊。

    “来,”敖顺举起装满旺仔牛奶的杯子道,“咱们一起来敬新郎官。”

    “好。”

    “干杯!”

    ……

    一杯又一杯美酒下肚,绕是楚风酒量好也晕乎乎的。

    哧!

    二话不说,当场放水。

    “额……”

    四海龙王吸着嘴角的的旺仔牛仔,一脸懵逼。

    “霸气!”

    “不愧是少年英才,狂放不羁,行事如风,堪称同辈楷模!”

    南海龙王敖钦首先反应过来,上来就是一顿乱夸。

    “……”

    楚风,抖了抖身子,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拜托。

    我就是放个水而已。

    至于这么夸么……

    “对了,贤侄婿,我家小兰——”

    “哎,贤婿啊,你看我这脑袋,尽拉着你喝酒了,都喝到这时候了!赶紧的,小灵该等急了,去吧去吧。”

    见敖钦提起了女儿小兰,敖广连忙让楚风走。

    “明天再喝!”

    楚风朝后挥了挥手,往敖灵的闺房而去,眼角的余光瞥到殿外的月光,才发觉到晚上了。

    酒,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啊。

    “驸马!”

    守在房前的两名海螺侍女见到楚风,连忙行了礼,细心地挑起门帘。

    楚风微微颔首,入内。

    “小……”

    一看,敖灵侧躺在床,红盖头置于一边,已然睡着了。

    月光透过窗缝,拂在敖灵的脸上,将她那修长的睫毛完全映衬出来。

    她樱唇微抿,似乎是在笑,可能是做了个有趣的梦。

    红被子,落到了地上。

    “这丫头,不怕冻着么。”

    楚风将被子捡起,轻轻的盖在她身上。

    “嗯……”

    却不曾想,还是弄醒了她。

    敖灵揉了揉眼睛,睡眼朦胧,看清是楚风后,连忙道:“老公好,老公帅!”

    “额……”

    楚风摸了摸鼻子。

    这丫头,还真记下了啊。

    他跳到床上,捏了捏敖灵的小脸,道:“娘子也棒棒哒。”

    “呀!”敖灵却一惊,连忙道:“红盖头呢?”

    她转身看到旁边的红盖头,连忙盖在了头顶。

    继而,坐在床沿,一动不动。

    楚风一笑。

    古代剧看了那么多,成亲的一些规矩他还是知道的。

    他从旁边的小几上拿过喜称,轻轻的挑了红盖头。

    敖灵面似桃花。

    楚风又将两杯酒拿来。

    “可是,我有宝宝了,不能喝酒怎么办啊。”敖灵努了努嘴,道。

    楚风:“……”

    想了想,他温柔地说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兔随兔,咱们那儿的风俗不是喝交杯酒而是喝交杯奶呢。”

    “真的吗!”

    敖灵欣喜。

    “当然。”

    楚风打了个响指,两瓶旺仔牛奶便从天而降。

    他将两杯酒饮尽,往里倒满,递给了敖灵一杯。

    敖灵道:“师哥,干!”

    “来!”

    就这样,世界上第一个由楚风创造的风俗,交杯奶,正式诞生。

    “师哥,我以后还是这么叫你好不好,听着舒服。”

    “当然行了。”

    楚风点头。

    “师哥……”

    “嗯。”

    “师哥……”

    “嗯?”

    “师哥……”

    “怎么了……”

    “师哥……”

    楚风,抬头看了敖灵一眼。

    敖灵抿了抿嘴,道:“洞房是什么呀。”

    额……

    这个……

    楚风倒想用实际行动告诉她。

    不过,特么一只兔子能干啥……

    而且,总觉得怪怪的……

    想我楚风曾经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上至八十岁老太婆下到八岁小萝莉见到就走不动路的翩翩美少年啊!

    可惜,先是变成了泰迪。

    现在,又是兔子。

    下次,还不知道是啥。

    “师哥,洞房到底是什么呀……”

    敖灵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楚风稍加思索道:“洞房就是两个人在同一张床睡觉,梦里梦到同一个山洞,山洞里有张床,两个人躺上去睡觉,梦里梦到同一个山洞,山洞里有张床,两个人躺上去睡觉,梦里梦到……”

    mad。

    我真是天才。

    山上有座庙的故事改编就是6。

    “好复杂呀……”敖灵绣眉微蹙,“洞房这么麻烦啊。”

    楚风点了点头:“所以说嘛,洞房没意思的咱们不如做游戏。”

    “嗯嗯!”

    一听到做游戏,敖灵立马来了精神。

    楚风道:“这个游戏就叫做你不许动,我来看你。”

    “好!”

    敖灵乖巧的一动不动。

    楚风,微微一笑。

    敖灵眨了眨眼,道:“师哥你在看什么,好奇怪的眼神。”

    楚风悠然道:“风景。”

    “风景?”

    “是的,风景。”

    傻丫头,你就是最美的风景啊。

    “对了,师哥,”敖灵重新躺在床头,“你送我的四百二十瓶旺仔牛奶我想留三百二十瓶在龙宫行不行,父王好像也很喜欢喝……我带一百瓶去南海就够了。”

    “当然行了,旺仔牛奶有的是……哎,等等,我了个草,少了!”

    楚风呸了一口,道:“这老牛,竟然偷喝了一百瓶,真特么日了狗了。”

    “少了吗?不要紧的,我反正也喝不了那么多。”敖灵道。

    楚风摸了摸她的脑袋,道:“傻丫头,你知道五百二十瓶代表着什么吗?”

    敖灵摇了摇头。

    “额……”

    楚风想了想,貌似,这会阿拉伯数字还没传过来呢。

    于是,他花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将阿拉伯数字简单介绍了一遍。

    他动用术法,指尖闪烁着光芒,对着床轻轻挥动。

    床上,便出现了三个数字:

    520

    “还记得刚才教你的吗,这就是五百二十的阿拉伯数字写法,我们把数字分开读,就是“五”“二”“零”,谐音就是我爱你。”

    “呼……”

    楚风在敖灵的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撩拨着她的心弦。

    敖灵脸颊红扑扑的,像迷人的晚霞。

    她同样用术法在床上写着:

    5也20

    楚风:“……”

    握草……

    捡到宝了……

    这丫头学习鬼才啊。

    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师哥,睡觉了,我有预感,今晚我一定能梦到山洞,和师哥洞房。”

    敖灵平躺在床,紧紧的抱着楚风,合上眸子,脸上挂着笑容。

    “嗯,睡吧,乖。”

    楚风酒喝得多,有些困了,也就趴着睡了。

    ……

    夜,很深了。

    月,明媚而皎洁。

    “呼……”

    少女呼吸均匀,睡得很熟。

    “呼……”

    一只兔子,同样睡得很熟。

    梦,悄然而至。

    “山……”

    楚风身处一座大山里。

    古树参天,花草飘香。

    天空,大雁飞翔。

    “是在做梦么?”

    楚风行走在山路中,如此想道。

    山路崎岖,但对于他而言并不算困难。

    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走向何方。

    只是,顺着路,往前走。

    偶尔回头,只见身后已是万丈深渊。

    他没有纠结为什么会这样。

    梦,可不就是这样的么。

    “mad,这次做梦好累啊。”

    楚风撇了撇嘴。

    他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这条路,好像走不完似的。

    良久。

    他终于来到一处……

    “山洞?”

    楚风从结满蜘蛛网的洞口小心翼翼的进去。

    “哧!”

    进去的刹那,一道红光闪过。

    “师哥!”

    楚风听到一声呼唤。

    定睛一看。

    “握草!”

    楚风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因为,洞内竟然和敖灵的闺房一模一样。

    我的天。

    还真是“洞房”啊。

    “师哥,我好开心,我们真的梦到同一个山洞了!”

    敖灵兴奋地跳了起来。

    然后,又将楚风抱到怀中。

    “睡觉了,师哥。”

    躺在床上,敖灵如此说道。

    “睡觉……”

    楚风嘴角抽搐。

    睡觉做梦梦到自己在睡觉……这都是什么操作……

    他无奈,合上了眸子。

    许久之后。

    “山……”

    楚风脸上写满了吃惊。

    面前,竟然又是一条山路。

    “不会吧……”

    他不信邪,顺着山路往前而去。

    最终,又见到那个山洞。

    入洞。

    “师哥……呜呜呜……我好激动……我又梦到你了!睡觉睡觉赶紧睡觉!洞房洞房!赶紧洞房!”

    床上,楚风开始怀疑兔生。

    “所以说,我做梦梦到我在睡觉,睡觉里在做梦,做的梦是睡觉?”

    他尝试着不合上眸子。

    但梦境不由自己,很快就入睡了。

    良久。

    “靠!”

    “又来?”

    轻车熟路,再次来到山洞。

    “师哥!”

    敖灵这次直接在洞口等着他在……

    楚风:“……”

    “睡觉睡觉,洞房洞房!”

    敖灵精神很足,也很开心。

    而楚风很累。

    拜托。

    山路走得很累啊。

    我只想老老实实睡一觉啊。

    如此,反复。

    不知多少次。

    最后,楚风实在是受不了了,转头,跳入身后万丈深渊。

    ……

    “驸马……”

    “驸马……”

    “驸马……”

    朦朦胧胧的,楚风看到了海螺侍女。

    “呼!”

    他倏地起身。

    天色大亮。

    “驸马,公主要出发了。”海螺侍女道。

    午时了么?

    楚风去往正殿。

    敖灵正收拾着东西。

    而他,被敖广拉到了一旁。

    “额……”

    手上,多了一副药。

    楚风一脸懵逼。

    敖广则低声道:“贤婿啊,我知道你和小灵新婚燕尔如胶似漆,可也要节制啊!小灵和海螺侍女说你们洞了一夜的房,你看看,我家小灵还是这么有精神,你怎么一觉睡到午时啊。你这身体,不行啊,这药效果好,大补!记得每天一粒,等下次小灵从南海回来,你的身体差不多就能跟上了!。”

    楚风:我竟无言以对。

    一刻钟后。

    东海,岸边。

    “父王再见!”

    敖灵和敖广挥手道别。

    “拿着。”

    楚风将从九头虫那得到的红拂剑送给她。

    “谢谢师哥!”

    敖灵收下剑,表示一定会好好修行。

    临分别时,敖灵突然冲了回来,抱起了楚风。

    “傻丫头,我知道你舍不得……”

    楚风话没说完就听见了敖灵的话——

    “师哥,我听海螺侍女说父王给你药了,你要按时吃哦,身体是本钱呢,下次回来我们要洞更多次哦。”

    然后,红着脸乘云往南海方向而去。

    楚风,立在原地。

    我天。

    还要洞房么……

    我可能会有洞房恐惧症啊……

    “贤婿,一路顺风!”

    和敖广拜别后,楚风径直赶往天庭。

    在南天门,得到了一个消息。

    哪吒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