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神话基因系统 > 第38章 牛生如戏,全靠演技
    兜率宫,位于离恨天。

    离恨天,缥缈而神秘。

    “好生浓郁的仙气。”

    仙气氤氲,如液体漂浮于空,吸一口便叫人心旷神怡。

    “吞噬丹……俺好像听童子聊天之时说过。”

    路上,青牛眼珠子骨碌碌转着,回想着有关吞噬丹的事。

    “对了!想起来了!”

    蓦地,他叫道。

    “听童子说,这丹是老头新炼的,要炼满七七四十九个循环,一个循环又是九九八十一旬,这就是……一百一十年啊!”

    楚风,在心里默默算了一遍,发现没有这头牛算的快。

    这牛数学这么好?

    人不如牛啊。

    他瞥了青牛一眼,暗自动用洞察术。

    【角色:青牛】

    【身份:太上老君坐骑】

    【……】

    【智商:87.5(其中人文智商85,数理智商90)】

    “……”

    mad,太上老君的牛就是不一样,上通人文,下晓数理啊。

    “童子们谈论时俺听到好像要到下周才能炼好呢。”

    青牛补充道。

    “无妨。”

    楚风摆了摆手。

    古人一向喜欢掐点,其实本就好了,根本不需要到那时候。

    否则,系统也不会发布这样的任务了。

    “对了,你说太上老君今日不在?”楚风转头道。

    “是的,”青牛点着头,“那老头今日去罗刹国了,嘿嘿。”

    他咧嘴一笑,唇齿之间的沟壑好似万丈深崖。

    一句话,笑得特别贱。

    “罗刹国?”

    楚风眼睛一眯。

    罗刹,指食人肉之恶鬼。又作罗刹娑、罗叉娑、罗乞察娑、阿落刹娑。意译作可畏、护者、速疾鬼。女性之罗刹称为罗刹斯。

    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西游记里出现罗刹二字的只有一处。

    铁扇公主,被称罗刹女。

    敢情,太上老君是去找铁扇公主幽约去了啊。

    这么一说,也就解释了红孩儿为何天生就会太上老君的三昧真火了。

    哎呦我去,难怪当日在花果山初遇牛魔王就感觉他头顶一道刺眼的绿光啊。

    按照原本的时间线,从孙悟空到红孩儿中间隔了500年。

    这货要被绿500年啊。

    这特么不得绿成忍者神龟了。

    楚风道:“那正好,不然他在我还不好行事。”

    “还有两个童子哩,”青牛认真地说道,“待会你听俺号令,俺给你把那两娃娃忽悠走,贼简单。”

    “你丫不会经常干这事吧?”

    “嘿嘿。”

    青牛猥琐一笑。

    “话说,太上老君去罗刹国怎么不骑你去啊。”

    “罗刹公主嫌俺臭。奶奶的,俺还没嫌她搔呢。”

    “……”

    ……

    兜率宫,很快就到了。

    一眼望去,既没有凌霄殿的金碧辉煌也没有广寒宫的精致秀丽,更多的是缥缈虚幻,如海市蜃楼一般。

    “看到了么,前面三殿,左殿是金殿,置有一座金炉;右殿是银殿,置有一座银炉;中间是八卦殿,置有一座八卦炉……”

    青牛靠在书有“兜率宫”三个大字的破门上,给楚风介绍着。

    “我知道了。”

    楚风记下了里面的布局。

    青牛让楚风躲在了破门后面。

    “额……”

    门后一个洞,刚好能看到另一边。

    楚风心里无语。

    这洞是不是被这牛撞的啊……

    在他等待之际,见识到了有史以来都不会忘记的一幕——

    一头青牛,狠狠地撞向这道门,发出“咚咚”的声音。

    直到,头破血流。

    那牛又往地上一滚,弄的浑身不成这样,好像刚经历一场战斗。

    继而,如泼妇骂街一样用着尖锐的声音吼道:“大胆贼人,竟然擅闯兜率宫,俺跟你拼了,呀呀呀!”

    他不仅嘴上叫着,身体也没闲着,拔腿就跑,只不过是顺着一道圈跑,浑身大汗淋漓,眼珠子也红了。

    啪啪啪!

    最棒的掌声送给你。

    这演技,秒杀小鲜肉啊。

    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贼人在哪?”

    不出一会功夫,从殿内冲出来两个童子,看起来模样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身着束身道袍,道袍上画个圈,一个写着“金”,一个写着“银”。

    两人头角峥嵘,眼睛布满血丝,浑身上下充满王霸之气。

    “人……刚跑,诺,就在那个方向!”

    青牛演技爆发,气喘吁吁,一副尽忠职守的样子。

    金童瞅了青牛一眼,道:“咦,你身上的锁链怎么没了?”

    “被那家伙砸了。”青牛道。

    两人只想着贼,没有怀疑。

    银童望了一眼远处,道:“走了?那就算了吧。”

    “这……”青牛暗道一声不好,连忙又道,“俺问那贼人来这干嘛,他说打俺,俺说打牛还得看主人呢,俺主人可是太上老君,结果那人仰天一笑,道,太上老君出去了,今天主人的没有,里面两头猪大大的有!”

    “……”

    破门后方,楚风满头黑线。

    这特么编的,小鬼子附体啊。

    真特么鬼才。

    “银弟,那贼人说的猪该不会是指咱俩吧?”

    “金哥,恕我直言,可能是。”

    “日,干!”

    两个童子果然被激怒了,转头回殿一个拿了把斧子一个抓着个铁板,雄赳赳,气昂昂的冲了出来。

    “冲!”

    二话不说,直冲青牛所说方向。

    “俺给你们带路!”

    青牛也冲了过去。

    飕!

    并且,他的速度更快。

    他在两人身后,忽的纵天一跳。

    “砰!”

    落地。

    不偏不倚,砸到两个童子身上。

    两童子眼一黑,就给压晕了。

    “沙沙……”

    青牛伸出一只“手”,拽着他们的手,一路拖到破门这里,模样极其滑稽。

    “小布兄,快,给俺和这两傻子用锁链绑上,拴在门上。”

    楚风转头看到身后的锁链,照着青牛所说去做。

    “我说,这锁链不是寻常之物,你怎么打开的。”

    “嘿嘿,俺曾经找机会配了一把钥匙,要不然怎么没事溜达呢。”

    青牛一笑,嘴巴张开,舌头赫然卷着一把发黄的钥匙。

    楚风:“……”

    这牛真特么牛啊。

    做完这一切,又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事之后楚风决定去偷丹了。

    “小布兄!”这时,青牛看着楚风,满怀深情的说道: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他看着楚风,眸子一动不动。

    “mad,搞什么,诗歌大会啊。”

    楚风严重怀疑,如果自己对不出下句,这头牛很可能用嘴巴里的钥匙打开锁链当场把他放倒大叫一声贼抓到了。

    看来,多学几句诗词可以保命啊。

    “呼……”

    楚风,深吸一口气,同样的,满怀深情,悠悠道: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青牛接道: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青牛弟,文化牛!”

    “小布兄,文化兔!要不,咱再对一首?”

    “额,要不,改日?”

    “好,一路顺风!苟富贵……”

    “我懂我懂,勿相忘勿相忘。”

    楚风,踌躇满志,大步踏入兜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