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神话基因系统 > 第36章 从天而降的“仙奶”
    当夜。

    一轮皎月,明亮亮的挂在夜空。

    仙气氤氲,如梦如幻。

    一只兔子,依靠着殿门,饮下一大口旺仔牛奶。

    “甜奶入喉心作痛。”

    他就这么喝着。

    一瓶,又一瓶。

    “咚!”

    “咚!”

    耳边,传来震震伐木声。

    “mad,有完没完啊。”

    楚风甩了甩长耳朵,一脸的生无可恋。

    本来被嫦娥抱着又被玉兔压着就够难入睡了。

    结果好不容易睡着了,竟然被嘈杂的砍柴声吵醒了。

    奶奶的,你丫精力旺盛没处发泄能不能打个波音747累一下好好睡一觉啊,特么老是劈树干嘛,树也没惹你啊。

    楚风实在是心烦,只能一口又一口的饮着旺仔牛奶。

    渐渐的,喝的有点晕乎乎的。

    “把自己灌醉,然后去偷吞噬丹,妈了个巴子。”

    楚风这么想着,又饮了一口。

    管他会不会被太上老君抓到,真兔子从不怂!

    “喝多了……”

    楚风感到一股尿意,左顾又看,反正没人,再加上自己又是一只兔子,没必要那么顾及脸面,索性直接对着一瓶没喝完的旺仔牛奶瓶口放水。

    “真是越活越憋屈,想当初都是用脉动瓶的……”

    楚风无奈摇了摇头。

    放完水后,用力将瓶子掷了出去。

    然后,继续喝。

    离此数百米。

    仙桂整排,高大茂盛。

    “嫦娥啊嫦娥,我吴刚真的想你啊,日日夜夜的想你啊……”

    “上天啊,让我变成兔子吧,我也要被嫦娥抱着啊……”

    他有偷看嫦娥的习惯。

    尤其是入夜时。

    那时,嫦娥刚沐浴完,湿漉漉的长发披散开,习惯性地会在殿门吹风。

    那,是他最兴奋的时候。

    他一般会挑一颗最茂密的桂花树,跳上去,借着枝叶的遮蔽,隐藏着身子,偷窥着嫦娥,一只手抓紧枝丫,另一只胳膊垂下,手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只是今日的美景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欣赏一只兔子如何被嫦娥爱抚的场景。

    偏偏,他眼神极好,看到了那兔子嘴角扬起的贱贱的笑容,心里极度不平衡。

    这年头,人不如兔啊。

    所以,越想越睡不着,只能在这里不停地砍着根本砍不了的仙桂。

    “砰!”

    蓦地,被什么砸到了后脑勺。

    “谁啊!”

    他放下斧子,抬头望了一眼苍穹。

    广寒宫偏僻得很,一般不会有人来,出现这种情况多半是在上方乘云路过此地的无良仙君随手扔的。

    “他妈的,一点素质都没有。”

    吴刚没瞅见人,也就罢了——事实上,就算瞅见人,也做不了什么。

    他低头,去看是什么东西抛下来了。

    “那是……”

    望见那东西,吴刚眸子一亮,好像想到了什么,嘴角一斜,笑的很夸张,连忙躬身去捡了起来。

    “果然!”

    他脸上粗矿的线条褶皱一片,兴奋得很。

    “还是特等旺仔牛奶!”

    吴刚手掌摩挲着那瓶奶,整个人因为极度激动而颤抖起来。

    旺仔牛奶,他有所听闻。

    据说,这是一位叫图图的仙犬所制造出来的。

    美味,可口。

    重要的是,比灵石要纯净一百倍,方便身体吸收。

    就连太上老君都爱上了这东西。

    据小道消息,喝了这东西,太上老君脸色红润了,腰不酸了,腿不疼了,就连之前对外宣称的痔疮也好了。

    这,简直就是奇宝!

    可惜,他不得无故离开此地,想买却没得门路。

    没想到,现在竟然天上掉下来旺仔牛奶了。

    “上苍果然不会辜负我啊!”

    吴刚左看又看,像做贼一样悄悄来到桂花树下,靠着粗壮的树干,准备好好品尝一下这特等旺仔牛奶。

    “咦,怎么开口了?”

    “也对,肯定是哪个土豪喝几口不喝的。”

    “嘿嘿,血赚!”

    晃了晃瓶子,发现里面还有一大半,吴刚笑的合不拢嘴。

    “呼……”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然后,一饮而尽。

    “这味道……咸咸的,有点酸爽,不错,不错,果然是特等旺仔牛奶。”

    吴刚嘴巴发出“啧啧”的声音,脸上一副享受的表情,回味无穷。

    “仙奶就是仙奶,与众不同,我竟从中舔出了葡萄酸味,真乃天庭一大享受啊。”

    他上下吮着嘴唇,一滴都不愿意放过。

    蓦地。

    “砰!”

    又一瓶子砸到他额头上。

    “靠,走大运了啊!”

    吴刚抬头瞅了一眼苍穹,赶紧接着,生怕漏了出来。

    “爽!”

    他如痴如醉。

    “爽!”

    楚风亦是如此。

    没了人性的束缚就是爽,想怎么放水就怎么放水,还随便扔,真他特么舒服。

    他喝着一瓶又一瓶的特等牛奶,时不时的往里放水,再用力一扔,管它飞到哪去了,要的就是嗨。

    “小布哥哥你在干嘛?”

    不知何时,玉兔从洞口钻了出来。

    她还是裹着那围巾,只露出一个脑袋,显得很呆萌。

    楚风,饮下一口奶,叹了一口气:“唉,图图丢了,我这个做哥哥的怎么睡得着啊,只能把自己灌醉了。”

    “是啊,”玉兔眼睛湿润,“狗哥哥那么好,怎么就丢了呢……”

    “额……”

    看到这丫一副要哭的样子,楚风赶紧转移话题:“话说,你怎么不睡了?”

    玉兔脸颊一红:“我……要尿尿。”

    “去呗。”

    “可是……”玉兔弱弱地说道,“我胆子小,夜晚不敢去远的地方……”

    “诺!”

    楚风将一个喝了一半的旺仔牛奶瓶递给了她。

    玉兔接过,眨了眨眼。

    楚风道:“用瓶子接,接完扔了就行了。”

    “哇!”

    玉兔眼睛冒光,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小布哥哥不许偷看!”

    她用围巾将自己挡起来,不让楚风看。

    楚风:“……”

    偷看你妹啊!

    你特么一只兔子我还能把你怎么地……

    三分钟后。

    玉兔终于结束了。

    她悄悄从围巾里探出脑袋,左看右看,突的使劲将瓶子给扔了出去。

    “我去睡觉了。”

    她又裹着围巾从洞里钻了回去。

    不远去,桂花树下。

    一大汉舔着瓶口,脸上笑成花儿。

    “嘿嘿,土豪终于换口味了。这个味道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