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神话基因系统 > 第33章 小布哥哥
    纸窗下的化妆台,胭脂味很淡,菊花香扑鼻,怡人心脾。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间屋子的主人应该是位性格淡雅的温柔女子。

    “那是……”

    楚风眼角的余光瞥见寒玉床一角的衣物。

    他过去,看了看。

    胖茨上的图案,赫然是一只哈哈大笑的泰迪。

    “……”

    这么巧。

    竟然也是“图图爱好者”。

    “好冷!”

    从寒玉床离开许久,楚风感觉到了刺骨的寒冷。

    寒气,从四面八方渗来。

    这样看来,这寒玉床应该改名叫“暖玉床”才对。

    “我因进化浑身无力,好似大病一场,如此说来,这间屋子的主人将我放在寒玉床上是为我滋养……”

    楚风猜测着,也对那人多了一丝好感。

    看来,女主人性格也是极好的。

    他继续在屋内观察着,希望能看到其他信息。

    于是,发现了两朵小红花。

    “我去……”

    楚风咋舌。

    这小红花他太熟悉了。

    可不就是【拈花一笑】而来的么?

    他记得,这样的小红花给过敖灵和玉兔。

    敖灵在东海龙宫。

    身处那里,好像在水中,却又不是,感觉很奇妙。

    总之,和此时所在之地完全不同。

    也就是说,这里是玉兔的住处。

    再进一步说,是嫦娥的住处——广寒宫!

    “握了个大草!”

    搞半天,特么到广寒宫了啊。

    “难怪这么冷。”

    楚风抖了抖身子,走出房间。

    从房间出来,穿过一条长廊,来到正殿,却见殿门紧闭。

    看来,嫦娥这是有出去关门的习惯——上一次来到广寒宫,殿门也是闭着的。

    问题是,这月宫偏僻得很,关不关门又有什么区别……

    “咚!咚!”

    耳边,传开嘈杂的声音。

    听起来,像是伐木声。

    “吴刚……”

    作为熟知神话故事的三好青年,楚风一下子就想到了吴刚这家伙。

    联想一下砍柴的一般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壮汉,楚风觉得这门关的真是太好了,完全没毛病。

    “呼……”

    楚风深吸一口气。

    目光,看向殿门下的一个洞。

    倏地,趴下。

    开始,钻。

    钻洞是门技术活。

    显然,楚风技术不够。

    以至于,pp被卡住了。

    楚风不信邪,继续钻。

    毕竟,上次是在外面,钻不进来无所谓。

    这次是在里面,不出去就得等,鬼知道嫦娥什么时候回来。

    “呼……”

    用力一钻,总算出来了。

    楚风满头大汗,躺在地上。

    这洞钻的,真不容易。

    蓦地,感觉一道冷风袭来,紧接着就是一道影子冲过来。

    “额……”

    抬头一看,楚风一脸尴尬。

    面前,一只兔子气呼呼的盯着他。

    雪白色的短毛,不染纤尘。

    长长的耳朵,极具肉感。

    红宝石般的眸子,略带一丝愤怒。

    “喂!”那兔子说话,声音像是几岁的小孩,“你刚才在干嘛?”

    楚风随口说道:“钻洞啊。”

    兔子指着楚风认真地说道:“那是嫦娥姐姐给我的洞,你不准钻。”

    “……”

    楚风满头黑线。

    洞,还是那个洞。

    话,还是这句话。

    不同的是,他不是泰迪,而是兔子。

    不同的是,眼前的兔子不是上次聂聂弱弱的样子,而是显得很勇敢。

    “听着,”玉兔指着楚风,小脸认真,道,“虽然嫦娥姐姐说收留你,但是这个洞你以后不准钻!”

    啥?

    收留我?

    楚风猜测自己进化后估计是“从天而降”的,嫦娥也就收留自己了,反正在嫦娥看来就是一只毫无杀伤力的兔子……

    想了想,他一笑,决定戏弄一下玉兔,道:“我就要钻这个洞,我管你准不准。”

    “靠!”

    他在心里呸了自己一口。

    奶奶的,是不是动物当久了,老想着钻洞干嘛呀……

    闻言,玉兔气得鼓起了腮帮子,道:“你不准钻,我警告你,我狗哥哥很厉害的,要是让他知道你欺负我你就完了!”

    说到那位狗哥哥,玉兔嘴角一扬,带着开心的笑容。

    楚风:“……”

    你丫的。

    搞半天是拿老子吓老子啊。

    他撇了撇嘴,道:“什么狗哥哥猪哥哥的,在我楚小布面前都是渣渣。”

    “胡说!”玉兔嘟了嘟嘴,“狗哥哥可厉害了,不许你乱说。”

    “咦?”忽然,她眨了眨眼睛,好像想起了什么,道,“楚小布……狗哥哥好像说过这个名字呀,狗哥哥说他‘字小布’,听别人说他好像真的姓楚,那你是谁?你跟狗哥哥什么关系啊!”

    玉兔像好奇宝宝一样眨巴着眼睛,盯着楚风看了又看。

    我说过我叫楚小布么?

    楚风挠了挠头。

    好像,跟那日的“女主角”说过。

    也跟敖灵是这么说的。

    人在江湖飘随时都可能会挨刀,看来小布这个号不能用了,以后要再换个小号了。

    “嗯……”

    楚风颔首。

    脑筋,迅速地转着。

    “唉!”

    倏地,长叹一口气。

    神情,充满了惆怅。

    良久,他才悠悠道:

    “原来,你是说我的弟弟,楚风啊。”

    “什么?”玉兔懵逼了,“难道……”

    “没错,正是在下,楚风的哥哥,江湖人称浪里小白龙,楚小布。”

    “可是……”

    “我知道,我弟弟是那么的景仰我,始终追逐我的脚步,甚至用我的名号招摇撞骗。但,我原谅他,毕竟,我是他的哥哥啊!”

    “可是……”

    “我知道,我弟弟妒忌我,偶尔会用我的名声做坏事。但,我原谅他,毕竟,我是他的哥哥啊!”

    “可是……”

    “我知道,我弟弟从来不会提及我,因为我是他永远的痛。比他帅,比他萌,还比他有才,令他自暴自弃怀疑人生直至否认我的存在。但,我原谅他,毕竟,我是他的哥哥啊!”

    “可是……”

    “我知道……”

    “你别说话!听我说!”

    玉兔忽然提高了声音。

    楚风看着她。

    玉兔,嘟了嘟嘴。

    “可是,你是兔子呀。”

    她单纯的目光望着楚风。

    楚风,眨了眨眼。

    哦,对了,我是兔子,之前是泰迪,mad,差距有点大啊。

    但,问题不大,不用慌。

    “哎!”

    他又长叹一口气。

    “我知道,我是兔子,他是狗,虽然他不肯承认我是他的哥哥。但,我原谅他,毕竟,我是他哥哥啊!”

    “可是,狗和兔子真的是亲兄弟吗?”

    玉兔将自己的长耳朵拽到嘴边咬了咬,一脸茫然。

    我去,还有这种操作?

    楚风也使劲拽了拽自己的长耳朵。

    mad,还真能拽到嘴边!

    他轻轻咬着耳朵,道:“当然了,龙生九子,奇形异状;凤育九雏,各不相同。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这样啊……”

    这么一说,倒还在理。

    玉兔弱弱地对楚风说道:“那我就叫你狗哥哥的哥哥好了,嘻嘻,狗哥哥的哥哥好!”

    楚风:“……”

    狗哥哥的哥哥……

    这特么都什么称呼……

    “不,”他摆了摆手,义正言辞地说道,“我更喜欢你叫我的真名,小布哥哥。”

    “好吧,”玉兔点了点头,“小布哥哥好。”

    嗯,傻兔子,你也好。

    你的狗哥哥凉了,从今天起,就让你的小布哥哥来套路你吧。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