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庭封道传 > 七二零章 苏庭下界!剑光骤起!
    天神陨落之事,近来引起浩大风波,传扬三界。

    诸天仙神,无不提及此事,也各怀心思。

    天神不朽不灭,却出了苏庭这么一个能够斩神的人物。

    诸神之中,多数都以杀机居多。

    天仙之内,却也不乏心思变化的。

    当日凌霄殿上,仙神商议,场景却也十分热闹,有保苏庭的,有杀苏庭的,也有并未表态的。

    而帝君也没有即刻给苏庭定罪的意思,甚至连苏庭本人,被擒拿上界之后,也不知所踪。

    此事最终是请道祖决断,至今拖延了许多日。

    但能拖一时,不能拖延一世。

    正当诸天仙神,要再度上禀帝君之时,帝君却已归来,解决了此事。

    奎木狼复生,再度归位!

    ——

    “被灭去的奎木狼,如何复生了?”

    眼神将燕闲,或许是最为惊骇的一人,他亲眼得见奎木狼被苏庭斩灭,连半点魂灵都不曾留存,彻底烟消云散。

    但如何奎木狼就这般复生了?

    道祖八百年不曾出手,这才出手,便展露了这等造化?

    ——

    武道真神郭仲堪却也是极为惊异的。

    奎木狼被苏庭斩杀,有许多的责任,在他自身借助神力给苏庭的缘故,因此他也觉自身难免获罪。

    但未曾想到,奎木狼竟然得以重现,苏庭甚至也没有获罪,被送离了天宫。

    ——

    浣花阁中。

    陆瑜霜忽然取出一物,纤手点开,当下露出惊讶之色。

    小精灵闷闷不乐,等候着师娘带她上天,去见苏庭,此刻见得师娘的异色,不禁双翅一展,飞了过来。

    “师娘,咱们是不是要上天了?”

    “不必了。”

    陆瑜霜微笑道:“道祖已然补齐了天地的秩序,苏庭罪责不重,被帝君放了,正要准备下界。”

    小精灵闻言,顿时欢呼了一声,飞了起来。

    陆瑜霜清冷的面容上,也不禁有着发自内心的欢喜。

    只不过,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眉头轻蹙了一下。

    天地秩序破碎,奎木狼当时确实是陨落了。

    而今奎宿重现,当真是死而复生那般简单么?

    ——

    元丰山中。

    一片青光闪烁,化作青帝模样。

    “道祖使奎宿重现,苏庭免于死罪。”

    青帝眸光扫过殿中诸位长老,缓缓说道:“念在事起奎木狼,苏庭是为自保,从轻处置,以他北上斩魔的功绩,抵消此番斩神之罪,功过相抵,送归人间。”

    “……”

    诸位长老面面相觑,一时之间,还未有听清这一番话所代表的意思。

    奎宿重现?

    苏庭免死,甚至免罪?

    掌教与信天翁对视一眼,松了口气。

    红衣也轻轻吐出口气,心中的忧虑,仿佛在一瞬之间,便即放开了。

    ——

    守正道门之中。

    地仙正一沉默不语。

    在他眼前,则是守正道门的掌教。

    而葛正轩参悟第二式法剑,初步入门,却又再难有进益,故而近期并无闭关的念头。

    不知为何,在地仙正一的授意下,近期守正道门诸事,似也不曾将葛正轩当做外人看待,除却涉及隐秘,余下皆无隐瞒。

    “奎宿重现?”

    正一沉吟许久。

    守正道门掌教神色肃然,他对于奎宿重现之事,感到十分震惊,但更为震惊的是,苏庭斩杀天神,竟然得以免罪,不但性命无忧,甚至也未受惩处。

    尽管罪起奎木狼,但苏庭斩杀天神,乃是大罪,如此免罪,似乎帝君有意维护。

    而且,如今放苏庭下界,临至南天门,诸天仙神方是知晓,此前帝君甚至未有告知诸多仙神。

    但细想下来,倒也确实如此,毕竟奎宿重现,补齐缺口,苏庭的罪责,帝君却也足以替他压下。

    可是,天神象征秩序根本,不朽不灭,而苏庭能斩天神,是毋庸置疑的。

    纵然道祖可以使天神重现,但苏庭有着斩神之力,有着动摇三界根基的本事,却是事实。

    “弟子认为,苏庭既有动摇三界之力,纵然帝君饶他性命,但也当有所束缚才是。”

    “你这般想法,与仙尊之念相似。”

    正一平静说道:“天界之事,自有仙尊处置,你只管人间秩序,不必多想了。”

    守正掌教稍微沉寂,旋即才见点头,又迟疑道:“可弟子疑惑,苏庭何以能这般轻易便放了?”

    正一皱眉道:“帝君有言,苏庭斩魔有功,其斩神有罪,功过相抵,至此揭过。他此次免罪,而北上斩魔之功,便也不予赏赐,不记簿上。”

    葛正轩站在边上,未有出声,只是静听。

    对于守正道门,他自然是极为熟悉的。

    守正道门继承太上祖师之念,守护天地秩序,而苏庭有着斩缺秩序的本领,日后只怕不为守正道门所容。

    不过他较为意外的是,奎宿竟然重现,而苏庭还得以免罪。

    其实在葛正轩眼中,哪怕情有可原,但斩神之事,终究是大罪,也非是斩魔功德可以抵消的。

    而此番苏庭归来,在葛正轩眼中,似是帝君有意偏于苏庭。

    葛正轩目光微凝,心中颇有几分盘算。

    ——

    南天门。

    那白甲将领目光凝重,看向那头徐徐走来的狼。

    星光璀璨,神威凛凛。

    “奎宿?”

    白甲将领目光一扫,才又看向苏庭。

    苏庭施了一礼,笑道:“南门主生,北门主死,郭大将军领我往此门入,果真有着效用……尊神在此镇守生门,为苏某压运,感激不尽。”

    白甲将领笑了一笑,说道:“你能得活,乃是道祖造化通玄,亦是帝君仁慈和善。”

    苏庭一礼行罢,又看向了奎木狼,道:“前程往事尽去,而今新神继位,因果恩仇也消,从今往后,互不相犯,如若不然……”

    他笑了一声,也无杀机,温和道:“下次苏某不必借力,单凭本身,也能与仙神一较高下了。”

    奎木狼颇是茫然,不明其意,只应道:“苏神君是帝君看重之人,今后得道成仙,登入天庭,可寻本神,畅饮一番。”

    苏庭神色古怪,点了点头。

    白甲将领一言不发,只是脸上的神情,也充满了错愕。

    “走了。”

    苏庭回过神来,这般说了一声。

    白甲将领闻言,伸手一拂,有一层光泽,落在苏庭身上。

    “你尚未得道成仙,要穿梭两界,颇有碍难,此法可护肉身,不受罡风所侵。”

    “多谢大将军。”

    苏庭施了一礼,旋即转身而去。

    他从南天门而下,朝着人间而落。

    ——

    苏庭下界。

    落了约有千余丈。

    罡风呼啸,凛冽如刀。

    咻地一声!

    倏地一道光华,从西侧天上,斜斜落下。

    那一道光华,赫然是一道剑光,直取苏庭头颅。

    “谁!”

    苏庭心凛。

    他心念一动,一层神甲,瞬息蔓延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