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浴血兵锋 > 第二八九章疯了?(四更求月票)
    289秦瑾萱坐在车上的时候,听到了李流说的话,点了点头。她当然也知道,打起来了,会有很多意外发生,尤其是巷战。

    “哎,下午看看,如果不行,你带着一个小队的士兵,去援助禁卫军那边,禁卫军那边到现在还没有解决城里面的那些佣兵,时间长了,可不行,这样百姓会恐慌的。”秦瑾萱叹气了一声,对着李流说道。

    “行!”李流点了点头。

    很快,车队就回到了长公主府,下车以后,李流就护送着秦瑾萱进入到小楼当中,刚刚到了小楼,李流就感觉后面有袭人袭击,一个下蹲,一把枪就掏出了对着后面。

    “你疯了?”李流几乎是要开枪了,发现是春桃以后,躲过了春桃的攻击。

    “春桃,你怎么了?”秦瑾萱也被这一幕給吓住了,不知道春桃怎么突然攻击李流。

    “唰!”瞬间的功夫,春桃的两把匕首就到了她的手上,盯着李流看着。

    “你想干嘛?”李流把手枪收起来,站在那里,看着已经对自己做出了攻击姿态的春桃问道。

    “教我!”春桃盯着李流说道。

    “我不会!”李流冲着春桃喊道。

    “唰!”春桃听到了,人也是快速冲到了李流身边,2把匕首在她手上快速的往李流这边攻击过来,李流就是躲着。

    “躲算什么本事,接招!”春桃攻击了十几次,发现李流全都躲了过去。

    “滚犊子,闲的吧你?”李流后退几步说道,刚刚说完,春桃再次攻击了过来。

    “我说你们两个怎么了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秦瑾萱完全看不懂,不知道他们两个怎么还打了起来。

    “殿下,这个事情和你无关!”春桃说完了,再次对着李流猛攻着,两把匕首在她手上,耍出各种刀花,

    但是每招都是往李流的要害攻击,李流一直没有和她对战,就是躲着,让他攻击打空。

    “怎么了?”此时夏荷和东面也过来了,看到了他们两个打了起来,也是吃惊的问了起来。李流看到了春桃一直在攻击自己,但是自己不想和她打,快速往沙发那边一冲,然后人也腾空而起,就上到了二楼去了,而春桃就是站在下面,吃惊的看着李流。

    “疯了你!”李流对着春桃喊了一句,然后就准备回房间,而春桃看了一下,马上就往前面冲,冲到前面一根柱子前面,用力蹬着柱子,一个反向冲锋,双手就抓住了二楼的楼板,然后翻了上去。

    站在了李流前面,两把匕首再次出现在她的手上,就在走廊上面,对着李流摆着攻击的姿势。

    “没完没了是吧?”李流非常不耐烦,盯着春桃说道。

    “教我!”春桃还是那两个字!

    “不会,跟你说了八百遍了,不会!”李流冲着春桃喊道。

    “那就看招!”春桃说着再次往李流攻击过来。

    “殿下,怎么了他们两个。”夏荷和冬梅到了秦瑾萱身边,着急的说道。

    “我怎么知道?回来两个人就是这样了,春桃,别打了。下来,说清楚。”秦瑾萱站在下面对着上面正在对着李流攻击的春桃喊道。

    春桃都不理,就是攻击李流,而李流现在就更加不敢和他打了,自己只要一出手,她肯定更加坚信,自己有内功,因为李流的力气非常大,就春桃这样的人,

    李流一拳不说打穿她,但是打碎他的骨头还是没有问题的,李流看到这样不行,就再次翻身下来了,而春桃也跟着跳下来,再次对着李流攻击,

    李流一看,再次上去,不和她打。

    “李流,有种就不要跑来跑去,和我打一架!”春桃看到李流这样玩,没办法,因为她的体力可不够她这样上上下下几次的。

    “你个疯婆子!”李流对着春桃骂道,继续往自己的房间那边走去,春桃一看,两把匕首就往李流甩了过去,李流瞬间借助,而这个时候,春桃手上又有两把匕首。

    “卧槽,你带了多次匕首?”李流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那两把,在看着春桃手上的那两把。

    “教我!”春桃看着李流喊道。

    “不会!”李流也冲着春桃喊道,然后把两把匕首就扔到了楼下去。唰,两把飞刀再次朝着李流飞了过去,李流还是接住了。

    “行,来来来,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李流刚刚接住,发现春桃手上又出现了两把。

    “我跟你耗上了,你不教我,我天天烦你!”春桃站在那里,眼神坚定的对着李流说道。

    “老子不会,我要跟你说几遍?”李流冲着下面的春桃喊道,头疼啊。

    “到底怎么回事啊?”夏荷马上跑了过去,捡起了春桃的匕首,交给了春桃,春桃把匕首插在腰后。

    “春桃,你,你怎么了,怎么这么冲动?”秦瑾萱也过来,对着春桃问了起来。

    春桃就是盯着往自己房间走的李流,看到了李流进入房间以后,她才收回眼光,然后一个侧步,站在了秦瑾萱后面!

    “哎,不是,你个死丫头,我问你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不说话,怎么还跟他打起来了?”秦瑾萱转身,对着春桃说道,春桃就是不说话。

    “大姐,是不是李流欺负你了?他也太过分了吧?”冬梅走了过来,对着春桃说道。

    “没有!”春桃摇头说道。

    “那你打什么啊?他干了对不起殿下的事情?”冬梅继续问道。

    “没有!”春桃还是摇头。

    “咦?你真疯了?”冬梅听到了她再次说没有,马上就摸着春桃的额头。

    “你傻啊,你是检查有没有发烧的!疯了这样能够摸出来?”夏荷打了一下冬梅的手说道。

    “去办公室!”秦瑾萱此时想了一下,对着春桃说道,她知道,春桃是一个行事极为稳重的人,没有原因的话,春桃不可能对李流发动攻击,

    而且刚刚的情况来看,春桃和李流不是死敌,如果是死敌,春桃肯定会紧追不放的,而且春桃刚刚说了好几次教我,李流说不会,秦瑾萱感觉,里面肯定有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