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明鹿鼎记 > 【0881 韦爵爷】
    吴襄和吴祖氏听吴雪霞这么一说,立刻能分辨其中的利害关系,都是一惊。

    “雪霞说的有道理,提前泄露出去这个消息,到时候肯定很多人上奏本,到时候小宝也不用提出收雪霞为皇妹的事儿了,皇帝说不定还被弄的一肚子火,不能说。”吴襄道。

    吴祖氏也点了点头,想到吴家女儿被人后来居上,还没法对旁人说明,又叹口气:“小宝也真是的,既然有这种办法,为什么当初娶咱们雪霞的时候不用!?”

    “小宝是觉得先认识的赵金凤,而且之前就答应让赵金凤为正妻,觉得委屈了她。爹娘,你们心胸放宽一点吧,这事忍一忍就过去了。你们想想看,若是没有夫君,咱们家现在不也顶多只是一个辽西的大户而已嘛,在咱们吴家头上还有多少大户啊?现在咱们可是整个蓟辽数一数二的大户,你们还不知足吗?这就是典型的得陇望蜀。”吴雪霞道。

    吴襄和吴祖氏相视一笑,被女儿劝的回心转意了,也不觉得那么难受了。

    的确,没有韦宝,他们吴家算什么啊?

    以前山海关总兵一句话就能让吴襄吓个半死,恭恭敬敬站多久都不敢吭声。

    现在他自己马上就要成为山海关总兵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小宝去迎宣旨的太监吗?”吴襄问道。

    “不去,爹可以去迎一迎,夫君现在身份不比一般。”吴雪霞略带骄傲道。

    吴襄笑道:“那是,谁能想到,我吴襄有朝一日会找一个侯爷当女婿。”

    “以小宝的才干,封公爵也指日可待!”吴三凤也得意洋洋。

    “大哥,你刚才不是还说夫君是忘恩负义的小人吗?这话你以后最好别再说了,在家也别说,睡觉也别说!你知道后果的!”吴雪霞冷冷的提醒道。

    吴三凤一惊,紧张的到处看了看,下人都不在,这里只有他们一家人:“你的意思是,咱们吴府有韦宝的细作?”

    “不管有没有,天地会统计署有多厉害,我已经对你们说过了!就算是有,也是正常监察,天地会不但有统计署,还有对内部的检察署!我也不知道咱们吴府算是内部还是外部,检察署很神秘,除了总裁,旁人都接触不到的。”吴雪霞道。

    吴襄闻言紧张了,狠狠瞪了吴三凤一眼:“以后别再口无遮拦了,多学学你妹夫!你别哪天被人做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不至于把我做了吧,我妹夫不看你的面子,也得看我妹子的面子啊。”吴三凤心虚道。

    “那可说不准,天地会的人有多忠心,你心里不是不清楚,等下手下人气不过,来个先斩后奏,你到阎王爷那头说理去吧。”吴雪霞再次冷然提醒。

    吴三凤丧气的点头,“知道了,再也不敢了。”

    “你别站着了,快准备迎接宣旨的钦差大人。”吴襄从床上站起来,脸上洋溢着笑容,“一切花销都要由咱们来出,以后凡是与天地会打交道,都大方点儿,别老想着躲在后面占便宜。”

    吴雪霞对父亲赞许的点了点头:“爹有这个想法就最好,夫君虽然执掌天地会,但是天地会的机构比大明朝廷都严谨,出入账目非常明细的,每年为吴家出了多少银子都有记账的,太多了的话,显得咱们吴家爱贪小便宜,爱贪小便宜的人,做不成大事。”

    吴襄点头称是:“三凤,你听着,但凡能比咱们以往的年景多赚一点点就成了,你记着,咱们吴家就是韦家的挑夫,专门负责运送东西的,一切都得听从天地会的,主次要分明。”

    “都记下来了,爹。”吴三凤拱手为礼,显得很郑重。

    吴雪霞安抚好了父母,心情好了不少,知道父亲和大哥,娘,小弟肯定还是忍不住会对旁人说起。

    只要不到处炫耀,出一些流言倒也不是很打紧。

    吴襄和吴三凤、吴三桂当即前往抚宁卫迎接传旨太监。

    将大太监李永贞热络的从抚宁卫一路招待的很是周到,直到在山海关热情迎接。

    李永贞和张之极的队伍在吴襄等一众辽西官员将领的陪同下到了山海关。

    出来迎候的人并不多,蓟辽督师府并没有特意派人。

    一方面,孙承宗和魏忠贤关系不好。

    另一方面,李永贞也没有派人提前通知孙承宗,孙承宗就索性当成不知道。

    高第和三个大太监来了,韦宝也来了。

    李永贞赶紧在山海关外下了轿子,最先对韦宝叙话,“侯爷亲自出迎,这可担当不起呀。”

    韦宝呵呵一笑:“李公公,咱们相熟已久,都是老朋友了,就不必如此客气了吧?侯爷当不起啊。”

    “如何当不起?待我这就宣旨便是。”李永贞笑道。

    “还是放到督师府宣旨吧。”大太监刘朝提醒道。

    “刘公公说的是。还是到韦爵爷的官厅再宣读圣旨比较庄严一些。”李永贞马上醒悟,这里是山海关关外,在这里传旨,的确不够庄重。

    想到孙承宗居然不带人出迎,连韦爵爷这么尊贵的身份都带人出迎了,这不禁让李永贞有气。

    虽然李永贞的资历不如刘朝,但是李永贞仗着得到魏忠贤的宠信,是比较骄横的人。

    韦宝看出来这一点,对李永贞更加小心提防。

    太监成不了什么大事,但是太监坏起事情来,可以说是天下一绝。

    所以韦宝从重生穿越的最初,就一直很舍得在太监们身上投资。

    “小宝,不,现在应该叫韦爵爷了吧?哈哈哈。”等李永贞去找别人叙话,张之极才过来与韦宝相见。

    “兄长,你这么说羞臊我了啊,难道我还要称兄长为世子爷么?哈哈哈哈。”韦宝也哈哈大笑。

    两个人互相握着手,好不亲热。

    在韦宝看来,张之极和吴三辅是同一类型的人,张之极的家世更加显赫,但张之极的交际应酬能力输给吴三辅一些,两个人各有千秋。

    本来张之极是地道的纨绔,韦宝是有点看不上眼的,但是相处的多了,韦宝觉得张之极也还行,至少没有一般的纨绔子弟那么傲气。

    张之极是不太喜欢应酬交际的,却绝对不是不善于交际应酬,张之极要与谈得来的人一起玩,所以朋友不多。

    这点就不如吴三辅了,吴三辅似乎与达官贵人,与贩夫走卒,与任何人都能玩到一起去,天生就是一个爱交朋友,爱说话的人。

    韦宝时常觉得吴三辅这种就是人才,要是在现代,肯定是很流弊的人。

    可偏偏在历史上,吴三辅毫无名气,这就让韦宝觉得有点奇怪了。

    也感叹古代的功名害死人,再有本事的人,没有功名,就没法做高官。

    吴三辅这种人又显然不可能走武将路线。

    所以,以吴家在辽西显赫的家世,最终也只是成就了三个儿子当中最傻傻的吴三桂。

    而且在原本的历史中,吴三桂最后居然还做了一方霸主,汉奸中的汉奸,说是汉奸之王都不为过。

    这一切,简直是造化弄人。

    “美圆还好吧?”张之极问道。

    “好,很好。”韦宝笑道:“兄长这次来,在我们这里住几个月再走,咱们好好一起玩玩。”

    张之极笑道:“我也想啊,但关外苦寒之地太冷了。我的朋友也不在这边,我这趟主要就是来看看美圆,对了,美圆有动静了吗?”

    韦宝一汗,猜到张之极问什么,还是问道:“什么动静?”

    张之极嘿嘿一乐,“装什么傻呀,肚子有没有动静了?我爹等着当外公,我等着当舅舅呢。”

    韦宝大汗,果然说的是这事,不是韦宝不努力,只是韦宝做了防御措施了,还不想这么小的年纪就有小孩。

    想起这事,韦达康和黄滢也催问过他了。

    天啊,大明这边,十五岁的人就要承受传宗接代的压力了吗?

    想想还是现代人好点,三十岁之前,这种压力都很小。

    张之极见韦宝没答话,以为对方不好意思,笑道:“这些事情,你就要问我了,房里的事情说难不难,说简单也很简单的,姿势知道吧?姿势很很重要的,能帮着怀上。还有,有时候虚的话,有药可以帮忙的。”

    韦宝无语了,老子都是卖药发家的好吗,你还跟老子谈这方面的药。

    再说了,老子作为看过几万部岛国片的男人,还要你个古代人教?

    “喏,这里有本书,我特意给你寻来的,南唐的古拓本,三百多两纹银呢!为兄够意思吧?这里还有,这袋子药你收着,都是大补丹,那啥之前服食一颗,保证一晚上精力旺盛!”张之极笑的好不灿烂:“快收起,收起来,呵呵呵呵。”

    韦宝真想将这什么古拓本和一袋子大补丹砸张之极脸上去,虽然知道对方是好意,但你也不必在这么多人面前拿出来吧?

    搞的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子在那方面不行呢,老子这个年纪,火器猛的很好吧!?

    韦宝无奈的将东西交给身边的林文彪收好,林文彪憋着笑,连忙又交给身后的护卫收起来。

    好在大明官场画风开放,别说谈女人方面的事情,大明官场甚至流行找男宠,甚至还喜欢攀比,一段时间搞的各个画舫的男人比女人还多。

    韦宝对于找男人这种事嗤之以鼻,想想就恶心,在这种环境浸染的再久,也绝对不会被这种画风影响!

    誓要保持钢铁直男的本质。

    众人场面和谐,气氛热络,彼此亲热,恨不得穿一条裤子。

    要不是还有宣读圣旨的公务要办,恨不得现在就去花天酒地,大玩特玩。

    到了蓟辽督师府。

    李永贞发现孙承宗居然仍然未有出迎,不由更加生气。

    都到了门口了再当成不知道,就说不过去了。

    驻留督师府的一些办事官员和将领们却都是出来了的。

    “大人,他们已经到了府衙外了。”孙承宗的书办万有孚提醒道。

    袁崇焕此时已经回归了宁远,不在孙承宗身边。

    孙承宗看了万有孚一眼,“其他人都出去迎接去了?”

    “是,府里的官员将领都出去了,刚才好些人就想出山海关去迎,但是督师大人没发话,大家都不敢去,现在人到了府外,大家肯定等不及了。”万有孚道。

    孙承宗暗暗伤感,心想不过来几个太监,有什么了不起的?这些人是见自己上了辞呈,在蓟辽督师任上的时日不多了。

    “你去吧。”孙承宗对万有孚道。

    “督师大人不去,我也不去。”万有孚道。

    “你不必如此,我是没必要应酬几个太监。你还要在督师府待下去,韦宝毕竟是我的弟子,你以后的公务不会受到影响,我不在了,你也要好好做事。”孙承宗道。

    万有孚闻言眼圈一红,“大人。”

    孙承宗笑道:“陛下肯定要驳回我的辞呈,老夫至少还要待一两个月,又不是现在就走,不必如此,去吧,去吧。”

    “算了,他们已经进来了。”万有孚道:“卑职也不会溜须拍马那些事。”

    李永贞领头,众人进入督师府。

    李永贞问道:“韦大人的官厅在哪儿?”

    韦宝虽然是蓟辽监军,但是来到山海关之后,还没有在蓟辽督师府办过公。

    原先的监军倒是有专门的官厅,但那是刘朝等人的,并不是韦宝的。

    韦宝是最新增补的监军,属于揷队。

    “我有官厅吗?”韦宝问蓟辽督师府的官员们。

    众人面面相觑,还真没有,大家没人回答。

    韦宝对李永贞笑道:“李公公,就在大院宣读吧,我还没有自己的官厅。”

    “岂有此理,韦爵爷出任蓟辽监军已经月余了啊,这么长时间,居然连自己的官厅都没有,底下人都是如何办事的?”李永贞阴阳怪气的道,说罢看了众人一圈。

    他是宣读圣旨的,某种意义上,现在李永贞代表的就是皇帝,很有威仪。

    蓟辽督师府众人不敢出声,一致低着头。

    李永贞冷冷一笑,对众人态度比较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