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是都市医剑仙 > 第二百三十三章 青梅剑
    只是陈风却仿若未觉,精光毕露的双眸死死盯着那头栩栩如生的火龙,双手飞速翻动,一道道的法诀连缀成片,打入了青梅剑坯之内。

    “嗡……”青梅剑坯开始剧烈震荡,嗡鸣不已,一道道的符文光芒迸射,暗金色的光芒暴涨开来,竟是压过了充斥四周的火焰光芒。

    “咻。”下一刻,青梅剑坯陡然之间动了起来,化为一道暗金色的光芒如同九天之上的银河倾泻而下似的,迅疾无比的斩落在了那条火龙之上。

    “噗嗤。”龙头当场被斩开,火光四溅之时青梅剑坯的势头却丝毫未减,势如破竹般将那火龙的身子也都劈成两半后才停了下来。

    在此期间,剑坯在龙身之内穿梭摩擦,迸发出一道道耀眼的五彩光华,这也使得青梅剑的剑身变得跟先前有了明显的不同,不再是色如暗金,而是湛清如水,映目胜寒。

    这看似简简单单的一斩,却是完成了最为重要的淬火。

    只是陈风所用的方式跟寻常刀剑的淬火大不相同。青梅剑坯在斩开这火龙之时,与其中的各种珍稀炼器材料接触,本质上就是一个吸收其精华来壮大自己的过程。

    至于那被切成两半的火龙,陈风也没打算放弃,因为其同样是品质不错的炼器材料,就算不自己用拿出去卖钱也肯定能够大赚一笔。

    青梅剑的嗡鸣之声由强转弱,而剑身上明亮耀眼的光华也随之渐渐内敛暗淡,以至于看起来变得很是普通,陈风对此却是相当满意,神物自晦,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

    一直笼罩在青梅剑的地脉赤炎也有丝丝缕缕进入青梅剑内,化为了边缘处似有似无的红色纹理。

    至此,青梅剑才算是彻彻底底的炼制成功。陈风相信将来的自己可能还会炼制更多的飞剑,但是这把青梅剑却肯定是让他最难忘记的一把。

    陈风朝着空中勾了勾手指,青梅剑就瞬间化为了一道流光飞到了他的身边,乖巧的仿佛是家养的宠物似的。

    因为此剑本是陈风亲手炼制而成,所以就算不用刻意的祭炼也能够轻松驾驭,如臂使指一般,欣赏着剑身上那漂亮的纹理,陈风禁不住也是爱不释手。

    “轰隆……”突然洞壁角落的缝隙中传来一声巨响,旋即就有一头小妖兽被震得飞了过来。

    “奇怪了,这里怎么会有火蜥兽?!”陈风一眼就认出了这东西的来历,禁不住暗暗纳闷。

    只是没等这头火蜥兽掉入这边的岩浆之内,洞壁之上的符文就耀出一道光华,轰击在了其身上。

    那火蜥兽都没有来得及惨叫一声就当场崩碎成了漫天齑粉。

    见此情景,陈风也就不难猜明白为何相距如此之近,可是这些火蜥兽却不敢穿过那条缝隙到这边来。很显然洞壁之上的符文镇压的不仅仅是地脉赤炎和岩浆,还有那些火蜥兽。

    “既然是柳叶发现的这些火蜥兽,那么留下的麻烦自然得由我帮她解决。”陈风想着,手指在青梅剑上一弹。

    青梅剑上光芒一闪,已经变大了许多,陈风踏足其上,倏忽之间就已经到了缝隙处。

    尽管青梅剑是飞剑不假,但是以陈风现在的修为,想要御剑青冥却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因为这么做需要耗费海量的真元,不是他现在能够支撑得住的。

    此时能够让青梅剑带着他短距离的飞行一段就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即便如此,刚才也耗去了他将近半成的真元。

    这让陈风禁不住升起了尽快提升实力的念头,否则的话光有飞剑在手而不能四处飞行,实在是太憋屈了。

    刚到缝隙前,陈风就知道刚才的巨响是怎么回事,原来一头更加巨大,形如传说之中西方巨龙的火蜥兽正站在已经被拓宽的缝隙中,喷吐着火焰将铁根草引燃后吸食其散发出来的红色烟气。

    “呼。”一见到陈风出现,那巨型火蜥兽的眼眸中就迸发出凶戾之色,毫不犹豫的就开口喷了一股地脉赤炎出来。

    “咻……嘭!”陈风早有提防,手指轻弹,七八道剑气瞬间激射而出,当场就将迎面而来的地脉赤炎当场轰爆。

    剑气余势不衰,撞在巨型火蜥兽的身上,将其轰得从缝隙中倒飞了出去。身子在石壁之上摩擦,蹭的碎石纷飞。

    “好硬的皮。”陈风见自己的剑气竟然没能将其表皮刺破,心中不由得暗暗惊诧,但是动作却丝毫不慢,闪身落入缝隙之内时,手指已经掐了个法诀顺势一引。

    “嗡……唰……噗嗤……”嗡鸣声中,青梅剑已经化为一道流光飞出,直接就斩落在了刚刚被轰飞出去的巨型火蜥兽头上。

    那巨型火蜥兽被陈风的剑气击飞之时,心中凶性爆发,疯狂吸气,已经做好了接下来就疯狂喷吐火焰反击的准备,只是却没想到匹练一般的剑光就这样劲斩而至。

    它虽然不认得飞剑,但是却本能的感觉到其中蕴含着强大无比的杀伤力,本能的就抬起头来将蓄积的一口地脉赤炎狂喷而出,同时双前爪抬起,锐利的巨爪上红光缭绕,左右交叉就朝着剑光挡去。

    不得不说巨型火蜥兽的反应十分及时,并且攻守兼备,不愧是拥有着B级实力的地级兽王。

    若是寻常的攻击,必然会被它就此化解,甚至一个应对不好,还会被它反守为攻。

    但是陈风刚刚炼成的青梅剑本就锐利非凡,其上一层层符文光芒闪耀,更加使其威能倍增。

    此时一斩而下,当真是势如破竹,剑光所到之处,不但是轻而易举的将那翻腾涌动的地脉赤炎一分为二,更是摧枯拉朽般把巨型火蜥**叉格挡在头顶上的巨爪生生斩断。

    血光迸溅之际,剑光非但没有减弱甚至陡然暴涨,轰然一声就斩击在巨型火蜥兽的头颅之上。

    “嗷。”巨型火蜥兽发出一声惊怒,痛苦却又惶恐的咆哮,随即就戛然而止,而它的头颅以及巨大无比的身躯也应声而裂成了两半。

    鲜血溅落在青梅剑上,却非但没有使其变得腥红污秽,反倒如同是将其重新淬炼了一番似的,变得越发灵光内敛,锋利森然。

    新剑炼成,总需要见一见血以磨砺其锋芒。

    陈风本想着待会儿出去灭杀来袭之敌,不想却在这里首开杀戒,并且首次斩杀的居然还是头拥有着B级实力的巨型火蜥兽。真可谓是机缘巧合之下,运气好到了极点。

    巨型火蜥兽身死之际,鲜血内脏从残缺的躯壳内流淌出来时,更有一颗红彤彤的妖丹飞了出来。

    别看巨型火蜥兽身形巨大,足有七八米长,但是所凝聚出的妖丹却只有颗冬枣大小,圆溜溜的,虽然红艳却并不透亮,显然其修炼的不够精纯,妖丹内却是红光闪动,似有一团火在跳动似的。

    陈风将其拿在手里看了两眼,随即就打上了层层禁制收了起来。

    这妖丹虽好,可是却非一时半会就能够派的上用场的,真正让他高兴的乃是巨型火蜥兽死时散逸出来的生命元气,足足有六万多,着实是让陈风喜出望外,同时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刚才一剑斩杀巨型火蜥兽固然是威武霸气,爽到了极点,但是却几乎是瞬间消耗了他三成多的真元。

    这就意味着以他现在的真元数量,基本上连斩三剑就无力再战。即便他有生命元气可以代替真元,但是消耗依旧恐怖。此时有了六万多生命元气入账,至少不必担心待会遇到强敌时会应付不来了。

    看了一眼岩浆湖周围洞壁上那密密麻麻的洞穴,陈风心中杀机涌动,这里头的那些火蜥兽们可都是生命元气啊。

    不过陈风却并没有马上就动手,而是随手在缝隙处布了几道禁制,这才御剑从地洞飞出。

    “陈医生,你……这就是炼好的青梅剑?!”当守在外面的王思燕见到陈风飞出时,不由得又是震惊又是羡慕,看着青梅剑缩小悬在陈风身旁,更是双眼放光。

    “没错,不要羡慕,等你学会了炼器,将来同样可以炼制出更好的法器。”陈风随口鼓励,同时毫不停留的朝着外面而去。

    ……………………………

    “嘭……轰隆。”震耳欲聋的炸响声中,狂风激荡,大大小小的碎石四处飞舞,化身为石甲士的天王被丹尼尔硬生生打爆。

    当然,丹尼尔的拳头虽然坚硬,破坏力更是强劲,但也只是毁掉了天王以石头凝聚而成的躯壳而已,其最重要的甲士核心却是并没什么大碍。

    毕竟就算没有陈风的精心炼制,就算是最初的石甲士核心,也断然不是随随便便只靠蛮力就能够摧毁掉的,否则的话,金刚门的一种先祖的棺材盖子怕是无论如何都盖不严实了。

    丹尼尔身为B级觉醒者,实力自然是相当强大,只是他却不懂阵法和炼器之道,所以就算将那甲士核心摆在其面前,他也未必能够一时半会的破坏掉。

    不过没有了天王强力阻挡丹尼尔,袁鸣这边众人的压力顿时倍增。

    幸好柳叶跟娜塔利娅拼斗之时,眼角的余光不时扫视着天王这边的战况,见到其被暂时打爆后,挥舞着蛇骨长鞭轰碎了娜塔利娅轰来的十数道冰锥后,一直抓在左手里的柳条便啪的一声抽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