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官 > 9.汲公至法门
    高岳离去后,皇帝便召见了皇太子李诵。

    一群中官都站在殿上,其中既有神威护军中尉王希迁、内枢密使尹志贞这样统军的,也有文思使、宣徽使、内宅使等处理庶务的。

    “在朕观猎统万时,北司可有事情发生?”皇帝发言。

    所有的中官都不敢插话,他们晓得皇帝是在询问太子。

    “陛下,并无事情发生,儿倒是让内宅使和果园栽接使在北苑西南角荒地里多种了些枇杷和柑橘,以后宫中便省得再从街市上购买了。”

    皇帝颔首,然后又问十王宅呢?

    太子说,每月给十王宅各位王子皇孙们的俸钱,儿都催促到位了,务必让他们衣食无缺。

    “神威军呢?”

    “神威军、巡城监自有中尉、内枢密使勾当,百事皆安,儿不曾过问。”

    太子的答复,让皇帝格外满意,而所有的中官们此刻也彻底安心下来,忙争相赞颂太子聪敏仁慈。

    “最近读什么书?”皇帝又问。

    太子便说先前日子里,不处理公务时便在北苑游猎,然后就是抄录佛经或黄庭经为远在前线的陛下祈福,闲暇时便下下棋,对于书籍的事反倒懈怠下来了。

    皇帝唔的一声,说这国家早晚是你的,坟典不可不读,是不是有时见书中所言生涩难明,就逡巡不前了?无妨,朕在这一年内给你物色侍读人选。

    说完皇帝叹口气,站起来,对太子说:“朕昔日在春宫当中,侍读是张涉张先生,到现在哪怕他因罪削职归乡,也不妨碍朕继续唤他声先生。只是人心难测啊,朕原本想把先生一路拔擢到宰执的,可没想到登基以来,张先生居然挟朕自重,受贿狼藉,最后身败名裂如斯。所以朕决定,马上择选春宫侍读,德要排在首位。”

    “圣主英明!”太子和各位中官齐声回答。

    太子离去后,皇帝车驾临幸蓬莱殿,又在这里召来判度支裴延龄。

    裴延龄诚惶诚恐,战战兢兢,撅着屁股伏在皇帝的面前。

    “河陇是肯定要打的,可如钱在左右藏里,高岳用兵,未免会受政事堂的掣肘。”皇帝望着池沼边已开始露粉嫩尖角的芙蓉,对裴明确如此说到。

    现在皇帝觉得国事,和高岳间谈妥就行了:朕下决心,高岳去做,万事大吉。

    至于陆贽、贾耽、杜黄裳辈,遇到大事也就听听他们的意见就行。

    裴延龄现在还能为户部侍郎兼判度支,当然明白是谁保住他的,不然他就是曾经卢杞的下场,此刻便赶紧说:“臣延龄明白!”

    “这天下的财赋以埇桥为界,以西都归你,包括兴元、西川、东川、夔府、荆南、鄂岳、山南东道、陈许、同华、陕虢等的税米,还有西北军镇的营田,和三川、朔方及河东的盐池,也都是归你。陆九那边朕怕你过不了关,所以你得想个办法。”皇帝负着手,话中有话。

    裴延龄额头上的汗都滴下来了。

    他知道自己要为皇帝冲锋陷阵了。

    皇帝在等着他的话。

    “陛下,要臣延龄说的话,这左右藏的钱帛还是在大盈琼林内库里,让陛下亲自看管着才安心呢。”

    皇帝听到此,不由得笑起来,他就等着裴的这番话,可嘴上却说:“判度支从刘晏到韩滉,再到崔造、李泌、班宏、窦参,但凡是居于此位的,说出这样言语的,你还是头一个。”

    “那是他们看不透而已。”

    “你又何德何能,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臣本来也看不透,可自从陛下督汲公剿平了党项后,臣就懂了,这钱既然要给陛下御营各军用,那何必再入国库呢?”

    “这话就不要再说了,朕问你有什么办法。”

    “办法,是有的......只是......”裴延龄欲言又止。

    皇帝看穿他的心思,便说:“贾耽、陆九都是正直忠厚的臣子,你不要和他们起正面冲突,他们可能会很恨你,但却打不倒你——有什么不顺的,告诉朕就行,替朕受些委屈,另外你弄到的钱,交给内库弓箭使霍忠唐,而后朕自有处置(支援高岳)。”

    “臣延龄,愿为陛下肝脑涂地,死而后已!”裴延龄长号声,将脑袋顿在皇帝足尖前的地板上。

    同时,高岳的车马已经浩浩荡荡入了凤翔的地界。

    本来高岳、霍忠唐带了五百名神威军射生官来的,入了扶风县后,薛白京、张敬则即刻又带了三百将兵和五百射士来迎。

    可让薛、张大惊的是:

    又有一支军队扬旗出陈仓道,前来会和,是郭再贞、明怀义所领的五百兴元定武军的骑兵。

    “汲公,这不过是前去迎佛骨的,带如此多的刀兵,恐怕不好。”薛白京便如此说。

    高岳很生气地说,我和内人信奉的是兴元府护国寺的净土宗,讲究的是颂佛号得解脱,和法门寺的密宗并非一路,原本便反对圣主迎这佛骨,不得已至此,不想和法门寺的众僧辩难,所以带多些人手,直接开塔把佛骨取来便是!

    这话很快就传到岐阳法门寺当中来,当时法门寺的“三纲”分别是上座惟上、寺主善果,还有维那善润,急忙集合起来,商议着迎佛骨的事来。

    “按理说,迎大圣真身(佛骨)应该是朝廷祠部和内宫中官来,这次谁想圣主会让汲公来?”

    “汲公此人,虽镇兴元凤翔多年,可未曾和本寺有过任何往来,他说自己信的是净土宗,走的是念佛修行,而不是我宗的路子,现在于扶风界内又发出如此狂言,真害怕汲公假公济私,对大圣真身做出亵渎的行为来。”善果忧心忡忡。

    “莫不是要索贿?”善润问到。

    “汲公现在官居三品,握天下兵权,他要什么贿......”惟上不以为然,接着他说到:“大圣真身藏在无忧王寺塔下,三十年才开启一次,不能轻易交到汲公手中,善果你先去周旋,我们便如此如此。”

    善果只好硬着头皮,到法门寺东二十里处迎接高岳。

    法门寺背依岐山,南临渭水,当间一条大路,鼓吹声喧天:高岳骑在雪白的马背上,趾高气扬而来,他身后全是贯甲的武士,有的骑在同样披甲的战马上,有的手持长矟和长戟,队伍如大蛇般滚滚盘旋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