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官 > 14.汉军填沟壑
    帐幕当中,义宁军将士无不有忿色,纷纷请求渡过汭水,和西蕃决一死战,高岳却笑着提起尚结赞送来的裙钗罗衫,“这西蕃东道大相送来的衣服不错,不过本尹家中止有一妻一妾,平日里官俸购买锦衣脂粉绰绰有余,这尚结赞的美意本尹消受不得。”而后他在帐幕里便高声问道:“谁家儿郎的妻子,还没有锦衣穿的?”

    连问了两遍,帐外一牙兵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身,跪下对高岳抱拳说:我家妻子年轻,还未穿过锦缎衣服。

    高岳亲自走下,将衣衫叠好亲手交到那牙兵的手里,并且宽抚他说,再过一两年,凤翔、兴元府的日子会更好过,你家新妇肯定有几套锦衣穿的。

    那牙兵感激涕零,连连谢大尹的恩德。

    高岳即对他说:“你去传令全军,在各营帐幕前设立木扎,严禁士卒喧哗、懈怠、擅自出战,违令者斩!”

    那牙兵急忙领命而去。

    这时整座帐幕当中,各位将军、监军、虞侯都沉默下来,看着气定神闲端坐在胡床上的节帅,知晓他还是要求全军“等下去”。

    中午时分,尚结赞、论徐力等西蕃大将望汭水对面唐军阵营,还是岿然不动,尚结赞不由得焦躁起来,便传令全军,用柴草填平华亭城下壕沟,随即再堆到城下焚烧,逼迫城军投降,并对所有料敌防御使说,破城后鸡犬不留。

    华亭城下喊杀声再起,蕃兵们列着队形,再度逼过来,郝玼所在的汉军队伍被押着,冲在了最前面,他们每人背后用绳索捆着一围柴草负着,唯一可以提供掩护的,是面用柳树枝编织起来的所谓“旁牌”,用双手举着,一步步望华亭城墙挨去。

    “蕃贼来填毁城壕了!”华亭城头,戍守的射士们纷纷在女墙后起身,“用火矢,用火矢。”接着箭簇在火盆上被点燃,架在弓弦或弩机滑槽里,“咻咻咻”,尖利的抛射声此起彼伏,火矢拖曳着青烟尾巴乱飙,在举着柳枝旁牌的汉军头顶上飞舞。

    郝玼咬着牙,他举着的柳枝旁牌长宽各有六尺,上面已然中了四五箭,火焰烧起了枝条,噼噼啪啪翻滚着,呛得他眼泪直流,还有更多的箭矢落在脚的四面,惊心动魄。

    弥漫的烟雾里,郝玼耳边除去其后西蕃武士逼迫的嚎叫声外,还有同伴们对城头的凄惨呼喊的声音:“我等都是没入蕃地的唐人,家小全被拘押为人质,不得已才来附城,求儿郎们只射柳枝旁牌,勿要射我......”

    一群群蕃兵骑着高头大马,在其后举着锋利的马槊和沉重的连枷,不断扬动着,口中斥骂着,驱赶背负柴草的汉军继续前进。

    而城头,方仙鹤挥动手臂大喊:“别听他们的,现在就是你们父母攀城,也得给我射杀掉!”

    箭矢飞下,不断有汉军士兵受伤或者倒毙,这会就有蕃军里的擎着团牌的“庸”们跑来,将尸体或濒死的身躯拖着,往城壕里抛。“我还活着,我还活着,别,别......”如此的哀求呻唤声,不绝于耳。

    “狗贼,我们唐人的命,比身后的柴草还不如!”郝玼是目呲尽裂,看着在地上被拖着的同伴尸体,连双鞋子都没有,血淋淋的双足在砂土地上留下蜿蜒的血痕......

    城壕边,随着叫骂和号令声,他和其他汉军将柳枝旁牌给斜着撑起,本人蹲伏下来,将柴草捆给解下,扔到壕沟当中,须臾间华亭城南壕沟便被尸体和柴草填满,而后柳枝旁牌被压覆其上,化为坦途。

    浓浓的烟火之后,狰狞的蕃兵们已列好冲击的阵势,他们都披着锁子甲或革甲,手握砍刀、锚斧、利剑,一面面铜质的团牌叠在一起,像怪兽身上的鳞般令人望而生畏,他们四面都是各种用木材搭建起来的攻城器械,其中数量最多的便是“木驴车”,背上的屋脊耸起,下有十人推动木轮转动,车厢都捆绑上许多柴草——按照尚结赞的规划,将许多木驴推到华亭城墙下,便可继续往上堆积柴草,然后浇火油,一举燃起大火,驱散城头守兵,再破城而入。

    “将军,火矢射下去,点不着啦。“这时华亭马面墙后,几名拉弦的射士喊到。

    方仙鹤往下望去,果然如此,覆压在壕沟柴草上的柳枝旁牌,密密麻麻间缝隙很小,箭很难贯穿过去烧着下面的柴草。

    可蕃兵马上就要攻城了!

    此时在无念山平顶的望楼车前,高岳亲自登上车座,双手双脚并用,像攀岩般爬着望楼大杆(底端架在车座上,顶端举着间望远的木屋,杆子用六根巨大绳索固定在地面,防止被风吹垮)上的叉手木,一下下爬入了木屋。

    沿着木屋上开凿的望孔,高岳见到华亭城就像个被沸水煮着的锅釜般,正在苦苦支撑。

    不一会儿,高岳下来,一群军将围上来焦急地询问,要不要出击,策应苦战中的华亭城。

    “继续等。”高岳脸色严峻,只是回答这句话。

    其实他袖子里的手,也在狠狠互相掐着,几乎要出血。

    他既紧张,也为华亭城里的军民感到痛苦。

    但理智又告诉他,现在自己身为领军的节帅,绝不可以意气用事,为了最终的胜利,甚至要比敌人更加冷酷。

    此刻华亭城下壕沟处,汉军们哭声震天——后继攻城的蕃兵们冲上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凶残地将他们一个个劈砍杀死,然后踏着他们的尸体,开始没命地将木驴车往城墙下推。

    “我还,我还能推木驴。”几名绝望的汉军士兵还想要活下去,就争着扒住辆木驴车的车轮,表示他们还有价值。

    可护车的几名披甲东岱禁兵二话不说,挥动沉重的锚斧,就把他们的手指、臂膀给活生生斩断,血飞溅涂满了木驴的车厢壁,断手断脚的这数位汉军,很快就被推入到壕沟上,又压住了柳条,接着被木驴车给碾压践踏过去。

    郝玼也逃不了,他转身时,几名蕃军里的庸对他飞扑过来,手里举着刀,郝玼想到家乡里还不知死活的妻儿,瞬间泪都要流出来,骂了声“蕃贼”,接着手臂、脑袋被猛砍几下,双眼在剧痛里一黑,就栽倒入了壕沟处,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