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官 > 3.议事护国寺
    三千七百贫户,首先高岳便送一千七百户(这些真正是赤贫)入军府的伍籍,分配于大渚船场、赤崖关仓、兴元府骡坊三处,充实了这三处“官营”产业的人力。

    其余二千户,也被分为三拨,六百户配于城固县的铁官、甲作坊,锻冶制作农具、军器,又有六百户充实在山河堰的闲田处,由官府资助种子、农具,所垦之田的收入,稻米八成归官府所有,所得小麦则全归自己。

    当然还有最后的八百户,对他们的安排,充分体现了高岳的野心。

    因高岳已开始以“兴元府官庄”的名义,在辖境内的各处山泽里圈范围,开始经营附加的产业,至于突破口,高岳选择了茶树、织造、药材这三项。

    没错,这三项物资,汉中这个地方都可以生产的。

    药材,兴元白草军兵马使高固,原本被河中节度使浑瑊收养时,除去看过浑瑊家藏的《春秋左氏传》外,也遍阅了浑瑊平日里悉心收集来的草药书籍,他向高岳进言说:“蜀地、江汉、西北可产什么药草,汉中自然可产,且汉中山崖我巡查过,不但背阴润湿,土地多为红壤,具酸性,特别适合彭州芎、当归、大黄种植。”

    高岳此刻想起,妻子云韶就在官舍庭院里种当归来着,如果集中人力经营的话,能把全兴元府的药草作为一项品牌打出去,获利自然极多。

    至于织造,更是毫不费力,之前高岳定蜀都城,就“邀请”来一批蜀地的织锦工,只要收购兴元府、东西川等地的生丝,织染加工,当也有效益可言。

    在这三者里,高岳最为看重,认为前景最好的,还是茶树种植。

    韩滉在宣润,特别是宣歙地界,搞榷茶之法,一年可收罗几十万贯的钱财。

    而我兴元府梁、利、洋三州,多有山岭,适合种草药,也当然适合种茶。

    特别是像利州这种“山九分,水半分,旷地只半分”的州郡,根本没法种田,当地百姓也只能靠种茶,才能维持得了生活和税赋的样子。

    不过弄茶园的话,高岳暂时还必须等待两个条件具备:

    一个是和洋州刺史赵光先、利州刺史王佖达成协调一致,这两位都是如今西川节度使李晟的心腹,高岳正行牒文,与他俩交涉;

    另外个,种茶是需要技术指导的,韩滉榷茶法虽然获利多,但也大损茶农和茶商的利益,故而那里的大商贾王子弗也受不了韩滉的苛政,加上他之前曾在百里城和高岳有过交情的,现在迫切想在兴元府这种新兴的“围棋边角”地带打开局面,重振旗鼓。

    “两三年内,兴元府能铺开稻麦混种局面为本,并开草药、茶、布帛三项事业为羡余的话,再加上回易、回商所得,我便能更踏上个台阶。如晏相所说,我高岳的履历当中,便是进士出身、集贤正字释褐、使府营田巡官、皇城御史、百里县令、摄原州刺史、府少尹一条金道铺下来,中央文职和地方治政都历练丰富,马上便能涉足朝廷的边戎、利权和政事的中枢了!”这时,高岳立在面长满麦子的高疄下,胸中满是宏愿壮志。

    随即,兴元少尹、判司、长史及五县的县令再次上马,折往东北而行,在南郑、城固交界处道路边一棵大树下,抵达了新建起来的护国寺。

    “明玄法师呢?”高岳下马后,便问出来迎接的僧人道。

    一名年轻的僧人,转身手指着北面说,正集众念经诵佛呢!

    这群人顺着看去,但见护国寺以北,三面山势环抱如犬牙,交错着块块平坦肥美的田地,中央耸起个小小的高地,其上有株极大的槐树,树冠铺散如伞盖,缁衣麻鞋的明玄法师远远望去,就像个黑豆般大小,他四周围着合掌的民众和军士,看起来正在反复念着佛号。

    没错,这护国寺其实原来叫阿兰陀寺,可高岳先前上表给皇帝李适,称奉天城守战时,那个射坏叛军大云梁的弩砲,便是泾州高僧明玄法师所设计制造出来的。

    皇帝便很高兴,便赐额给阿兰陀寺,改为“护国寺”,并赐彩缯、米粮,准予明玄在兴元府开山门,故而在少尹高岳的支持下,明玄索性在这里又开了所“护国寺”,但与旧的佛寺不同,护国寺不事奢华绮丽之风,从远处望去如同个大驿站,或一所大仓廪般。

    待到高岳和五县令入门后,外面没有通常佛寺专为俗人所设的“普通院”,只有一列庑廊,其下可坐人诵佛,即为“道场”,乃信徒们聚集之所。

    道场两侧,左为僧院,右为经院,最后面列着佛堂和食堂,并无钟楼、寺塔。

    “如此佛寺,当真是不曾见过。”也难怪南郑县令韦执谊,走到佛堂前时,讶叹连连。

    晌午时分,等明玄返归来后,便于食堂廊下聚餐。

    各人的案几上陈列的全是雅洁的素食,高岳手执竹箸,和大伙儿边吃边谈,主要就是讨论兴元府的财政问题。

    几位都畅所欲言起来。

    观察中,高岳发觉,兴元府直辖的六位县令里最有才能的,还是杜黄裳的女婿韦执谊,和他的小师弟李桀。

    解善集和黄顺理政只能算中人之姿,和刘德室相同,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最差的,当然是叔岳父崔宽的小儿子,金牛县县令崔遐,不过他有高岳的悉心呵护,也不会闹出什么大的差错。

    韦执谊和李桀比起来,韦更加热情,也更加感性,特别敢说敢想,李桀就更沉稳点。

    最后整个宴会,就是韦执谊在滔滔不绝地测算:

    咱们兴元府,一府二州,朝堂摊派下来的夏秋两税钱总额,共是五十五万贯,而斛斗米为二十万石。

    听到这个数字,高岳有些尴尬,咱们兴元府有点穷啊,从两税钱的数额就能看出来。

    须知此时浙西道的苏州,仅仅一州七县,每年征收的两税钱总额就有六十九万五千六百三十三贯。

    一州比咱们三个州加一起,还要厉害得多。

    可接下来韦执谊的口中,这五十五万贯的总税额,也是需要极度的精打细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