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官 > 5.诗中有呢语
    “这到底是海东什么国家的铸币?居然有‘民’的字样,不知避讳,看来和我大唐并无交集,内里用料也是奇怪得很。”

    “晏相所言极是,这是晚生昔日在东都集市上,用百钱换来的数枚,至今晚生也无法参透内里的奥妙,想来拂菻、波斯钱币多铸其国供奉的圣人神祇,这海东之国所爱者应该是,应该是菊花吧?正可谓‘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高岳尽全力圆了谎,勉强搪塞了过去,然而背脊上燥燥地满是汗水,“对不起了元稹,谁叫你也对不起崔莺莺的。”

    “高郎君,这两句作得不错啊!”刘晏击节赞赏道,接着他手捏住一枚“海东钢镚”,细细抚摩着钱币背面凹凸有致的“菊花”,“唉,什么时候大唐能铸造出像海东菊花钱这样精良的钱币来便好了。”

    说完,刘晏将钢镚收起,站起来,说外面雨已经停了,他要告辞,并赞扬高岳道,“三鼓你的行卷,刘某便好好地收下了,看来你确实为竹,而不是橘。”

    然后他顿了顿,回头对高岳说,“不要忘记投省卷,此外价值二百贯的钱帛,我会让朝集使明日送至升道坊五架房处。”

    “可是晏相......”高岳带着很大的困惑,因为刘晏再也不问他和薛瑶英、杨炎和元载间的关系了。

    可刘晏却没有回答他,而是径自走出巡铺外,他那胡人奴仆跟着,用毯子将拴在木桩的马给擦拭擦拭,上了马鞍,接着刘晏催动坐骑,迈着四平八稳的步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他留在巡铺长桌上的,有一份卷轴,高岳展开看,名为《判文百道括》。

    云钩雨消,长安城的秋雨这会儿已停止,高岳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到了五架房院子里。

    他认为刘晏是欣赏自己的,可我唐的春闱进士考试实在太过于吊诡,天子、宰相、显要、名流、中贵人们都可能来横插一杠,最终结局如何,暂时还是不甚明朗。

    棚头的给房里,他将云韶所赠的竹笥揭开,却见里面装着一件崭新的加襕冬衣和一件外罩的羊毛裘衣,高岳将其撑住搁在木架之上,却发觉内里用针线,系着张蜀地所产的彩笺,借着烛火,高岳看到了云韶清秀的笔迹:

    寻春与送春,多绕曲江滨。

    一片凫鹥水,千秋辇毂尘。

    岸凉随众木,波影逐游人。

    自是游人老,年年管吹新。

    “这小妮子似乎诗中有话呢?”高岳看着看着,便浮现起云韶那肉肉又漂亮的脸庞来,还有那稚气未脱的娇憨模样。

    突然他的心思,又觉得原本的梦中情人模板薛瑶英薛炼师“是否年龄大了点,心机城府是否也重了些?”似乎隐隐偏向于崔云韶这位小娘子了。

    这时他翻到彩笺的背面,又有一行小字,“若文场不利,郎君可速入西川方镇进奏院。”

    “这是提示我去避难呢!”高岳哭笑不得,但接着他的表情却不由得渐渐严肃起来,“这场仗,无论如何要打下去啊!毕竟我在张谭老丈的墓前是起过誓的,何况为了韬奋棚,为了国子监,为了其他的一些人,我不可以输掉。”

    月堂庭院处,淅淅沥沥的小雨又开始来了,外面的残枝开始摇晃,照在了堂内的格栅窗户上,斑驳一片。

    月牙凳上,云韶、云和二姊妹背靠着背,坐在那里说着话儿。

    因高岳这段时间忙于行卷,她俩好久都没看到他新的作品,加上秋霖不断,所以也是无聊得很。

    “阿姊真是好心,不但送冬衣给那高三鼓,还给他寻了条后路。”

    “防秋的战士,也要按时赐春衣秋衣,高郎君马上面临的,也是一场厮杀呢!”

    “我父倒是挺欣赏这位学士的,只不过他是御史中丞,又不喜欢担负事情,估计也很难给那高三鼓通榜。”

    听到这里,担心和忧愁又浮上了云韶的心头,她不由得抬起眼睛来,看着顶棚的繁花藻井,那边桂子和清溪二位婢女熏衣衫的雾气也浮起来......

    凄苍的胡琴和洞箫BGM再度自云韶的脑海里响起:

    高岳坐在白雪纷飞的礼部南院庑廊下,砚台都结冰了,呆呆而绝望地看着书案上的纸卷,上面的策问都是乱七八糟的,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于是时务策一场刚结束,高岳就将她所送的衣袍反着穿在外面,又剃光了头发,假扮成个比丘,连喊着我不能死,匆匆忙忙地向西川进奏院里跑。

    大明宫内,得知高岳私溜的皇帝勃然大怒,“即刻传京兆府、长安万年二县贼曹官、不良人,并传神策行营各镇子弟,翻掘京畿地三尺,也要给朕将那欺君罔上的高三鼓给抓起来,决痛杖二百四十!”

    西川节度使的进奏院内,高岳眉毛和眼睛全是冰沫,跪在进奏官前号啕大哭,说自己认得仆射家的小娘子,而进奏院外,海捕他的不良人火把到处燃着,进奏官举棋不定时——父亲居然回朝来了,身后跟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位郎君,都是高门子弟,对高岳说这些全是来向我家阿霓提亲的,你是个什么人物?

    高岳一把鼻涕一把泪,哀求父亲说自己和云韶才是有真情的。

    “我家阿霓岂是你这个麻衣竖子能沾染的?”父亲哇啦啦暴烈地喊起来,一脚将高岳蹬翻在地,“拿我捆西蕃蛮子的绳索来!”

    “喏!”众将士齐声喊,震得进奏院瓦砾上雪纷纷落下......

    月堂中,哭得眼睛都红肿的云韶还在等着高岳的消息,结果何保母和众奴仆抬了个大盆盂走进来,云韶忙问这大盆盂里装着的是什么?高郎君又在哪里?

    “高郎君就在这盆盂里,满满都是。”

    “什么!?”

    “就是高三鼓的尸骸啊,府君抓住他,将他送入了大明宫内,皇帝二百四十杖把高三鼓打得尸骨为泥,都不成个人形的,咱们是用锹镢才把七零八落的他给铲到这盆盂里来的。”

    “啊,高郎君!”云韶不由得悲鸣起来。

    谁想棨宝这小畜生,居然一纵而跃入盆中,欢实地啃咬吞噬起来。

    刷刷,云和皱着眉梢,挥动着玉如意,将云韶眼前的浮雾给拨散开,连问“阿姊你魔怔了?”

    这下,云韶抖了抖,才察觉自己刚才不知不觉又开了个黑漆漆的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