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道潜龙 > 第一二四零章 谁干的?
    小吃街内。

    酒店来的兄弟一冲进来,疤瘌壮汉看事儿不对,带着受伤的兄弟趁乱就跑了。这帮人身上都穿两件外套,跑的时候脱了扔掉一件,再把脸上的口罩摘了,混在人群中,实在太难分辨。所以酒店来的兄弟追了半天后,也没有抓到对方一个活口。

    周廣龙见到对方跑了之后,根本没有去追,他脸色苍白的冲到侄子身边,伸手捂着他的脖子喊道:“上车,快送小辉去医院。”

    ……

    六小时后。

    掸邦特区总医院内,周廣龙见侄子被医生从急救室推出来后,就立即上前问道:“他怎么样?”

    “来的及时,命保住了。但刀伤了他的声带和软骨,所以目前患者的情况不太好判断,要等他醒了,才知道会不会留下后遗症。”医生轻声解释了一句。

    周廣龙闻声一怔:“肯定会留下后遗症吗?”

    “你知道脖颈部位有多复杂吗?你们出事儿的地点也就是离医院近,不然他哪怕再多拖五分钟,可能命都没了。”医生轻声叙述道:“能救活,是万幸了。”

    周廣龙听到这话,顿时无言。

    “先观察一下他的情况吧,要等他醒了以后,我们做个测试,才能针对他的病因想治疗办法。”医生疲惫的扔下一句后,转身就走了。

    走廊内,周廣龙看着侄子被推进重症监护室,手里攥着电话,一时间有些犹豫。

    “周先生,我们会尽快追击凶手。”旁边,一位掸邦政府的高官轻声安抚了一句:“人救活了,总算是件好事儿。”

    周廣龙一怔后,才轻声回应道:“替我谢谢董部长。”

    “不客气。”

    就这样,周廣龙与掸邦政府的人在走廊里聊了能有二十多分钟后,才让身边的兄弟把他送走,随后周廣龙脸色阴沉的走出医院,坐在了车上。

    副驾驶位上,一位中年人轻声说道:“给大哥打电话了吗?”

    “我他妈想打,咋说啊?”周廣龙叹息一声应道:“小辉是跟着我来的,这差点没死了……我……我他妈的……没法说啊。”

    “他都已经知道小辉出事儿了,你不跟他说,那他不更着急吗?”中年劝了一句。

    “现场的那些亡命徒,一个都没抓到?”周廣龙皱眉问道。

    “职业干脏活的,撤的很果断,一个都没摁住。”中年摇头回应道:“但他们开的两台车,留在了现场。”

    “查了吗?”周廣龙立即问道。

    “查了。”中年点头说道:“车内的手扣里有七八张没用过的联t手机卡,我拿着电话试了一下,这些手机卡的归属地,全是国内辽n那边的不记名卡。还有,车上有几条烟,全是国内产的,什么国宾啦,长白山之类的,总之都是东北那边常卖的……!”

    周廣龙闻声沉默。

    “你知道伍甘跟沈天泽的关系好,可是人家好到什么程度,你知道吗?”中年皱眉分析道:“当初你信任老倌,非要来这儿见付志松,我就是不同意的。因为这边特别乱,你轻易露面,万一人家有歹心,你防都不好防。”

    “你觉得这事儿跟沈天泽有关系?”周廣龙面无表情的问道。

    “不是我觉得跟他有关系,而是他的嫌疑最大。”中年理性的分析道:“你在越n动手,整的那个征召和唐川,都跟沈天泽关系非常近,再加上张永佐又是伍甘的儿子,那沈天泽有没有动机把你整死在这儿报仇?!”

    周廣龙再次沉默。

    “肯定有!”中年继续分析道:“咱们不从人情上考虑这个问题,光说沈天泽如果真想接手伍甘的生意,那咱就是他最大的竞争对手。他弄死你,敲打敲打周氏集团,那不太正常了。”

    “不!”周廣龙摇头。

    “你觉得不是沈天泽搞的鬼?你有啥证据吗?”中年立即问了一句。

    “是不是沈天泽搞的鬼,我不好说,但这里面一定没有老倌的事儿。”周廣龙话语简洁的回应道:“我了解他的为人,也认识他很长时间了,他不会搞这事儿的。”

    “那沈天泽呢?”

    “他有理由整我,但也没有。”周廣龙理智的分析道:“有的理由刚才你说了,但没有理的理由是,他近些年和三鑫公司都闹的身心疲惫,我觉得他不会轻易招惹咱们周氏集团。你想啊,我要死了……那我两个大哥能让他好过了吗?”

    “也有道理。”中年点头。

    “光凭几个要杀我的刀手,和几张手机卡,东北烟,就确定是沈天泽摆我一道,这有点太不理智。”周廣龙舔着嘴唇说道:“咱们谁都不怕,可也不能傻bb的给别人当枪。”

    “那你打算怎么做?”中年反问了一句。

    “咱们有掸邦政府的关系,那批刀手就不会轻易的跑出小勐拉。”周廣龙扭头看着中年说道:“我一会打个电话,你去勐拉警局找一下小郭,跟他一块查查这批刀手。”

    “好!”中年点头。

    “滴玲玲!”

    话音刚落,周廣龙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没有马上就接。

    “谁啊?”中年问了一句。

    “老倌。”周廣龙眯着眼睛说道:“他应该是听说我被袭击的事儿了。”

    “那你接吗?”

    “接,为啥不接啊?”周廣龙沉吟半晌后,立即就像是没事人似的接通了电话:“喂,倌爷!”

    “……廣龙,你多想了吧?”老倌直言问了一句。

    “呵呵,什么多想了?”周廣龙笑着回了一句。

    ……

    小勐拉市中心,李疤站在一栋二楼外面,拿着电话问了一句:“没干成,周廣龙的人来的太快,但我的兄弟有一刀砍在了周灿辉的脖子上,也不知道他死没死。”

    “就应该把周灿辉的脑袋剁下来。”电话中,男子声音阴沉的问道:“我让你新叫的那俩亡命徒,没出事儿吧?”

    “你说那俩从江x过来的?”李疤轻声应道:“他们伤了一个,跟我在一块呢。”

    “呵呵。”男子一笑:“这俩人我有用。”